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正的好男人未必是細心的....這些在日常生活上常常都會遇到的....

男與女原本就大大的不同,怎麼說呢?

女人老是叨叨不絕地唸著生日、紀念日或是情人節等等,

也許來自祖母們熟記初一、十五要吃素,

以及哪位祖先冥誕還是祭日的遺傳,男人則往往記不住,

能記住的又是甜言蜜語的情人,但遇到重要的事總不見人影。

女人:「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男人:「……,不知道…」

女人:「今天是白色情人節。」

男人:「哦。」

女人:「唉~算了,算了,你連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天是哪天都不知道,

更何況什麼白色情人節的。」

說完,心中浮起淺淺的微笑,我那情人今天都已偷偷送我示愛的禮物

這白痴卻一點表現也沒有,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真是淡如水。

女人,男人和女人的情人這危險的關係,在女人用心掌控中維持些時日,

後來~

女人:「怎麼辦?今天我到醫院去檢查,我已經懷孕了。」

情人:「那又怎樣?會是我的嗎?」

女人:「我那陣子都和你在一起,當然是你的呀!」

情人:「那為何不是妳家的男人的孩子。」

女人:「你怎麼這樣說?」

情人:「唉,妳就乖乖回他身邊,當這孩子是他的不就結了,

他不會知道的。」

女人:「你不是曾說過愛我,想和我過一輩子嗎?」

情人:「妳煩不煩呀?我們已經完了,懂嗎?」

並且無情的將電話掛上,殘留下嗡嗡斷線聲,

似耳鳴般吵著茫茫然不知所措的女人。

男人:「妳今天臉色好難看?不舒服嗎?」

女人:「……」

男人:「要不要吃點什麼東西或是喝點什麼?」

女人:「不要理我!」

男人:「怎麼可以不理妳呢?」

女人:「我……懷孕了。」

男人:「真的?那我更要理妳,因為我要當爸爸了!」

女人憋出個笑容,心想真像他所說的這阿呆不會發現的,

當初沈重頓時鬆下來。

就這樣,男人和女人結婚,情人的孩子生了,

而且又生了另外兩個,男人和女人幸福的過生活

直到男人老了病逝的那天,女人傷心的整理男人的遺物,

翻出一本本男人的記事本,幾十本好似述說著男人的一生,

女人好奇地先依年份排好後再一本本地讀著……

讀到相識的那一天,男人寫著:「我認識一個讓我心跳不已的女孩。」

相戀的那一天,男人寫著:「我深深愛上她,她也深愛著我。」

同居的第一天,男人寫著:「我想照顧她一輩子,

所以我願意她把我的房子當她的。」

懷孕的第一天,男人寫著:「我每月記著她的經期,

而且都很小心,在她還沒想和我結婚時我小心的避開危險的日子,

沒想到我們還是有了孩子。」

這時女人,急忙地往後翻,天啊!男人的記事本上,

每月都有特殊的記號,雖冷汗直流仍繼續讀下去……

讀到結婚的那一天,男人寫著:「我好高興終於娶到她。」

生下孩子的那一天,男人寫著:「我抱著我的嬰孩感到無限喜悅。」

老大出車禍的那一天,男人寫著:「我焦急萬分來到醫院,

看著受傷的孩子護士說須要輸血,毫不考慮捥起抽子,

沒想到這孩子的血型有些奇怪,不是同我也與她不同,

但我趕緊像同事求救有沒有相同血型的人。」

老大出車禍的第二天,男人寫著:「孩子終於沒事,]

雖然他的血型很奇怪。」

老大出車禍的第三天,男人寫著:「我不忍問她,

我實在太愛她也太愛這孩子,雖然他的血型很奇怪。」

老大出車禍的第四天,男人寫著:「我心裡很難受,

但看到孩子康復的笑容,我什麼都不計較。」

老大出車禍的第五天,男人寫著:「不再計較後心中舒坦極了,

孩子不是我的,至少也是她的,算是我養大的乖小孩。」

女人的淚緩緩流出,她覺得她是最傻又最幸福的女人,

因為他從來沒執問她什麼,然後她更認真的讀著……

讀到男人入院的前一天,男人寫著:「近來總是覺得身體不適,

擔心無法再照顧她和三個孩,但我是個幸福的人,

能和所愛的人共渡一輩子,我不知道她到底愛不愛我

男人的眼光和女人是不一樣的,往往在女人眼裡的美女男人並不認同,他們有著自己的評判標準。你知道男人眼中自然美女的八個特點嗎 ? 1、懂得自尊自愛自強的女人 如果一個男人愛你,他的眼睛會發光的,他會因為愛而精神煥發,如果他和你在一起總是很壓抑,那想想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矛盾,如果不是,那麼請離開他,他只...

女人覺得,報答男人的最好方法是為他守身如玉。男人覺得,報答女人的最好方法是給她更多的錢。   女人覺得,報復男人的最好方法是跟別的男人上床,男人覺得,報復女人的最好方法是把錢給別的女人。   女人以為,男人最在乎的是性。男人以為,女人最在乎的是錢。 ——...

女人抱著嬰兒,煮著牛奶,洗著衣物,女人用沾滿肥皂的手抹抹頭上的汗水說,現在孩子還小,等孩子長大了,我就可以好好享受了......   孩子漸漸地大了,要上幼兒園。女人挽著孩子,買菜做飯,還要在工作上做得出色,女人忙得昏天黑地,忘記了日月星辰。   不要緊,等孩子上了學就好了,鬆...

1、一夜,睡在老公身邊,香香地做著美夢。老公不知怎了,「呼」地一下坐起來,我立刻被他嚇醒,還沒來得及問他怎麼了,被窩裡便伸過一雙手來,摸到我還在,他便長長呼了一口氣,重新躺倒,很快又聽到鼾聲。我在這個男人身邊待了12年,很多事情都順理成章地成了左手牽右手的平淡.那些最初的小感情、小悸動和小情緒,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