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本科學家小保方晴子今年早些時候發表了一篇具有開創性的關於幹細胞研究的論文,這讓媒體很激動——但並不是因為她的工作。他們更感興趣的是她穿著傳統的日本家庭主婦的圍裙,而不是你可能期望中的實驗室外套。
日本「卡哇伊文化」的另一面,原來是對女人一種不尊重!!

小保方晴子著裝選擇是明智的。圍裙象徵著家庭生活,這一可愛的打扮使得她在日本的名聲更為人所知。目前卡哇伊的外表成為了日本女人在社會生存中唯一的籌碼。

卡哇伊,是日本對女性推崇的一種可愛,及其與女性嬌弱氣質密切聯繫的方式,它要求女性用一種尖細,單調的語氣說話,並且配合上孩童般的表情和手勢,從不允許女性違背男性的意志。那些通過表現自己的野心,表達自己的想法或者聰慧來違背男人意願的女性,將會被冠以「強勢」的罵名。

  日本「卡哇伊文化」的另一面,原來是對女人一種不尊重!!

所以,小保方晴子穿著圍裙這一舉動比自己的實驗成果吸引了更多的眼球,並且由於這些媒體的努力,使大眾覺得她雖然是科學家,但依舊只是個女人:就好像一個拿著吸管的芭比娃娃。

日本「卡哇伊文化」的另一面,原來是對女人一種不尊重!!

要想變得卡哇伊,那就意味著你要變得很脆弱,軟弱和無力。「可愛」意味著沒有能力。當然,假如我們看到可愛的東西,是很容易激起我們的保護欲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花那麼多時間看YouTube上滾來滾去毛茸茸的無助的小動物。但可愛是很難被人尊重的。

所以,日本對待女性的態度是很糟糕的。由世界經濟論壇為了促進兩性平等從136個國家中統計的105個國家的數據來看,如IMF中的經濟學家和外國評論員拉加德提醒的那樣,正因為日本女性在勞動崗位佔得比例低,尤其是管理部門,所以導致這個國家陷入長達20年的經濟低迷狀態。

首相安倍晉三樂觀的認為他的"女性"項目將刺激更多的婦女成為勞動力並且有機會得到更高級的職位。但僅僅依靠建造更多的托兒所,迫使企業對其女性董事人數增加的匯報不會改變社會對於女性那種認為她們什麼都不會做,什麼角色都不能勝任的性別歧視的態度。

一股最強勁的女權主義的浪潮在最近數十年內席捲西方國家,日本方面卻嚴重的落後。但最讓人擔憂的事,日本女性似乎並不想獲得自己的主導權。像小保方晴子這類,推崇卡哇伊文化的女性,通過裝傻,裝無能來獲得社會認可。3分之一的女性成為了家庭主婦。超過百分之70的女性如果有了孩子就會辭職。

誰能責備這些只能泡茶,接電話的女人?在日本的公司內,女性常常被當做裝飾用的機器人。難怪她們的野心抱負漸漸消失。

小保方晴子在4月掛起了自己的圍裙:原來,她的研究被證明是假的,因此論文被撤回。可悲的是,她導師甚至通過自殺來「承擔責任」。 不過,雖然她的失寵在廣泛的科學界引起憤怒和悲傷,但在日本這是很容易理解的:漂亮的女人不應該與科學掛鉤。

via

做個好女孩,首先要善良和誠實,坦坦蕩盪,不要偽裝,笑就真誠的笑,不要皮笑肉不笑。做朋友就要真心相待,不要背後捅刀,想競爭就拿實力說話,不要偷雞摸狗。好女孩不要小鼻子小眼睛,爭強好勝。贏,要光明正大。輸,要心服口服。 ...

  所謂練習微笑,不是機械地挪動你的面部表情,而是努力地改變你的心態,調節你的心情。學會平靜地接受現實,學會對自己說聲順其自然,學會坦然地面對厄運,學會積極地看待人生,學會凡事都往好處想。這樣,陽光就會流進心裡來,驅走恐懼,驅走黑暗,驅走所有的陰霾 ...

常常口是心非,想拒絕卻開不了口;朋友很多,但懂我的不多;不喜歡虧欠別人,即使虧欠了,或許在別人不知的情況下就慢慢還清了;也不喜歡別人虧欠我,這是一種平衡;不喜歡主動聯繫別人,但絕不是不在乎,很安靜,也可以很瘋癲,不要覺得我沒心沒肺,我只是對很多事看得很開。 ...

你離開了,永遠也不會明白,最煎熬的日子我如何度過;永遠也不會明白,最炙熱的感情我如何熄滅;永遠也不會明白,最疼痛的傷口我如何掩飾;永遠也不會明白,最空虛的孤獨我如何用眼淚一點點地填滿。人山人海,總有人先離開,所以我從來不敢,奢求你的明白。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