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近認識一位美國籍的出家師父,是個很有趣的事情。
特別是他叫我舉起蕃茄汁跟他說話的經驗。
我們約在新竹的一家茶館用英文談論著心經,師父用英文跟我解釋因果、輪迴這些事情,這都還不稀奇。
有趣的事情在後頭呢!
師父一聽完我跟他提到的個人煩惱的時候,他索性要我左手提起他剛買的三罐番茄汁,一邊提著,一邊跟他說話。可想而知,我左手感覺到疲勞的程度,跟時間成了正比。也懊惱著為何師父要我一邊提著三罐蕃茄汁,一邊跟他說話。受不了這樣的酸楚,我自行把左手放下,卻聽到師父跟我說:「Hold it up, and keep talking to me.」,

聽到這樣的話,心理不免起了疑心,我手提的那麼酸,為何不讓我放下手上的重物,輕鬆地與他對談?
約莫過了15分鐘,我的左手實在承受不住了,才聽見師父跟我說:「Now you can put it down.」。

看著我狐疑的臉,師父居然笑了出來。
「你不喜歡提著重物跟我說話,為何你卻喜歡帶著煩惱來跟我說話,過著你的生活呢?手酸了,放下就好,對待煩惱,不也是這樣?或是這些煩惱就像是那些番茄汁一樣,是你自己用手把它們給舉起來的呢?」

有趣的經驗,對吧?

最近我開始這樣的練習,一手舉起有重量的東西,一邊想著事情。

快樂的心....可以讓周圍的人也很快樂難過的心....可以給周圍的人很多難過純真的心...可以給周圍的人很多歡喜呆呆的心...可以讓周圍的人哭笑不得不安的心...可以散播不安給周圍的人憂鬱的心...也會讓周圍的人憂鬱不已生氣的心...更會讓周圍的人心浮暴躁卑鄙的心...可以給周圍的人很多傷害自私的...

不知道是不是交往了太久,還是厭倦了平淡的相處模式,我沒有拒絕另一位追求者的出現,甚至想多感受一點被人追求的甜蜜與喜悅。漸漸地,我開始欺騙,編織謊言,直到他要離開的那一天。那天,一如往常的,我和相戀七年的他,習慣性地約會吃飯,我們之間,默默無言。他送我回家時,看著我的眼深深地說:「明天我就要到美國出差...

如果你也有遺憾的東西,二字頭的你是否有勇氣去追回來。下個月就是我的三十歲生日了,說實在的,對於即將跨入「而立」之年的這個事實,倒是讓我第一回產生了不想慶祝生日的念頭,可是,不過生日,我就能永遠停留在二十幾歲嗎? 不知道所有曾經從二十幾歲進入三十歲的前輩們怎麼想的,至少在我來說,對於從一個還能繼續裝可...

搞了半天,心其實在自己的身上。當自己走盡天涯海角遍尋不著真愛,為的只是尋找一顆有緣人的心,其實你的身旁中,早已有著或大或小的心,就這麼陪伴在自己的身邊,只是自己沒有用心去體會珍惜罷了.....就像浪濤必須參與海洋的潮汐,我們也無法獨自體驗人生,須分享四周的人生經驗。成熟的人不問過去;聰明的人不問現在...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