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揭露摧殘非洲少女的陪睡制度:丈夫去世須與清潔者睡覺
匪夷所思!睡一晚驅魔的性清潔儀式 
在大多數非洲國家,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親,當地村民們就會請來一名男子,陪這名寡婦或未婚少女睡上一晚來驅除惡魔,這些專門從事陪睡行業的男子則被當地人稱做「清潔者」。

然而,這些所謂的清潔者,事實上卻是非洲大地上最骯臟的人,他們屬於愛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並肆無忌憚地將這些可怕病毒傳播給至少數十萬無辜的女性。



一些國際援助組織指出,在非洲,每十個愛滋病患者中就有六名是女性,而她們大多數都是因為遭到強姦或類似清潔者這樣醜陋的性風俗影響。

在非洲國家馬拉維的姆欽吉市,23歲的年輕婦女姆貝韋三年前死了丈夫,就在她的丈夫死後幾個小時,姆貝韋就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她既沒有為她的丈夫服喪,也沒有接受朋友和親屬的安慰,而是一個人躲到了她姊姊家中。姆貝韋說,她真希望人們永遠也不要找到她。

但是,不幸的是,她丈夫的家人還是對她窮追不捨,最終還將她挾持回去。姆貝韋最擔心的一刻還是發生了,村中的長老和丈夫的家人強迫她接受性清潔的儀式,並威脅她,如果她不服從的話,村裡每死一個人她就要受到一回詛咒。最終,勢單力薄的她還是和自己丈夫的堂弟發生了性關係。

姆貝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一想起我的丈夫,我就會哭泣。他死了,我卻要接受這樣的事情,我感到很害怕,我非常擔心自己因此被傳染上愛滋病,如果我死了,我的孩子們將沒有人來照料」。

這個古老的非洲傳統已經成為愛滋病病毒傳播的元兇。據最近的一項統計,非洲僅去年一年就有230萬人被愛滋病奪去了生命,而愛滋病患者的總數已經超過 2500萬人,其中60%為女性。在那些依然流行性清潔風俗的村莊中,愛滋病毒傳播的速度快得驚人。非洲援助組織工作人員認為,這種醜陋的風俗必須徹底廢 棄。 

但是這種傳統要得到改變卻很艱難。莫妮卡‧娜索富是尚比亞南部蒙澤地區的一名護士,同時她還是當地預防愛滋病協會的一名成員。娜索富對記者說,結束一件已 經延續了這麼長時間的事情肯定非常困難。「我們從生下來就已經接受了這樣的教育,如果我們勸她們抵制這樣的事情,她們就會問:『我們為什麼要改變呢?』」

肯亞、烏干達、坦尚尼亞、剛果、安哥拉、迦納、塞內加爾、象牙海岸和尼日利亞等國家的鄉村,都遵循著性清潔陋習。

自己是否愛一個人,只要想像一下,當他年老,臥病在床的時候,你願意照顧他嗎?想到他老病的樣子.你己經有些沮喪,那麼,他決不是能夠跟你廝守的人。很久以前讀過一篇訪問,被訪者是一位事業成功的男士。他說.年輕時他有過一個女朋友.一次.那個女孩患了肺病住進醫院裏,他去過一次之後,就沒再去了,因為受不了病人身上...

不曾記得,那夜的月色,是否醉人心脾;不曾記得,那夜的星空,是否燦若繁花;我只記得,你走來的時候;我曾有著,怎樣的驚喜;心如花蕾般綻放,季節因你而芬芳;彷彿所有的,等待與期盼;都是為了,那一刻的相遇;你像一縷陽光,輕輕灑滿我的心房;感謝你,走入我的生命;讓我的每一個日子,充滿陽光;面對你 總有講述不完...

這話說得很貼切。戀人始終那麼喋喋不休,在旁人眼裡好似聒噪蟬鳴,想把一生的心曲通通在有限光陰裡,唱給有緣人聽個清楚。 吉蘿拉瑪‧琵蔻蘿蜜妮(Girolama Piccolomini)這樣寫給她鍾情的男子。她的確有一堆話,一堆心聲要說給他聽。因為她愛他,永遠不怕沒話說。說情話,需要勇氣的,尤其...

如果你想知道一對夫妻最終是分道揚鑣還是廝守終生,只要觀察他們平時吵架的方式就能知道答案。提出這一觀點的是美國當紅脫口秀節目主持人菲爾·麥克格勞博士。夫妻吵架必須就事論事麥克格勞曾經有4年時間每週都出現在美國最有名氣的脫口秀主持人奧普拉·溫芙蕾主持的節目中,他現在自己也主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