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許諾說:“我不知道是該恭喜你,還是和你打一架。”

杜牧輕笑:“別忘了我們的協議。我饒了你,你也得讓我順利娶到林楓。”



攝像機向女孩林楓轉動過來,林楓正露出職業性的微笑,身邊站的李小姐,卻將她推了開去,自己站在林楓原來站著的地方。

林楓有些自卑地立在了李小姐的身後,別看舞台上的她們一個個花枝招展,其實私下大家都明白有許多“潛規則”,李小姐是某富豪的小蜜,為了這次選秀早已一擲千金,主辦方也早已對媒體表明:給李小姐的鏡頭要多!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林楓知道自己的優勢並不多,雖然俏麗,身材也好,可是她的額角處有塊淡淡的疤痕,每次做造型的時候,她的造型師都要為她遮掩這處疤痕費神。而且,她出身平凡。因此這場選秀,雖然進入了複賽,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以走多遠。

好在許諾並沒有忘記她的存在,在採訪完別人以後,還是將攝像機對準了她,可是問出的問題卻令她有些難堪。

“林小姐,能不能說說這處疤痕是怎麼來的?”

林楓回憶起來,那還是小的時候,院子裡有個小孩太頑皮,站在高處向下面扔石頭,不小心扔到了她的額頭上……一時之間鮮血飛濺。男孩大驚失色,轉身爬向身後更高的水塔,然後在高處不停哭泣……

林楓嘴角流露出微笑,這麼多年過去了,自己從來不曾責備過他,雖然疤痕已經存在,但埋藏在發間誰都看不見。

“我想每個人都不是完美的,每個人都有瑕疵,不過,我承認,如果得了獎金,我會用來整形,將這處疤痕消掉。”



林楓和其他選秀佳麗排練完畢,回到化妝間卸妝,忽然,看到自己的桌子上有封信。

她疑惑地問化妝師:“這是誰送來的信?”

化妝師看了一眼,不經意地說:“不知道,大概是粉絲寄來的吧。”

林楓拆開信,裡面是電腦打印的字體,上面寫著:“你穿70B型號的內衣很性感。”

正好在此刻,一個快遞員走了進來,大聲問:“誰是林楓?請收包裹。”

林楓打開包裹,拿出東西,忽然尖叫起來……

林楓報警了。

杜牧警官來了,選秀節目他一般是不看的,看到那些女孩子們面對鏡頭搔首弄姿的模樣他就覺得反感。他給她留下了自己的號碼,告訴她,若有人再來騷擾,可以給他打電話。

第二天,杜牧發現報紙上有這樣一條新聞:《“疤痕小姐”收到狂熱粉絲內衣恐嚇》,打開網頁,一夜之間默默無聞的“疤痕小姐”竟然成為了話題人物。

杜牧的心裡不禁產生微微的憐憫,身為職業警察,他當然知道這絕對不是自我炒作,她的眼神裡的無助和驚慌,就算是一線明星也無法裝出來。

第三天,杜牧正在處理別的案件的時候,忽然收到了林楓的電話:“杜警官,你能不能來我這裡一下……”

杜牧趕到林楓所住的賓館房間時,正遇到許諾和攝像記者在房間裡不停拍攝。

一見到杜牧,林楓就急切地迎上前來,面容蒼白:“今天早上,我發現我住的賓館門口有雙鞋子……”她指了指一雙紅色的舊鞋:“是我前幾天排練的時候遺失的,沒想到,它現在竟然又出現了……”

許諾跟著走來,劈頭就問:“警官,你分析這是不是熟人所為?”

杜牧冷著臉,他將許諾和攝影記者趕了出去,說:“警察辦案,對不起,請迴避。”

等房間安靜下來,杜牧反客為主替驚魂未定的林楓泡了杯咖啡:“這房間裡就你一個人住嗎?昨天晚上可曾聽到什麼動靜?”杜牧沉穩地詢問。

林楓說:“和我同房的佳麗在昨天晚上的直播比賽時被淘汰了,她連夜離開了,所以房間裡是我一個人住……警官,你說我是不是該退出比賽……”

杜牧凝視著這個美麗的女孩,好奇地問:“你為什麼想參加這個選秀比賽呢?”

林楓信賴地回望著他,說:“我參加選秀比賽,是因為想獲得獎金……想去整容。”

杜牧嘆口氣:“我能理解你,不過,真正愛你的人,是不會介意你額角上的疤痕的。”

林楓點點頭說:“你說得對……只是,我去哪裡尋找不嫌棄我額角疤痕的男子呢?”

杜牧想了想,鼓起勇氣說:“如果方便的話,我請你吃飯吧……”他羞澀地補充一句:“或許通過聊天,還可以發現別的線索。”

那一刻,杜牧的心裡也是柔腸百結,28歲俊朗的警官,出身良好,一直是許多女孩愛慕的對象,可是他一直在等待。直到遇到林楓。他就覺得自己的內心某處已經被觸動了……

原來,愛情是悄無聲息毫無預兆的。

翌日,網站上又出現各種各樣針對“疤痕小姐”的新聞,說她自己製造事端,故意將鞋子扔到門口,是自己製造出了一個“隱形粉絲”,評論或辛辣或詆毀,不一而足。甚至有人“人肉”“疤痕小姐”,說她如此熱衷於炒作自己,是因為背後有一個智囊團,而提供給智囊團這筆經費的,就是​​她的爸爸——一​​家大型房產公司的董事長、大名鼎鼎的企業家。



林楓半臥在床榻上,坐在她對面的杜牧也沉默無言。

別的選手都去排練了,林楓是以配合警方調查作為藉口才逃避的。

桌子上,擺了“粉絲”再次寄來的“禮物”:林楓的側影照片。

杜牧拉開窗簾,目光犀利地眺望著對面的小戶型高樓,毫無疑問,是“隱形粉絲”從對面的窗戶裡拍下來的。要拍下這些並不難,這個問題的關鍵所在是對方對林楓的情況了解得很透徹,連她住在哪間房都一清二楚。

“你是不是得罪了哪些人?”杜牧耐心地詢問。

林楓搖搖頭:“這裡的比賽很殘酷,但我不是奪冠人選,誰會當我是假想敵呢?”

“不一定,你這麼漂亮,還這麼清純,你在她們中真的很特別。”杜牧脫口而出。

林楓一怔,瞥了杜牧一眼,臉微微地紅了。

“我不想再過這樣擔驚受怕的生活,我想退出比賽。”林楓柔弱地說。

杜牧搖搖頭:“退出比賽,就承認了所有的事情是你自己製造的,你可以失敗但不可以背著黑鍋離開。”

他打開筆記本,說:“來,現在去你的博客裡澄清事實。”

沒有想到,鋪天蓋地的罵名竟然為林楓帶來了超高的人氣,人們一邊笑罵著“疤痕小姐”自己製造噱頭,還不要臉地在博客上替自己申辯。成為了話題人物的林楓當然不會成為舉辦方輕易淘汰的對象,就這樣,林楓進入了總決賽。

在最後一場比賽時,會播放每位選手的MV。輪到林楓了:首先映入人們眼簾的,是一處普通平凡的小屋,漂亮的林楓摟著爸爸的脖子在撒嬌:“爸爸,你都這麼老了,白頭髮這麼多了,不要去炸油條了……”

滿場嘩然!原來,林楓的爸爸竟然是賣油條的小販,哪裡是什麼有背景的董事長企業家?

鏡頭一一掃過炸油條的大鍋,掃過林楓爸爸媽媽的白髮……這麼清純可愛的女孩,原來卻是正宗草根。

投票結束,選美皇后的王冠毫無懸念戴在了話題女王林楓的頭上。



“你為什麼要那麼做?”林楓找到杜牧,將王冠扔到杜牧的身上:“我如此信賴你,帶你去見我的父母,你卻偷偷拍了下來,瞞著我在電視台播放。”

杜牧沉穩地凝視著林楓,拉開她的包,裡面擺放了治療抑鬱症的藥物:“我只想讓你恢復快樂。”因為這處不美的疤痕,愛美的林楓一直患有抑鬱症,參加選秀比賽也是為了找回那點可憐的自信。

林楓依偎在杜牧的懷裡,眼裡已經滿滿都是淚:“這些年來……我真的不開心……額角上的疤痕讓我寢食難安,我想整容……可是我沒有錢……你看,我在你面前毫無秘密,你是否還會愛我?”

杜牧吻著她嫣紅的嘴唇,問:“那麼,這些年來,你是否後悔過當初爬上水塔搭救那個闖禍的小孩呢?因為他你耽誤了醫療自己的時間。”

林楓搖搖頭:“不……我不後悔,我怎麼能自私到只顧自己的安危而對別人的生命置之不理呢?”

杜牧說:“這就是我會一輩子愛你的原因。”他深深吻了下去。

手裡拿著紅色請帖,許諾說:“我不知道是該恭喜你,還是和你打一架。”

杜牧輕笑:“別忘了我們的協議。我饒了你,你也得讓我順利娶到林楓。”

其實在林楓的舊鞋擺在房間門口那一次,杜牧就已經懷疑了是熟人所為,因為賓館的監控錄像裡並沒有發現當晚有可疑人物出現,那隻能說明那個人並沒有離開賓館。

而透過玻璃遠程拍下林楓側影的技術,也說明這個人有很強的攝影能力。就這樣,杜牧輕易就將目標鎖在了身為攝影家的、同時尾隨選秀選手的電視台記者許諾的身上。

沒有人知道,許諾心底深處等了林楓有多少年。

他們是一個院子的鄰居,只是許諾是高乾子弟,而林楓家裡卻貧窮。當年他無意中拿石頭砸中了林楓的額頭,因為害怕爬上高塔,是林楓不顧自己滿臉鮮血將他救了下來。

林家後來搬走了,一直沒有再見面。直到這次選秀比賽,許諾一眼見到了林楓就將她認了出來。

為了讓林楓贏得比賽,身為資深娛樂記者的他當然知道如何炒作,首先要讓林楓成為“話題人物”,當所有流言蜚語的真相被揭穿時,平凡女孩林楓就將贏得大多數人的欣賞和同情。

他要讓林楓拿到這筆獎金從而告別瑕疵,做一個快樂女孩。

杜牧看著許諾的房間裡,貼滿了林楓的照片。

許諾沒有說,而杜牧卻明白,如果不是自己出現,許諾一定會從暗處走出來。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現代人都把愛情當奢侈品,認為這只存在童話裡,過去人的單純被現代人說成是可恥的,過去的貞操被看得比命珍貴,現在到了熟齡若還是處,竟成了無能的笑談。是社會變化太快還是我的思想太慢,我的眼睛裡看到的各個場所裡的男人,淺薄,虛偽居多。誠然,我堅信世上並不乏堅毅專情的男人,這跟遇見這個詞有關,更跟女人的造化有...

1、我在沙發上看電視,老婆裹著浴巾坐到我腿上,風情萬種地說:“大爺,你就要了小女子吧?”我故意坐懷不亂:“不要不要,大爺我今天身上沒錢!”老婆:“什麼錢不錢的,只要讓小女子爽了就行,事後補個欠條吧!”我暈~~~~~這事還有欠賬...

1、打什麼都別打女人,打了,你就什麼理由都沒有了。   2、傷什麼都別傷心愛人的心,傷了,你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3、不要用女朋友的數量來顯示你的魅力,你完全可以用事業和顧家好男人來展示你的優秀。 4、學會幫女人做家務,一個回家就只是躺在沙發上等待老婆開飯的男人,會讓婚姻生活淡的比白開水還...

圖片:被判刑的年輕女子(電視截圖) 人民網芝加哥7月26日電美國佛羅里達女子Jennifer Helen Richmond最近被法院判處三年徒刑。她承認自己參與“高端賣淫”活動。這名女子年僅22歲,自稱年薪50萬美元,不過,此人拒絕透露藏錢的地方。 過去五到八年間,一個名叫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