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一天,突然興起這樣的念頭:到台北我曾住過的舊居去看看!於是冒著滿天的小雨出去,到了銅山街、羅斯福路、安和路,也去了景美的小巷、木柵的山莊、考試院旁的平房……

雖然我是用一種平常的態度去看,心中也忍不住波動,因為有一些房於換了鄰居,有的改建大樓,有的則完全夷為平地了,站在雨中,我想起從前住在那些房子中的人聲笑語,如真如幻,如今都流遠了。

我覺得一個人活在這個時空裡,只是偶然的與宇宙天地擦身而過,人與人的擦身是一剎那,人與房子的擦身是一眨眼,人與宇宙的擦身何嘗不是一彈指頃呢?我們寄居在宇宙之間,以為那是真實的,可是暮然回首,發現只不過是一些夢的影子罷了。

我們是寄居於時間大海洋邊的寄居蟹,踽踽終日,不斷尋找著更大、更合適的殼,直到有一天,我們無力再走了,把殼還給世界。一開始就沒有殼,到最後也歸於空無,這是生命的實景,我與我的肉身只是淡淡地擦身而過。

我很喜歡一位朋友送我的對聯,他寫著:來是偶然,走是必然。

每天觀望著滾滾紅塵,想到這八個字,都使我悵然!可是,人間的某些擦肩而過,是不可忽視的,如果有情有義又有天真的心,就會發現生命沒有比擦肩而過的一刻更美的。

我們在生命中的偶然擦肩,是因緣中最大的奇蹟。世界原來就是這樣充滿奇蹟,一朵玫瑰花自在開在山野,那是奇蹟;被剪來在花市裡被某一個人挑選,仍是奇蹟;然後帶著愛意送給另一個人,插在明亮的窗前,仍是奇蹟。

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說:對一朵玫瑰而言,生死雖是必然,在生與死的歷程中,卻有許多美麗的奇蹟。

人生也是如此,每一個對當下因緣的注視,都是奇蹟。

我在從前常買花的花店買了一朵鵝黃色的玫瑰,沿著敦化南路步行,對每一個擦肩而過的人微笑致意,就好像送玫瑰給他們一樣。

我不可能送玫瑰給每一個人,那麼,就讓我用最誠摯的心、用微笑致意來代替我的玫瑰吧!我們在生命中的每一個相會也是偶然的擦肩而過,在我們相會的一彈指,我深信那就是生命最大、最美、最珍貴的奇蹟!

 



汶川的早晨,依然清涼,她和他,如往常一樣,都努力地忙著自己的工作。他倆是一對新婚數月的小夫妻,恩愛非常。他比她大八歲,從三年前認識起便對她如珠似寶地寵愛著。由於兩人不在一個城市,幾經努力仍無法調動到一個城市。直到半年前,他才辭去了工作,隻身到她所在的城市。地震來之前,她正在大樓一層的辦公室裡加班,吃...

劉強和王雪的“七年之癢”,是從有了兒子的第七年開始的。俗話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也不知他們之間,誰是愛情的掘墓人,反正從前有說有笑的兩個人,變得行同陌路,一天到晚,冷眼冷臉冷屁股,即使他們在外面帶著八、九十度的高溫,一踏進這個家,立馬降到零下幾度。沒有了愛情的王雪,把滿滿一腔...

都說老人像小孩,這話一點都不假,養老院的老人們就是一群活脫脫的老小孩。養老院每日都是熱熱鬧鬧的。老人們經常在玩一些小遊戲,諸如踢毽子、捉迷藏、轉呼啦圈、跳繩等等,所玩的和小朋友也差不了多少。就拿跳繩來說吧,人老腿先老,老人的動作不再敏捷,花樣也比小孩少,但一板一眼卻跳得比小孩認真,實在玩不動了就在旁...

他接了她的電話,她和他攤牌,她說她受夠。他使​​出了渾身解數,她才勉強答應和他見最後一次面。他想了好久,​​臨出門前擺弄了一會兒手機。他早早來到河濱路上,她卻姍姍來遲,高跟鞋一下一下地扣在青石板上,很好聽。兩人沿著堤岸默默地走著,誰也沒有開口。“這些年,一個人,風也過,雨也過&helli...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