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林欣慧×北醫病友的開心舞台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林欣慧×北醫病友的開心舞台

罹癌,像是被命運之神重重鎚了一拳,林欣慧從驚嚇,不可置信,哀怨為什麼這麼倒霉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到現在,她是北醫〈丙上劇坊〉的團長,與病友一起走出身體的病痛,迎向帶給別人快樂,自己也無比快樂的人生!

採訪當天,我們來到北醫,在絡繹交錯地求診病人與陪診親友中,有種奇異的違和感,好像除了生病與探病,我們甚少會有機會在醫院中穿梭。但是林欣慧女士,卻幾乎以醫院為家,每週要來四、五次,為得不一定是看病,也是去跟癌症病友們談談心,看看他們有什麼需要,給病友們一些陪伴鼓勵與心理輔導,以及每週一來排戲,與團員們聚會。排戲?沒有看錯,北醫有個由癌症病友組成的志工劇團,名為〈丙上劇坊〉,為什麼不是甲上而是丙上?原來是取其去病()向上的意思,團長林欣慧笑說:「得到癌症,就好像人生成績單被打了一個大丙,但是癌症不是絕症,其實還好嘛,真的來了,就接受它,要走,也接受它,人生就這樣子,我們還是可以積極生活,過得更開心。」

 

從小米粒 到切除右下肺葉

一九九五年,林欣慧參加衛生所的乳房觸檢課程,發現一個米粒大的硬塊,一開始以為是鈣化,做篩檢也找不到問題,三年後才發現是壞東西,已經錯失了治療先機,確認是二到三期乳癌的時候,丈夫孩子都遠在國外,身邊空無一人,林欣慧說:「化療初期,認知不夠,都是看報章雜誌與電視獲取的少量資訊,心裡充滿恐懼,住院時看到一個衛生署製作的短片,存活率只有五年,什麼!我做化療折騰得半死只能活五年?求生意志都沒有了。」

一開始她哭,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先生在國外工作很忙,兒子在英國唸書,「我好強,不想讓他們擔心跑回來,做化療時都自己一個人撐過來,覺得自己好孤單,那時候還不願意花錢,連叫車都捨不得,搭公車跟捷運,有時體力都差到差點滾下去,還在撐,然後一邊覺得自己好委屈喔,現在想想,第一次的時候都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人生可以不用這麼慘的,都已經得癌症了,還不對自己好一點,在那邊省什麼?」

後來癌症轉移到肺部,林欣慧切掉了整個右下側肺葉肺,走個樓梯都會喘,這次她不再捨不得,「現在的話,白天我會請看護幫忙,每天坐計程車,命重要還是錢重要?財產不用不流通才真是「才慘」,這是我的改變。我都跟病友說,你要想辦法活,活越久科技越進步,你命就越長。」

 

做志工 發現自己一點都不可憐

雖然得了乳癌,但一九九五年五月開始做志工,做志工後發現,「世界上比我可憐的人太多了,單親的,子女還小的,沒錢的,連補充營養的安素都買不起,一個便當只能限制在五十塊錢之內,我有什麼慘的?」她認為最重要的是病人要肯出來跟大家接觸,很多人說:我等病好了再來做志工,我等治療結束在來做志工,林欣慧說:「不必等,走出來就對了,我當時就想要我做志工,一定要走出來,我不要浪費時間哀怨,先是加入了癌症病友支持團體,看到天天在哭的人都一下子就走了,開開心心,嘻嘻哈哈的人就會活很久。」

北醫附醫副院長兼癌症中心主任邱仲峰訓練病友當志工,二零零七年,他邀請美國紐約大學戲劇中心進修的樊有謹當導演,成立〈丙上劇坊〉,由癌症病友們當演員,這是台灣第一個以癌症病友組成的表演戲劇社團,以戲劇作為治療,林欣慧也在志工及病友們的鼓勵下加入,她跟著劇團幫忙了兩三年,默默幫大家張羅很多台下的事情,像媽媽一樣照顧著大家,「要病人出來真的很難,有些人在旁邊看得好羨慕,但就是不敢,我真是想盡辦法,只要出來都好辦事。」

〈丙上劇坊〉不但在北醫演出,還會到全省醫院巡迴,這群願意走出來的癌症病友,在台上活力四射的樣貌,比什麼仙丹妙藥都有說服力,而且他們都演開心的倫理劇,「我們跟導演說,我們不要演病人,我們已經是病人了哪還需要演!也不要演哭哭啼啼,我們要開開心心,要嘻嘻哈哈。」一開始林欣慧不敢上台,她害羞,連對人說話都會不好意思,何況要站在那麼多人面前演出?「但導演不斷鼓勵我要突破自己的心防,站上台之後,好開心,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了不起的事情,也不覺得自己是病人了。」

林欣慧×北醫病友的開心舞台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72期 /9月號】

林欣慧×北醫病友的開心舞台

 

歡迎按讚加入「魅麗雜誌」粉絲行列

一物剋一物 Q:我今年21歲,剛單身沒多久。 我的前任也跟我一樣是女生,一起走了三年。這三年間她也是會有尋求新鮮感的時候,三番兩次不是我求她回來我身邊,不然就是她說願意改。 現在我們又分手了,她的理由竟然是「習慣」,只想跟我當朋友,可是卻口口聲聲說我還是很重要。&nbs...

乾妹妹 Q:我男友的乾妹妹,總是特別喜歡在近況上寫「謝謝哥,特地怎樣怎樣~」,或是常說要給我男友什麼驚喜,簡直不勝其擾…… 一次,我終於忍不住火山爆發了,男友卻說「你不懂我們的關係,我們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 我想問你,該怎麼看待「乾妹妹」這個生物啊?...

分手後,可不可以做朋友? Q:男友無預警地提分手,我問不出原因,他說他也不知道,沒有不喜歡,只是需要時間和空間,問我可不可以當朋友就好。 面對他的要求,我覺得很痛苦,但我找不到理由拒絕,畢竟我還深愛著他。 分手後,到底可不可以做朋友? A:分手後還能做朋友,在我的觀念裡...

在愛情裡,我們都自以為是唯一悲劇,其實劇本相同,只是名字換了, 你或妳,是不是已經分不清楚這是別人還是自己? 百萬網友乖乖排隊掛號, 喬志先生的愛情診斷室,處方精準‧無副作用   ★2014年夏天,一句「你的職業是資源回收嗎?」讓一位想追回花心劈腿女友的傻男孩覺醒;一句「千萬不要為了一個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