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戴珍珠項鍊的女兒|魅麗雜誌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戴珍珠項鍊的女兒

 

女兒的專注裡帶著寂寞,如維梅爾筆下的碧藍絲巾和少女臉上的光線變化,召喚著畫外的觀看人。死去的女兒召喚著媽媽:「媽,別再為我流眼淚了。」

 

 

她還不知道這只是一場夢,當獅子張開了嘴巴,甜蜜就將結束。

 

 

愛德華‧霍普般的月色,柔和如絲絨的沙丘上有少女甜睡,但獅子悄自靠近,如暗伏的威脅,腥臭氣息可聞。媽媽又想起了那個畫面,重複做著同一個夢。夢裡,睡著的是她的女兒,還戴著她最喜愛的那條珍珠項鍊。媽媽自然而然想靠近女兒,把女兒擁進懷裡。她還不知道這只是一場夢,當獅子張開了嘴巴,甜蜜就將結束。媽媽一再夢見女兒的五官流血,眼臉腫脹,嘴巴靜默,成為一場車禍的獵物。

戴珍珠項鍊的女兒|魅麗雜誌 

 

女兒的信物

媽媽的生命熱度

 

如果將肇事違規的車輛,想像成霍普畫中的獅子,那麼酒駕的司機是什麼呢?是凡人偽裝成死神的模樣嗎?媽媽接獲消息時,趕到醫院,見到急診室內的女兒,就是日後來到夢中的模樣了。醫生只是搖頭,連女兒的老師,那個全台灣人都認識的柯醫師,也挽救不了自己的學生,「她送醫院時,腦壓這麼高,唉……」柯醫師重重地嘆息。當愛德華霍普完成那幅畫,讓獅子的腳步悄悄靠近少女,畫家心中也必曾悄悄嘆氣,畫筆降低溫度到了冰點。

 

從此以後,媽媽的人生還會留下任何熱度嗎?她原本就是個陽光的人,如亨利‧摩爾的雕像會看見的光線。她牽著小小女兒到宜蘭老家附近的丘陵,曬陽光,唱著披頭四的老歌「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讀英文系,喜歡披頭四的媽媽把女兒的小名取做露西,卻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鑽石,在空中等著女兒摘取。天空依然是香草色,每個媽媽都想為女兒摘取天空的鑽石,以為前面等著的是甜蜜的果實。

 

女兒考上醫學院那天,母女高興得如在空中漫步,一下子忘記了怎麼走下來。那天,媽媽送給女兒一條珍珠項鍊,女兒開心地戴在脖子上,從此沒取下來過。那串珍珠項鍊,變成母女的信物。喜歡美術的媽媽,讀高中時喜歡荷蘭的維梅爾,美術史裡有一幅〈戴珍珠項鍊的少女〉,她好希望有人送她一條畫中少女的珍珠項鍊。但過完了自己的青春期,考上大學,談戀愛,短暫如煙花的婚姻,生下一個女兒,如同那樁婚姻的紀念品,再沒有人跟她提起過維梅爾。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74期 /11月號】

 

【《魅麗雜誌》官網;《魅麗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能夠無情的人才是最能夠愛妳的人, 這件事情大部份的人都不明瞭。 多愁善感是多情, 同悲同喜是任情, 為賦新詞強說愁卻是濫情,關於情我們真的所知不多, 我們總以為多情的人最能愛人, 但是卻不明白多情者,可能是最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情緒的人, ...

有一天,一個男孩對一個女孩說:“如果我只有一碗粥,我會把一半給我的母親,另一半給你。” 小女孩喜歡上了小男孩。那一年他12歲,她10歲。 過了十年,他們的村子被洪水淹沒了, 他不停地救人,有老人、有小孩、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惟獨沒有親自去救她。 當她被別人救出後,有人問他...

天底下的感情如果都能如此完美.那就不在有人傷心落淚ㄚ一個年青的日本男孩被迫從軍而與她的未婚妻分手在分手前,他們每次約會總約在某棵大樹下見面那男孩因為工作關係,每回總是遲到每次他遲到的第一句話都是靦腆的說:對不起,讓妳久等了但那女孩總是笑著對他說:還好,我也沒有到很久那男生起先以為是真的後來有一次他準...

男孩和女孩初戀的時候﹐男孩為女孩折了一千隻紙鶴﹐掛在女孩的房間裡。男孩對女孩說﹐這一千隻紙鶴﹐代表我一千份心意。那時候﹐男孩和女孩分分秒秒都在感受著戀愛的甜蜜和幸福。後來女孩漸漸疏遠了男孩。女孩結婚了,去了法國,去了無數次出現在她夢中的巴黎。女孩和男孩分手的時候﹐對男孩說﹐我們都必須正視現實﹐婚姻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