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用眼淚換來的是,發現來自幸福的能量。」
一個人也要好好活下去!!---溫蒂Wendy

歲月細火慢燉,熬煉出令人動容的牽手情◎溫蒂Wendy

美味的記憶─幸福溫蒂的療癒廚房

摘文試閱

時間,一分一秒在倒數。先生的死亡警報,也越來越常作響,被急救了好幾次。雖然每次都有驚無險的度過,狀況卻時好時壞。

 

某天半夜,John體溫突然驟降到三十二、三度,冷到直打哆嗦,嘴裡不斷喃喃說:「媽媽,我好冷喔!媽媽,我好冷!」冷到即使我都幫他蓋了電毯和毛被也沒用,還是一直發抖。不僅醫生趕到,連安寧病房的牧師也來了,但我實在心疼極了!好怕他走掉,顧不得當時還是個大冷天,當著病床旁若干醫護人員面前,心急如焚地把身上的運動褲脫掉,鑽進被窩,從先生的背後緊緊抱他,一邊搓熱胸口,一邊安撫他說:「爸爸別怕,來,你跟著我說:『耶穌救我,耶穌救我!』」

 

在一句句宛如節拍的呼求聲中,先生安穩地睡去。

 

我喜歡這樣溫柔地為他數拍子,因為那讓我想起了,初次相遇的舞會上,先生為了教我怎麼跳舞,也曾經耐心地為我數拍子,「左、右,左、右…」

 

差別在於,三十多年後,我為他數的是,生命氣息。

 

相遇以來就是這樣。我們一直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穩定力量,而且深知道,無論人生道路如何驚險,對方一定會Hold住你,說:「不要怕!有我在。」

也正因為有那般深刻的連結,讓「告別」顯得特別艱難。安寧病房牧師看到我們夫妻倆的感情那麼深,病況危急時,又捨不得放手讓先生走,有天,牧師終於忍不住開口勸我。

 

內容大意是…

「你們夫妻感情這麼好,有一天若是妳先生真的走了,我覺得妳一定會崩潰…。與其忐忑不安,不如妳趁他現在還清醒的時候,好好跟他告別,讓自己沒有遺憾,也好讓他日後安心地走。

 

牧師的話,我聽進去了。但是一想到要跟John告別,我的心都碎了,後來連想了幾個晚上,決定先跟兒子做溝通,於是我們決定在他意識清醒時,跟他做個美好的告別,好讓他安心地走。記得那一天的畫面是我讓大家先離開病房,挨著病床邊,我對他說:

「你安心地走吧!不要牽掛我和兒子,我答應你,一定會好好照顧好自己,也會好好地繼續過下去…」

 

這些話,現在說來輕鬆,當時卻像是一根針,字字句句都扎在我的心。椎心之痛!說完這些話之後,我們兩個人情緒崩潰到抱頭痛哭。

 

我很謝謝那位牧師的建議,還沒正式向先生告別之前,其實,我們都活得很辛苦。他的辛苦在於,明明體力已經支撐不住,卻要為了我,靠著意志力繼續活下去;我的辛苦則是,每次要離開病房出去辦點事情,或是回家拿點東西,就會擔心他會不會突然走掉。

 

也因此,踏出病房前,我都會特別叮嚀他一聲,說:「爸爸,你要等我回來喔!

貼心如他,也總是回答:「妳放心,我一定會等。

 

問題是,這種事有誰可以保證呢?每天懸著一顆心的感覺,真的好痛苦。幸好當時靠著基督信仰的支撐,讓我和先生學習到什麼叫做真正的交託。那種交託是真的完完全全把自己交出去,相信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有一位掌管宇宙萬物的真神與你同在,而且真真實實的相信也會到天國與上帝同在。

 

正式告別後,先生又活了近四個月,那段期間,我們不再忌諱談論死亡。

 

每當我又任性撒嬌地問:「你到底要去哪裡?」

他就會微弱地用手指了指天花板,說:「到上面(天堂)去。」

出門辦事的時候,我也不再害怕他會突然走了,信仰帶來的永生盼望,讓我的心中有確信,知道我和先生有一天還會在天堂相見。而且我堅信上帝會把他帶在身邊。交託後,就放心許多。

 

四個月後的某天,先生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在場所有的人都在哭,我卻連一滴眼淚都沒有掉,因為我看到他的表情在微笑。他終於解脫了,從此不再有任何疼痛。

 


---本文摘自《美味的記憶─幸福溫蒂的療癒廚房》一書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27歲,對於男人和女人來說一道分水嶺,男人從27歲才開始真正的成長,女人從27歲開始青春美貌逐漸消退。然而,很多女人會選擇在27歲時跟男友說分手,他讓她看不到未來,她已然不能再等。   女人一生美麗的巔峰是在27歲,此後,美麗的容貌狀態便開始呈現逐漸遞減的態勢。男人一生魅力的開始是在27...

梁朝偉說過:男人如果愛你,那你就一定會感覺的,如果你現在想起的只是他給你的不安,那麼,其實他沒那麼喜歡你。 一部美國電影叫《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其實他沒那麼喜歡你。所有未婚女青年都可以去看一下這部電影。 電影的開頭,很有趣。 從非洲某部落的土著,到紐約高級餐廳...

當我挽著她的老公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那張臉,令我無比熟悉,牢牢記了七年的臉,呈現出一種傷心欲絕的表情,這是我等了七年的表情!我狂喜到幾乎尖叫!   我一臉楚楚可憐,一臉無奈,一臉情根深重的樣子面對著她,我緊緊握著她的老公,我的情人的手,我不會放開的!   —&mda...

本文轉自網友口述:     PS:文章比較長,算是回憶錄,有點侯龍濤的味道,什麼,不認得侯龍濤?呵呵,你還年輕。     今年已經在美國呆了將近三年了,對於美國留學生的男女關係混亂程度多少有所瞭解。我也參與其中沒有起到什麼好的作用。。。而且...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