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情是一件相當寂寞的事,就像夾在指間的香煙,除卻燃燒的短短瞬間。它的來處,是不為人知的一隅。等待某根手指將它拈起,而它的去處,則是空茫的灰飛煙滅,如同生命的消亡,在逝去的那一刻,仍舊是寂寞。

若拋開表象不談,只論本質,愛情與香煙,基本上是相同的,例如:這兩者都需要一枚擦亮的火花,愛情的火花產生於相吸的異性之間,以科學的觀點來看,就是兩個互相作用而又截然相反的磁場於某個瞬間發生電磁反映,從而刺激荷爾蒙的分泌,最終導致兩個人或一個人的愛情。而香煙的花火,則是由火柴或打火機的作用產生的,同屬科學範疇,只不過換成了化學反應。

同樣,愛情與香煙也都有一個燃燒的過程,時間長短就看個人的造化與想法了。吸煙最好的辦法就是慢吐慢吸,細細品位。對待愛情的最好辦法,也是順其自然,不必強求。我們都很清楚,任何事物有開始必然會有結束。香煙如此,愛情也是如此,愛情的幻滅如同煙灰,終歸要跌落塵埃,了無痕跡。到那時,維繫兩個人的,無非是習慣與感情,甚至是義務與責任,但與愛情已然無關了。

愛情的到來,與買煙一樣,都是無法預知的。當你從街頭小販的攤上,或從金碧輝煌的商場,買回一包香煙時,你並不知道,哪一支會是你的愛情,或者,究竟是否有你的愛情。一如你在街上行走,或於某個溫暖的午後遐想時,你也並不知道,你會否點燃一根香煙。愛情的到來沒有任何先兆。在沒有預謀的情況下,你遭遇了愛情,或者,你點燃了一根香煙。

愛情與香煙,同樣的短暫。他們惟一的不同在於,你可以一根接著一根地吸煙,卻決不可能一次接著一次的享受愛情。即便你已經修煉成仙,能活千年萬世,真正屬於你的愛情,也只有一次,惟一的一次,你在這惟一的一次裡燃燒,然後消亡。當然,愛情不會離開人間,但卻會離開你,回到它永恆的寂寞的等待中,去守侯另一個人的另一次燃燒。

所以,西湖的白蛇,才以千年修煉,化作一個叫白素貞的女子,於人間成就她無邊歲月中惟一的愛情,這份堅貞,可歎,亦可憐。因為,許仙只是凡人,他終會老去,白素貞以千年修行換來的,也只是一次短暫的燃燒,而自此以後清寂的湖底,碧水清天,夜夜思念,愛,無永生。故而傳說中的白蛇傳,也只寫到雷峰塔倒,那是人們對白蛇的顧念與憐惜,讓她永遠定格在情愛雙全的喜悅中。

其實,愛一個人,真的是件很寂寞的事情,沒有人會喜歡沒完沒了的寂寞,所以,心底裡,我們還是喜歡這樣的結局的。雖然,來去匆匆的愛情,總讓人懷有無盡的想念,但這種短暫,卻更符合人的本性與需求。我們無法想像一支永遠吸不完的煙,正如我們無法成就一場永遠熱烈的愛情,那不僅不可思議,違背常理,同樣,也讓人難以忍受。

所以,還是讓愛情寂寞下去吧,在靜靜的一隅,靜靜的等待一枚擦亮的火花,在燃燒的瞬間,它就像夾在你指間的那根香煙。


有一天,我最親愛的閨蜜Vivian分享給我這組芬蘭插畫家Inge Löök的《Old Ladies》系列,同時她留言說:親愛的我們要住同一個養老院哦!我回答她:必須的!   等我們都老去,你若想喝兩杯,我還會使出滿身的力氣告訴你:你這個老美女,奉陪到底!&nb...

  6月6日晚,吉林建築大學城建學院足球一名市場營銷大四學生,向戀愛三年的大學老師求婚,現場眾多學生圍觀祝福。 6月6日晚,在吉林建築大學城建學院足球場上,一名大四學生向戀愛了三年的大學女老師求婚,現場聚集了很多學生,最後男學生求婚成功。記者聯繫到了這名求婚的大學生小風(化名),他表示這件...

一個女人的幸福感往往與安全感是聯系在一起的。所以,一個男人,如果你能讓對方有安全感,那么你的感情就成功了大半。 很多時候男人們都沒有搞懂一件事情,女人要的就是安全感,所以她才肯跟著你,為你洗衣做飯,一輩子守在你身邊不離不棄。但是,安全感畢竟太虛無飄淼,可能不少男人又會郁悶——...

婆媳關係就真的那麼難處嗎?為什麼都不能用真心以誠相待?為什麼不能彼此多一點寬容呢?你現在是媳婦,將來也是要當婆婆啊!婆婆也是從媳婦過來的啊!為什麼非要先入為主的天敵呢?! (1)不要和婆婆爭老公。媽媽和媳婦一同落水的機率並不高,無論老公多麼愛你,你也無法替代她母親的分量。不要犯這種低級錯誤。 (2)...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