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新婚夜那晚,老公卻睡了我妹妹

 


不知過了多久,我忽然感到一些涼意,頭雖然有點痛,但我確定自己是清醒的,便習慣的去摸床頭櫃上的檯燈,觸碰到的是冰冷的皮革製品,我慌亂的亂摸一氣,“這不是我的床!”我藉著從窗外折射進來微弱月光坐起身來,辨別著自己所處的環境和方向,我小心翼翼的移動著腳步找到了電門。
新婚夜老公和我妹妹睡在一起
“ 我怎麼睡在客廳?”這時客廳裡牆上掛鐘已經指向凌晨4點,我忽然想到,今天是我的新婚之夜!可是自己卻沒有與老公在一起,獨自睡在客廳,而且身上依然是白天時的著裝,我開始自責,又是因為貪杯誤了美景良晨,太對不起老公了。
我三步併兩步衝到臥房,推開門後我一下子就驚呆了,床上居然也有兩個人,我狠掐自己辨別自己所見是幻覺還是真實,一陣疼痛之後,我衝到床前看到躺在老公身邊的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親妹妹,我憤怒的揭開被子,好嗎!兩人一絲不掛的依然保持著先前親親我我姿勢酣睡,但是再夢香也得被我的憤怒攪了。
新婚夜老公和我妹妹睡在一起
老公和妹妹開始搶奪被子遮掩身體,“行了,做都做了,怎麼現在知道害羞了。”
我原本怒火三千丈,可是看見他們狼狽不堪的樣子又覺得好笑,原來被“捉”之後是這幅德行!這時他們也慌張的穿上了衣服,雖然都搭錯了扣衣服歪斜擰巴,但總算是遮了羞,這時我沒心思多看老公一眼,就問妹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妹妹說:“當時你喝高了,我和姐夫送走了朋友,這時你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姐夫說讓我趕緊回家,可是我看你醉成這個樣子真是不放心,於是就給媽媽打電話告知晚點回去,我幾次試圖叫醒你都沒奏效。
這時已經晚上11點,我就想把你扶上床,我在沙發上湊合一晚明早再走,姐夫的酒也沒少喝,我讓他先睡了,就在我回臥室拿枕頭見到姐夫獨自躺在床上,我開始花心了,在姐夫似睡非睡的時候我上了床,接下來事一發不可收,原本還想著,完事後把你抬上床,不讓你發現我們做的事,可是誰料想,激情之後我們居然疲憊的睡著了,後來就是你所看到的樣子。 ”聽完妹妹敘述,我知道她是把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把老公說的很無辜樣子,老公什麼酒量我知道,他對妹妹的那份心思我也明白,但凡有些自製也不會如此,
  
我讓妹妹先離開,因為我有些話不能讓妹妹聽到,只能對老公說,妹妹走後,我再也無法抑制心中的憤怒,“你好大的本事,娶了我不說,還玷污了我妹妹,你是不是人呀?她原本還是個黃花大閨女,你怎麼忍心讓她失去名節?我這個傻妹妹還處處為你遮掩。你們究竟想怎麼樣?”“老婆我錯了,我本不想,可是當妹妹脫去衣服的那一瞬間,我實在是無法控制了。本來是想和你痛痛快快行房事,不料你卻喝那麼多酒。我知道妹妹是在為我遮掩,這不全是妹妹的錯,你要是覺得打、罵能出這口惡氣的話就沖我來吧。”
可是話說回來,我自己就沒有錯嗎?要不是我貪杯,怎麼會發生這一切。那天之後我與老公沒有同過房,我需要時間思考,因為這不是一道輕易就可以作答的選擇題。

姐妹們,如果你用一顆男人的心來對待這個男人,那麼在愛情中你才有主導權,才會百戰百勝。 什麼叫男人的心? (1)愛情不是生活的全部 只佔30%的比例,還有70%你必須分配給家人,事業和興趣。特別特別是事業,你知道事業對男人有多重要,賺錢對男人有多重要,名利對男人有多重要,99%的男人把事業鈔票排在女人...

  1998年8月24日,一場特殊的追悼會在山東加祥縣後中莊舉行。 死者申春玲是一位年僅16歲小姑娘,但她卻享受了這個村最高的葬禮規格,她的四個哥哥穿上了為父母送葬才能穿上的孝衣。  在靈柩前長跪不起,全村老少自發地佩帶黑紗哭著為她送行---- 然而有誰知道這...

    我是航空公司的一名普通的空姐,由於參加工作沒幾年,所以沒有遇到一件叫人難忘的大事,天天都是在端茶倒水的小事中度過。沒有工作的激情,很平淡。 可是那天遇到的一件事情卻叫我改變了對工作對人生的看法。 今天我們執行上海北京航機時,旅客很多,滿滿的一飛機。 上飛機的人群中就有一位...

  給可愛的女兒: 爸爸和妳玩了好多次躲迷藏,每次都一下子就被妳找出來。不過這一次,爸爸決定要躲好久好久。妳先不要找,等妳十四歲(還要吃完十次蛋糕)的時候,再問媽咪,爸爸躲在哪裡,好不好?爸爸要躲這麼久,妳一定會想念爸爸,對不對?不過,爸爸不能隨便跑出來,不然就輸了。如果還是很想爸爸,爸...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