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情是一件相當寂寞的事,就像夾在指間的香煙,除卻燃燒的短短瞬間。它的來處,是不為人知的一隅。等待某根手指將它拈起,而它的去處,則是空茫的灰飛煙滅,如同生命的消亡,在逝去的那一刻,仍舊是寂寞。

若拋開表象不談,只論本質,愛情與香煙,基本上是相同的,例如:這兩者都需要一枚擦亮的火花,愛情的火花產生於相吸的異性之間,以科學的觀點來看,就是兩個互相作用而又截然相反的磁場於某個瞬間發生電磁反映,從而刺激荷爾蒙的分泌,最終導致兩個人或一個人的愛情。而香煙的花火,則是由火柴或打火機的作用產生的,同屬科學範疇,只不過換成了化學反應。

同樣,愛情與香煙也都有一個燃燒的過程,時間長短就看個人的造化與想法了。吸煙最好的辦法就是慢吐慢吸,細細品位。對待愛情的最好辦法,也是順其自然,不必強求。我們都很清楚,任何事物有開始必然會有結束。香煙如此,愛情也是如此,愛情的幻滅如同煙灰,終歸要跌落塵埃,了無痕跡。到那時,維繫兩個人的,無非是習慣與感情,甚至是義務與責任,但與愛情已然無關了。

愛情的到來,與買煙一樣,都是無法預知的。當你從街頭小販的攤上,或從金碧輝煌的商場,買回一包香煙時,你並不知道,哪一支會是你的愛情,或者,究竟是否有你的愛情。一如你在街上行走,或於某個溫暖的午後遐想時,你也並不知道,你會否點燃一根香煙。愛情的到來沒有任何先兆。在沒有預謀的情況下,你遭遇了愛情,或者,你點燃了一根香煙。

愛情與香煙,同樣的短暫。他們惟一的不同在於,你可以一根接著一根地吸煙,卻決不可能一次接著一次的享受愛情。即便你已經修煉成仙,能活千年萬世,真正屬於你的愛情,也只有一次,惟一的一次,你在這惟一的一次裡燃燒,然後消亡。當然,愛情不會離開人間,但卻會離開你,回到它永恆的寂寞的等待中,去守侯另一個人的另一次燃燒。

所以,西湖的白蛇,才以千年修煉,化作一個叫白素貞的女子,於人間成就她無邊歲月中惟一的愛情,這份堅貞,可歎,亦可憐。因為,許仙只是凡人,他終會老去,白素貞以千年修行換來的,也只是一次短暫的燃燒,而自此以後清寂的湖底,碧水清天,夜夜思念,愛,無永生。故而傳說中的白蛇傳,也只寫到雷峰塔倒,那是人們對白蛇的顧念與憐惜,讓她永遠定格在情愛雙全的喜悅中。

其實,愛一個人,真的是件很寂寞的事情,沒有人會喜歡沒完沒了的寂寞,所以,心底裡,我們還是喜歡這樣的結局的。雖然,來去匆匆的愛情,總讓人懷有無盡的想念,但這種短暫,卻更符合人的本性與需求。我們無法想像一支永遠吸不完的煙,正如我們無法成就一場永遠熱烈的愛情,那不僅不可思議,違背常理,同樣,也讓人難以忍受。

所以,還是讓愛情寂寞下去吧,在靜靜的一隅,靜靜的等待一枚擦亮的火花,在燃燒的瞬間,它就像夾在你指間的那根香煙。


值班的時候被叫起來導尿,在加護病房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但這次卻是個 女患者,「女病患尿不都是由護士負責的嗎?」我問。「抱歉,賴醫師,她的 很難導,要麻煩你一下,」護士滿臉歉意地說。 於是,我步入病房,床上躺著一位清秀的女病患,身旁則站著一個斯文的男士 。他一看到我就說:「醫師,對不起,三更半夜把你...

有位婦人走到屋外,看見前院坐著三位有著長白鬍鬚的老人。 她並不認識他們。 於是說: "我想我並不認識你們,不過你們應該餓了,請進來吃點東西吧。" "家裡的男主人在嗎?" 老人們問。 "不在" 婦人說: "他出去了。" "那我們不能進去。" 老人們回答說。 傍晚當她的丈夫回家後,婦人告訴丈夫事情的經過...

那夜,陌生老闆送她一碗麵 那晚,佳芬跟媽媽吵架之後什麼都沒帶,就隻身往外跑。 可是,走了一段路,佳芬發現,她身上竟然一毛都沒帶,連打電話銅板也沒有! 她走著走著,看到前面有個麵攤,香噴噴的,好想吃!可是,她沒錢! 過一陣子後,麵攤老闆看到佳芬還站在那邊,久久沒離去,就問? 「小姐,請問妳是不是要吃麵...

海可枯,石可爛,天可崩,地可裂,我愛你,生與死。有的時候我們都會想像著拋去一所謂的因果因素跟自己相愛的人談一次戀愛,但是除了電視和小說當中美好的愛情,好像在現實當中都都未成履行過這浪漫的誓言。當我們真正經歷過愛情,擁有過愛情之後才知道,什麼才是才是真正的愛情…… 記得小時...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