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揭露摧殘非洲少女的陪睡制度:丈夫去世須與清潔者睡覺
匪夷所思!睡一晚驅魔的性清潔儀式 
在大多數非洲國家,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親,當地村民們就會請來一名男子,陪這名寡婦或未婚少女睡上一晚來驅除惡魔,這些專門從事陪睡行業的男子則被當地人稱做「清潔者」。

然而,這些所謂的清潔者,事實上卻是非洲大地上最骯臟的人,他們屬於愛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並肆無忌憚地將這些可怕病毒傳播給至少數十萬無辜的女性。



一些國際援助組織指出,在非洲,每十個愛滋病患者中就有六名是女性,而她們大多數都是因為遭到強姦或類似清潔者這樣醜陋的性風俗影響。

在非洲國家馬拉維的姆欽吉市,23歲的年輕婦女姆貝韋三年前死了丈夫,就在她的丈夫死後幾個小時,姆貝韋就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她既沒有為她的丈夫服喪,也沒有接受朋友和親屬的安慰,而是一個人躲到了她姊姊家中。姆貝韋說,她真希望人們永遠也不要找到她。

但是,不幸的是,她丈夫的家人還是對她窮追不捨,最終還將她挾持回去。姆貝韋最擔心的一刻還是發生了,村中的長老和丈夫的家人強迫她接受性清潔的儀式,並威脅她,如果她不服從的話,村裡每死一個人她就要受到一回詛咒。最終,勢單力薄的她還是和自己丈夫的堂弟發生了性關係。

姆貝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一想起我的丈夫,我就會哭泣。他死了,我卻要接受這樣的事情,我感到很害怕,我非常擔心自己因此被傳染上愛滋病,如果我死了,我的孩子們將沒有人來照料」。

這個古老的非洲傳統已經成為愛滋病病毒傳播的元兇。據最近的一項統計,非洲僅去年一年就有230萬人被愛滋病奪去了生命,而愛滋病患者的總數已經超過 2500萬人,其中60%為女性。在那些依然流行性清潔風俗的村莊中,愛滋病毒傳播的速度快得驚人。非洲援助組織工作人員認為,這種醜陋的風俗必須徹底廢 棄。 

但是這種傳統要得到改變卻很艱難。莫妮卡‧娜索富是尚比亞南部蒙澤地區的一名護士,同時她還是當地預防愛滋病協會的一名成員。娜索富對記者說,結束一件已 經延續了這麼長時間的事情肯定非常困難。「我們從生下來就已經接受了這樣的教育,如果我們勸她們抵制這樣的事情,她們就會問:『我們為什麼要改變呢?』」

肯亞、烏干達、坦尚尼亞、剛果、安哥拉、迦納、塞內加爾、象牙海岸和尼日利亞等國家的鄉村,都遵循著性清潔陋習。

我不醜也不漂亮;我走起路來沒有自信;我和父母朋友都爭吵;有的晚上,我寧願自己待著也不出去聚會;我會為小小的事兒掉眼淚;有時候,我假裝很快樂。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不夠好。我不完美,但我是完整的自己。   ...

我想,一個人最好的樣子就是平靜一點,哪怕一個人生活,穿越一個又一個城市,走過一個又一條街道,仰望一片又一片天空,見證一次又一次別離。然後在別人質疑你的時候,你可以問心無愧地對自己說,雖然每一步都走的很慢,但是我不曾退縮過。 ...

我們已經多久不聯繫了,感覺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你了。有些事,不說是個結,說了是個疤。那些不能說的秘密,會不會成為我們永不見面的藉口。一直在想,很多年以後,如果我和你,就這樣再也不聯繫,可突然有一天,就這麼站在喧囂的人群裡,相互注視著對方,第一句話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說的出。 ...

如果有一天你說還愛我,我會告訴你,其實我一直在等你;如果有一天我們擦肩而過,我會停住腳步,凝視你遠去的背影,告訴自己那個人我曾經愛過。或許人的一生可以愛很多次,然而總有一個人可以讓我們笑得最燦爛,哭得最透徹,也想得最深切?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