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時候, 當一段關係糟到一個地步,結束,未嘗不是好事。

彼此都已經筋疲力竭,甚至連吵架憤怒的力氣都沒有了,那麼,結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其實在那個時間點,我們彼此心知肚明,是結束的時候了,怎麼看,都是結束的時候了,再不結束,連美好的回憶都沒有了。

自己成了一個這樣面目可憎的人,什麼可怕的話都脫口而出,什麼瘋狂的舉動都無法理性控制,連自己都討厭自己的這樣悲哀的狀態,多麼想遠遠地逃離卻又捨不得轉過身去的,不堪的、煎熬的、淚流不止的狀態。

是兩個扭曲了的人,在一個不再是愛情的關係裡,再也記不得當初相愛的理由,記不得那張親愛的臉,記不得那個溫暖的懷抱,記不得耳畔低語的激情與甜蜜……什麼都記不得了,只知道兩個人像是不知道哪裡出了差錯的刺蝟,二十四小時收不起身上的刺,疲憊不已。

究竟吵些什麼呢,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記得那些不愉快、那些相互的傷害,早就冷冷地隔離了雙方,重新定義了關係,再也不是,再也不是曾經的親密愛人了。

然而在這麼清楚的認知底下,我們在情感上卻從沒有準備好接受分手,從沒有準備好面對別離,我們的手緊握著,握著這一段陷入混沌的關係,沒辦法鬆開手來。

只是如果沒有結束,又怎麼會有重新的開始?與這個人的再一次「開始」,與另一個人前所未見的「開始」,或者是自己一個人乾淨、簡單、新鮮的「開始」?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活的,是循環的,是可再生的,對,像資源回收那樣,你怎麼可能不愛素樸而富含韻味的再生紙?你怎麼可能不愛和在柏油裡於黑夜中晶亮閃爍的金剛砂?沒有結束,怎麼開始?倘若那些紙張、玻璃瓶不曾被徹底地、果斷地拋棄,如何再製這些讓人愛不釋手的好東西?

有時候我們被迫去面對對方的離去,早有心理準備的,也或者突如其來措手不及;有時候我們明知對方失去我們,無論永久或是暫時,都可能傷痛欲絕,但我們終究,還是選擇離去。無論離去的理由是什麼,生離死別,從來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但是我寧願相信,關係的結束是為了重新的開始,無論重新開始的是哪一種關係,那總是一種向陽的期待,那總是一種多氧的呼吸;我寧願相信,此刻鬆開手,往後站一步,儘管內心不捨,儘管淚眼迷濛,以空間換取時間,以時間換取可能,任何的可能,好過窒息在一個已經陷入泥沼的關係,好過耗盡曾經共有的真摯情意,而最終,什麼都不剩了。

多麼神奇,愛情的成與敗,皆操之在我們的手裡,我們創造了它,小心翼翼地守候著它,像呵護一株植物,日夜殷勤澆水,慢慢地,疏忽與怠惰來了,它日漸枯萎,你發現情況不對,趕緊注入大量的水,有時候它的確可以死而復活,有時候,它卻宛如瞬間溺斃,就這樣失去生息,而終有一天,落到這步難堪的田地。

然而總有再生的機會的,我寧願這樣相信,我想要自己這樣相信,我不要自己守著一盆乾枯的草木呆坐,我不許自己的心隨著一盆花草的凋謝而死去,倘若真是結束的時候,倘若不得不分離,那麼我寧願相信,我想要相信,鬆開手,會有一個新的開始,至少,是一個新的開始。 

註:本文為以前年度文章。祁六新是國軍松山醫院的義工、邱光明是牧師、任將達是水晶唱片負責人、劉俠是知名作家,他們在受傷、負債、生病的絕望關頭,都想自殺或曾自殺,然而他們都站出來說,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一定有好事情發生。祁六新在十八年前擔任陸軍中校時,一次部隊演習意外造成第三、四、五頸椎受傷而癱瘓,連手...

小時候 有人只講一句話 就會讓我們感 激的想親他 但有時候 有人只講一句話 就會讓我們恨他一輩子不知道這是一句什麼樣的話竟 讓我們的心判若雲泥仔細思索 總是叫我們難以捕捉記得一個公車上的故事 :一位男士面對兩位女士站著一個是美若天仙豔若桃李的女郎而旁邊的一位是個面貌平庸的婦女這位男士的眼光...

想要是一種痛苦的事,需要是一種快樂的事 想要和需要僅僅是一線之隔,有時候想要的,往往不是真的需要。的確,我想要很多東西,可是再仔細考慮一下,就不見得非要不可了,想要的東西得到了是很快樂,而要不到卻很痛苦。比如說:我需要一頂帽子,也買了一頂帽子,這不是累贅。但是如果我看了人家的帽子都想要,一...

小慧是我的好朋友,漂亮大方又有人緣。  結婚當天賀客滿堂,皆認為新郎新娘兩人郎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 一定可以永浴愛河、白頭偕老,而小慧也非常高興,找到如意郎君。 在婚禮進行時,小慧透著頭紗偷偷地斜瞄了一下帥俊體貼的老公,不禁感到欣喜與滿足,心想不久就將展開人生的新旅程。  不料...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