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剛剛從國外回來,與丈夫一塊兒回來度假。回家的感覺真好,可惜心中總有那麼一絲疼痛。事情雖然過去兩年了,雖然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她還是去找那個負心的他。

“在國外習慣嗎?”

“還好。你呢?”

“嗯──也還好。”

淡淡地,兩個人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他是她的前夫,相愛的日子,波瀾不驚,卻十分溫馨。兩人是大學同學,畢了業就結婚,沒有特別的成就,無憂無慮。日子一天天過去,當兩人都以為生活就這樣不會有什麼改變的時候,一件事情發生了。

他被查出患有絕症,一下子好像什麼都改變了。他停止了工作,住院治療。她一下子變成了家裡的頂樑柱,兼了好幾份工作,陀螺似地旋轉,每天還得去醫院照顧他。

就在她拼命賺錢為他治病的時候,醫院卻傳出他的“桃色新聞”。他與一個同病相憐的女病人好上了。這怎麼可能呢?結婚這麼多年,他雖然不是特別優秀,卻也風度翩翩,喜歡他的人一直不少,可他從未做過對不起她的事,現在更是不可能的。

然而事實勝於雄辯,那個女絕症病人確實痴狂地喜歡他,並很快和自己的丈夫離了婚。而他也向她提出了離婚……事後,她接受了公司的派遣,去國外分公司工作。

“這……是送給你太太的?”她指了指他手邊的一束百合。

他點了點頭:“她就是喜歡百合。”

他的臉上流露出一種幸福的微笑。

她的心,突然感到一陣刺痛。

那句在心裡憋了兩年的話就從她嘴裡衝了出來:“知道當初我為什麼同意和你離婚嗎?因為那個故事──你住院的時候跟我講過的那個故事:從前有兩位母親爭一個孩子,縣官讓他們搶,孩子被拉得痛哭了,親生母親心一軟,便放棄了……”

他迎著她直視的目光,兩人的眼角都有淚光閃動……

送走了她,他捧著百合獨自去墓地看望另一個女人──那個被她稱作他“太太”的、喜歡百合花的女人。

兩年來,他很少出門,頭上的頭髮也掉光了。

“我的日子不多了,我的朋友,今天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來看你了,謝謝你當初對我講的那個故事……”他對墓中的女人喃喃自語。

那個故事,其實是他進醫院後不久,這個女人講給他聽的,當時他們都知道自己患的是絕症,女人不想拖累深愛的丈夫,他不想拖累深愛的妻子,於是,他們決定先放手……

--生命中的慶幸,常在未選的那人!有些女子,太過於癡情,遇見男人,竟毫無保留地付出,以為,這就是真愛! 可是,「獻盡愛」之後,「竟是哀」,哀自己笨、自己傻! 無知的愛,只是讓自己哀而已啊! 愛一個人,有時會很甜蜜,而不自覺地愈陷愈深;可是,這原本甜蜜的果子,有一天突然變...

在一年一度的辯論大賽中,這個題目成為總決賽的題目。她主張被愛是比較幸福,不管甲方同學辯論的多激烈,她還是認為被愛比較幸福。她就是在那個時候遇見他的,他是主張愛人比較幸福的主辯,她對他的印象很深刻,那個臉紅脖子粗,主張著愛人比較幸福;她暗笑,嗤,他一定沒被愛過,如同她,也是沒有愛過人一樣。 ...

1.不是跟自己最愛的人結婚。 很多這麼做的人都是要氣跟他分手的那個人,證明自己沒有他也可以活的很好,但是這麼做事後一定會後悔,偏偏很多人都是如此。 2.愛的人結婚了。 想到一首台語歌叫作:不如甭相識。『如今新娘變成,別人叫我怎忍耐?站在禮堂外,越想越悲哀,你甘能夠了解...

真正的距離不在於高雄台北,不在台灣加拿大,而在情人的心裡。 曾經看過這樣的一段話: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不是天各一方,而是你不知道我愛你。 但,對於彼此相愛的人來說,真正的距離又是什麼? 一天下午,很難得,接到學弟的電話。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