分享

 

有一天,突然興起這樣的念頭:到台北我曾住過的舊居去看看!於是冒著滿天的小雨出去,到了銅山街、羅斯福路、安和路,也去了景美的小巷、木柵的山莊、考試院旁的平房……

雖然我是用一種平常的態度去看,心中也忍不住波動,因為有一些房於換了鄰居,有的改建大樓,有的則完全夷為平地了,站在雨中,我想起從前住在那些房子中的人聲笑語,如真如幻,如今都流遠了。

我覺得一個人活在這個時空裡,只是偶然的與宇宙天地擦身而過,人與人的擦身是一剎那,人與房子的擦身是一眨眼,人與宇宙的擦身何嘗不是一彈指頃呢?我們寄居在宇宙之間,以為那是真實的,可是暮然回首,發現只不過是一些夢的影子罷了。

我們是寄居於時間大海洋邊的寄居蟹,踽踽終日,不斷尋找著更大、更合適的殼,直到有一天,我們無力再走了,把殼還給世界。一開始就沒有殼,到最後也歸於空無,這是生命的實景,我與我的肉身只是淡淡地擦身而過。

我很喜歡一位朋友送我的對聯,他寫著:來是偶然,走是必然。

每天觀望著滾滾紅塵,想到這八個字,都使我悵然!可是,人間的某些擦肩而過,是不可忽視的,如果有情有義又有天真的心,就會發現生命沒有比擦肩而過的一刻更美的。

我們在生命中的偶然擦肩,是因緣中最大的奇蹟。世界原來就是這樣充滿奇蹟,一朵玫瑰花自在開在山野,那是奇蹟;被剪來在花市裡被某一個人挑選,仍是奇蹟;然後帶著愛意送給另一個人,插在明亮的窗前,仍是奇蹟。

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說:對一朵玫瑰而言,生死雖是必然,在生與死的歷程中,卻有許多美麗的奇蹟。

人生也是如此,每一個對當下因緣的注視,都是奇蹟。

我在從前常買花的花店買了一朵鵝黃色的玫瑰,沿著敦化南路步行,對每一個擦肩而過的人微笑致意,就好像送玫瑰給他們一樣。

我不可能送玫瑰給每一個人,那麼,就讓我用最誠摯的心、用微笑致意來代替我的玫瑰吧!我們在生命中的每一個相會也是偶然的擦肩而過,在我們相會的一彈指,我深信那就是生命最大、最美、最珍貴的奇蹟!

 



愛情很簡單,因為每個人都會說:「我愛你,會為你付出一切!」愛情很難,因為沒有多少人做到了他的承諾。女人看似柔軟如水,但骨子裡有一股不屈的倔強。愛,從來都不算是歸宿,聰明女人要懂得不做以下幾個舉動。 一、大手大腳,不懂得管理家庭經濟收入與支出。   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一個家庭有一個人大手...

圖片來源:我們結婚了 圖片來源 很溫暖的文字。最喜歡最後一句。也許將來的某一天我也會堅定如此的對一個人說:你敢天長,我就敢地久。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那麼,在那最後一次之前,我們都在不斷地耍流氓。因為寂寞,因為不安,甚至純粹地為了戀愛而戀愛,那些寫在青春歲月裡斑駁的痕跡,是傷過了也愛...

幼稚想法之一:男人四十一支花,女人四十豆腐渣 男人們總愛把過了四十的女人說成是「豆腐渣」、「黃臉婆」,以為自己是越老越有魅力,因此,許多男人,總以為自己是風流倜儻的帥哥,還酸掉牙地到處沾花惹草,甚至和自己孩子一般大的女孩大談愛情。其實,四十歲以上的男人有時候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連「豆腐渣」都不如。充...

曾經一個好朋友,典型的傳媒女孩子,喜歡一切有意思的事物。因為英語很好,所以考研高分,讀了一年研究生,卻退學了,理由是無聊;去了外交部當翻譯,當了兩個月跟領導吵架辭職了,理由是領導太官腔了;她去過很多地方,認識很多人,也讀過很多書。她總說,好女孩上廳堂,壞女孩走四方。在我眼中,她無疑是那個壞女孩,壞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