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意願像和人鬧著玩似的,渴望得那麼迫切,實現卻又令人失望。為了“距離產生魅力”的境界,我與丈夫立志兩地分居。可不過兩年,又嚮往起一地的生活。做了多少夜夢和晝夢,只以為到了那一天,便真正的幸福了,並且自以為我們的幸福觀經受了生活嚴峻的考驗。而終於調到一地的時候,卻又生出無窮的煩惱。

有了家,便有了家務

原先,我們的小窩不開伙,單身的日子也過得單純,可調到一地,正式度日,便再不好意思天天到娘家坐吃,自己必須建立一份家務。

 

我們在理論上先明確了分工,他買菜、洗衣、洗碗,我燒飯。

 

他的任務聽起來很偉大,一共有三項,而我是一項。可事實上,家務裡除了有題目的以外,還有更多更多沒有名字、細碎得羞於出口的工作。他每日裡八小時坐班,每天早上,洗過臉,吃過早飯,便騎著自行車,迎著朝陽上班去,一天很美好地開始了。而我還須將一整個家收拾一遍,衣服晾出去——他只管洗,晾、曬、收、疊均不負責。床鋪好,掃地,擦灰等一切弄好,終於在書桌前坐下的時候,已經沒了清晨的感覺。他在辦公室裡專心一意地工作,休息的時候,便騎車出去轉一圈,買來魚、肉或蔬菜,眾目睽睽之下收藏在辦公桌下,當人們問起他在家幹什麼的時候,他亦可很響亮地回答:“除了買菜,還洗碗、洗衣服。”十分模範的樣子。於是,不久單位裡對他便有了極高的評價:勤、會做等等。

 

而誰也不會知道,我在家裡一邊寫作一邊還須關心著水燒開了沖水,一會兒,里弄裡招呼著去領油糧票,一會兒,又要領八元錢的生活補助費……多少工作是默默無聞的,都歸我在做著,卻沒有一聲頌揚。

 

並且,家務最重要的不僅是動手去做,而且要時時想著。比如,什麼時候要洗床單了,什麼時候要掃塵了,什麼時候要去洗染店取乾洗的衣服,什麼時候要賣廢紙了,這些,全是我在想,如有一樁想不到,他是不會主動去做的。最最忙亂的是早晨,他趕著要上班,我也急著打發他走,可以趁早寫東西。要做的事情多得數不清,件件都在眼前,可即使在我刷牙而無法說話的那一瞬間,他也會彷徨起來不知所措。

 

雖是他買菜,可是買什麼還須我來告訴他,只有一樣東西他是無須交代也會去辦的,那便是買米和麵包,在農村多年的插隊生活,使他認識到,糧食是最重要的,只要有了糧食,別的都不重要了。所以,米和麵包吃完的時候,也是他最慌亂和最積極的時候。

 

平心而論,他是很夠勤勉了,只要請他做,他總是努力。比如有一次我有事不能回家做飯,交代給了他。回來之後, 便見他在奔忙,一頭的汗,一身的油,圍裙袖套全副武裝,桌上地下鋪陳得像辦了一桌酒席,確也弄出了三菜一湯,其中一個菜是從湯裡撈出來裝盆獨立而成的,因為曾聽我說過,湯要燉得碧青纔是功夫,於是就給了我一個清澈見底的湯。

 

可是,他幹這一切的時候卻總有著為別人代勞的心情。洗茶杯,他會說:“茶杯給你洗好了。”買菜,他則說:“菜給你買來了。”弄到後來,我也傳染了這種意識。請他拿碗,就說:“幫我拿一隻碗。”請他盛飯,說:“幫我盛盛飯。”其實,他應該明白,即使他手裡洗的是我的一件衣服,這也是我們共同的工作。可是,他不很明白。

 

以往,我是很崇拜高倉健這樣的男性的,高大、堅毅、從來不笑,似乎承擔著一世界的苦難與責任。可是漸漸地,我對男性的理解越來越平凡了,我希望他能夠體諒女人,為女人負擔哪怕是洗一隻碗的小小的勞動。須男人到虎穴龍潭救女人的機會似乎很少,生活越來越被渺小的瑣事充滿。都市文明帶來了緊張的生活節奏,我越來越密集地存在於有限的空間裡,只須擠公共汽車時背後有力地一推,便也可解決一點辛苦,自然這是太不偉大,太不壯麗了。可是,事實上,佩劍時代已經過去了。

 

曾有個北方朋友對我大罵上海“小男人”,只是因為他們時常提著小菜籃子去市場買菜,居然還要還價。聽了只有一笑,男人的責任如果只扮演成一個雄壯的男子漢,讓負重的女人欣賞愛戴,那麼,男人則是正式的墮落了。

 

所以,我對男影星的迷戀,漸漸地從高倉健身上轉移到美國的達斯廷·霍夫曼身上,他在《午夜牛郎》中扮演一個流浪漢,在《畢業生》中扮演剛畢業的大學生,在《克雷默夫婦》裡演克雷默。他矮小,瘦削,貌不驚人,身上似乎消退了原始的力感,可卻有一種內在的,能夠應付瞬息萬變的世界的能力。他能在紐約亂糟糟的街頭生存下來,能克服了青春的虛無與騷亂,終於有了目標,能在妻子出走以後像母親一樣撫養兒子——看著他在為兒子烤法國麵包,為兒子繫鞋帶,為兒子受傷而流淚,我幾乎以為這就是男性的偉大了,比較起來,高倉健之類的男性便只成了詩歌裡和圖畫上的男子漢了。

 

生活很辛苦,要工作,還要工作得好……要理家,誰也不甘比別人家過得差。為了永遠也做不盡的家務,吵了無數次的嘴,流了多少眼淚,還罷了工,可最終還得將這日子過下去,這日子卻也吸引著人過下去。每逢煩惱的時候,他便用我小說中的話來刻薄我:“生活就是這樣,這就是生活。”這時方纔覺出自己小說的淺薄,可是再往深處想了,仍然是這句話:這就是生活,有著永遠無法解決的矛盾,卻也有同樣令人不捨的東西。

 

雖有著無窮無盡的家務,可還是有個家好啊,還是在一地的好啊。房間裡有把男人用的剃鬚刀,陽臺上有幾件男人的衣服晾著,便有了安全感似的心定了;逢到出差回家,想到房間有人等著,即使這人將房間糟蹋得不成樣子,心裡也是高興。

 

反過來想,如若沒有一個人時常地吵吵嘴,那也夠冷清的;如若沒有一大攤雜事打攪打攪,每日盡爬格子又有何樂趣,又能爬出什麼名堂?想到這些,便心平氣和了。

 

何況,彼此都在共同生活中有了一點進步,他日益增進了責任心,緊要時候,也可樸素地製作一湯一菜。我也去掉一點大小姐的嬌氣,正視了現實。

 

總之,既然耐不住孤獨要有個家,那麼有了家必定就有了家務,就只好吵吵鬧鬧地做家務了。

 

文章來源

圖片來源 你不需要太漂亮,領得出去領得回來就好! 過去的事我不會問,但是遇到我, 以後就好好的喜歡我就行了!   願意上班就隨便找個工作, 不願意上班就當個專職的賢妻良母, 我敢娶你就有養活你的實力!   我可能不會太有錢, 但是別人能給你的我肯定也能給你。   我可...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51116415.A.D04.html原文網址 作者  sumade (斬卍凱蒂貓卍佛)            &n...

  靠北老公原文:我要教教靠北老公的姐妹們,我結婚11年,我用過好用的辦法。先說一下我老公:曾經我老公1.沈迷於電玩,把錢花光光,小孩也不顧。2.喜歡去半套按摩服務 3.不做家事4.喜歡跟公婆說我不好5.不愛洗澡。但是~現在人人誇獎他是好老公,電玩沒碰、按摩不去、會做家事、公婆...

印度一名女子有5位丈夫,而且這5位丈夫都是親兄弟。女子每天選擇一名不同的男子同寢。據悉,他們已經育有一個孩子,但是還沒有確定到底是哪位兄弟的骨肉。 印度北部德哈頓地區21歲女子拉約‧維瑪從外表上看就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婦,她平時在家除了洗衣服、打掃衛生、照顧18個月大的兒子傑爾外,就是燒好熱騰騰的晚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