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找個喜歡和你廢話的人結婚

長大了,我們不再為寫不完的作業煩惱了,可是,結婚這個令人更為頭疼的問題也出現了,有時候,我們需要每天懂一點戀愛心理學,這樣才能更好的完成婚姻這門課程。

曾經看過這樣一段話:“找一個你愛與之聊天的人結婚,當你年齡大了以後,就會發現喜歡聊天是一個人最大的優點。”當時,我還以為這是小女人情懷。現在看來,不僅是女人,男人也有這樣的要求。跟一個朋友說起找對象的事,我想起印像很深的兩個人。

記得《藝術人生》有一次訪談,朱軍問一直單身的演員王志文:40了怎麼還不結婚?王志文說:沒遇到合適的,朱軍問“你到底想找個什麼樣的女孩?”王志文想了想,很認真地說:“就想找個能隨時隨地聊天的。” 

“這還不容易?”朱軍笑。

“不容易。”王志文說,“比如你半夜裡想到什麼了,你叫她,她就會說:幾點了?多睏啊,明天再說吧。你立刻就沒有興趣了。有些話,有些時候,對有些人,你想一想,就不想說了。找到一個你想跟她說,能跟她說的人,不容易。”

或許你人緣不錯,與你認識的人很多,和你關係不錯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處的家人,甚或是親密無間的愛人,你也未必見得想什麼時候說就能和他說,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什麼時候都不必擔心失禮,不必自責,不必畏懼被冷淡和被斥責。 

茫茫人海,阡陌紅塵,通訊錄上的名字幾十上百,熟悉的容顏更是成百上千,有時候,打開手機,一個一個名字的翻過去,又有幾個人能讓你安心和坦然,可以去打擾,可以去隨時隨地地暢所欲言?

有些時候,我們寧可在心裡一千遍一萬遍的對自己訴說,也不願跟身邊的人透露一絲半語,一些苦惱和煩悶,一些心情和境遇,別人不曾身臨其境,自然不能感同身受,理解的也許能說些中肯寬慰的言語,敷衍的人就只說幾句套話,會讓你立刻後悔坦露了心跡。

偶爾我們心中也會有汩汩的清泉流出,我們毫無做作的流露出真誠和熱情,在眼與眼中交流,在心與心中溫熱,但很快地會連我們自己也笑起自己的幼稚,心和心,遠遠的總是隔著那麼一段距離,甚至於永遠走不到同一條軌跡。

另一個是電視連續劇《康熙王朝》裡的康熙。后宮粉黛三千,他最愛的人是容妃。他到容妃那裡,最愛說的話就是:“朕想和你說說話。”然後,把一些國事家事傾訴一番。到後來,他不得已廢了容妃,每每鬱悶時,總要走到容妃宮前。但是,人去宮空,貴為千古大帝,連一個說話的人也沒有。

這兩個“成功人士”,對愛人的要求同樣簡單——能夠說說話而已。細細想來,也就如此:你幹的事情再偉大​​,再轟轟烈烈,你也是一個人,一個有七情六欲的平凡人,也希望有一個貼心貼肺、知冷知熱、能深刻理​​解你的思想與情感的人在身邊,跟你交流、溝通。這樣,你就不至於孤單、寂寞。 

愛情應該是無所不言,是相依為命;是身處寂寥卻不感寂寞,是明知路漫漫、雪茫茫,卻仍感激能與你一同走過……活在我們面前就像一個巨大的漏斗,年輕的時候,遇到的人多,想說的話也很多,無所顧忌,可能今天會跟這個朋友無所不談,明天和另外一個人聊得忘記時間,即使是自己編造的故事,兩個人也能談得津津有味。但是,隨著年齡的增大,我們會慢慢地發現,能聽你說話、和你說話的人越來越少,有時候這些居然都成了自己一種奢侈慾望。這個時候,我們可能只有一個固定的密友,能夠在你孤寂的時候聽你傾訴,也可能一個也沒有。 

這樣的苦衷其實古往今來一直都存在著,就連魯迅在碰到瞿秋白的時候也感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

或許,在某一天,當我們發現知己變成異性時,愛情就來臨了吧!

沈白雪穿著七寸高的高跟鞋,站在街邊叫車。時逢下班高峰期,天又飄著雨,那些車魚一樣在她的眼前游來游去,卻沒有一輛肯為她停下來。倒是飛起來的泥點,濺到她漂亮的長裙上,剛剛在美髮屋裡做過的髮型,被雨絲打濕,軟軟地貼在額上,狼狽而又難受。 她掏出手機,皺著眉,掃了一眼上面的時間,再攔不到車,只怕真的要遲到了...

人的五大根本煩惱——貪、嗔、痴、慢、疑,會帶來許多情緒的困擾,如何以佛法消解情緒煩惱,開創幸福人生?   從佛法的觀點來看,我們人是有情眾生,既然是“有情”,當然就會有情緒。我們也大都體會過控制不住情緒,反被情緒所控制的苦,甚至常常因為一時情...

“你可以沉默不語,不管我的著急,你可以不回信息,不顧我的焦慮,你可以將我的關心,說成讓你煩躁的原因,你可以把我的思念,丟在角落不屑一顧,你可以對著其他人微笑,你可以給別人擁抱,你可以對全世界好,卻忘了我一直的傷心…你做什麼都可以,不過是因為仗著我喜歡你,而那,卻是唯一讓我變...

一直到現在,我每看到在街喧喝汽水的孩童,總會多注視一眼。而每次走進超級市場,看到滿牆滿架的汽水、可樂、果汁飲料,心裡則頗有感慨。 看到這些,總令我想起童年時代想要喝汽水而不可得的景況,在台灣初光復不久的那幾年,鄉間的農民雖不致飢寒交迫,但是想要三餐都吃飽似乎也不太可得,尤其是人口眾多的家族,更不要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