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網友在噗浪上問大家,他的好友深受家暴之苦,但不懂的是,為何她不願離開那位會酗酒的老公?也有朋友問我,她朋友的男友頻頻劈腿,她為什麼還願意和他耗著?

局外人看陷於苦戀的朋友,總禁不住會問:為什麼?是什麼原因讓那些女人願意苦苦守著不夠愛她的男人?

記得以前曾看過一本心理學的書,書裡說,人之所以不願改變,是因為現況還可以忍受,同時也表示還不夠痛苦。

說穿了呢,人們在訴苦時,總是習慣性的把情人最不好、不堪的那一面傾訴給朋友聽,如果反過來問自己,到底對方有什麼好?為什麼會跟對方交往?慢慢就可以找出答案,找出自己為何甘於維持這段讓你抱怨不斷的感情



若即若離的感情 預示著風暴將來

問題是,並不是每段感情問題的發生,都可以在時間的教化下,慢慢找到兩個人都願意各退一步或磨合出可以相安無事的相處模式。

有時是在試探期時,發現為什麼對方對自己並不太買帳,可是約他出來或需要他幫忙時,又跑得何其勤快,搞得自己快得失心瘋,到底他對自己有沒有情啊?在電影《達利和他的情人》中,年輕的女作家瑪德蓮娜和才華洋溢的年輕詩人羅卡,因同樣對文學的熱愛,兩人年齡相當、志趣相投、無話不談,成了親密好友,羅卡常常對她的作品提供有建設性的意見,甚至願意讓她用他的名字發表出版,教她好窩心,然而,羅卡卻始終對她若即若離,她隱隱感覺出他對她少了一分熱情、一分慾望,教她好困擾。

要不要攤牌呢?一如發現情人劈腿的跡象,要不要攤牌呢?我倆到底是情人還是朋友?


維持現狀自欺欺人 直接攤牌論斷戀情 

很多人不論是處於感情初期的曖昧,或是處於劈腿的癥兆期,都會積極的蒐集各種「微物證據」,想說,終有一天要證明這份感情的存在,於是心情處於高壓狀態的搖擺,心情的搖擺、對他態度的搖擺,孰不知,這樣的行為正在動搖自己的感情。

不斷掙扎後的瑪德蓮娜,不意外的選擇攤牌。她的方式很直接,直接把自己送上羅卡嘴邊,看他吃不吃?一次就夠了,她也終於「切心」,看清他對她懷抱的是什麼樣的情感。

那如果是我們的愛人劈腿,要不要攤牌呢?很多深陷於感情泥淖的人都忘了一件事,攤牌通常意味著兩個極端的結果:結婚或分手。沒有所謂維持現狀這回事,那是自欺欺人的說法,如果想維持現狀,又何必攤牌?


拿回愛的主權 心留不住就切了吧 

不論是受到家暴或是自殘,用主動與被動傷害自己身體的方式留住這份感情,都是不相信自己值得人好好愛自己。

有位長輩看不慣友人頻頻換男朋友,訓示她:「妳啊,就是命太好,不懂得珍惜男人對妳的好。」但聽多了她的故事,我反而會覺得她是「命太好,在愛情裡,她不會讓自己受一點委屈。」她很自信自己有被愛的條件,愛得坦然又理所當然,更勇於追愛。

如果愛情真的是女人的全部,愛的命運為何要把主權放在男人身上?那些愛得死去活來,又愛得痛苦不斷自殘或不斷在暴力下企求卑微希望的妳,沒錯,身體的傷會痊癒,更也許身上的痛沒有心理的痛來得痛,可知心傷也是會痊癒的,可知當身上的傷痕一道道累積的同時,心理的傷也一道道的劃下,那是一種精神上的感情凌遲啊!身體的傷痊癒有藥,心傷太深卻要遠大於凌遲的正面能量才能重新站回感情的天平上。

如果發現你們的感情已經走到「留得住人,留不住心」的盡頭,那麼,還是「切心」吧!祝福彼此未來都可以再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一個男人的告白:「失戀了怎麼辦?再去愛一個人,這個不行就再換一個,總會有一個不讓自己哭。」一直到某天,當妳發現自己不再哭著醒來時,才終於確定自己已經痊癒了。 妳不再害怕想起他,也不再去刻意避開與他共有的回憶,就連聊天的話題也不需要再迂迴打轉,只為了去閃躲或是去試探。甚至,偶爾在房裡發現沒有清理掉的他...

一個男人的告白:「為什麼要說謊?但我其實也想反問,為什麼非要知道實話?若妳以為實話跟幸福有關聯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說謊,絕對是錯的,這點毋庸置疑。但要求一個人絕對不能說謊,卻也是不對的。 妳想,歲月給妳最大的啟示並不是教妳明辨是非,而是讓妳知曉了這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在大多數時候,我們所經歷的事...

一個男人的告白:「為什麼男人都喜歡越晚婚越好?我想,那是因為想要降低離婚的可能性吧。」常常,單身最叫人沮喪的,並不是別人說「妳一定是眼光太高」,而是,其實妳很想結婚,但別人卻認定妳不想。 「無法結婚」跟「結不了婚」兩者聽起來很像,但其實很不一樣。前者是一種自願,因為還沒有出現那個人,那個讓妳願意點頭...

一個男人的告白:「A說了什麼?B又怎麼看我們?C則是那樣評論?但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妳怎麼想?」比起愛情的結束更讓人悲傷的是,兩個人在還沒有開始前,就先宣告投降。 怎麼去定義愛情的輸贏?怎樣是成功?怎樣又叫失敗呢?那天,有人這樣說著,妳才終於恍然大悟。我們總是太容易把一段關係的結束跟失敗畫上等號,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