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堅信不浪漫是浪漫的。搞浪漫,就像加辣椒。辣椒多了,奪走食物的原味,或是食物壞了也吃不出來。更糟的是,辣椒多了,嘴辣麻了,下次碰到清純的美味,就再也體會不出來。 

科學家研究,愛情只是兩人腦中化學物質的交互作用。這種作用從十八個月起慢慢減退,三年後消失無蹤。

這其實是好消息!三年內靠化學,三年後靠美學。三年內靠愛,三年後靠情。

愛要做,情要調。愛的製造,需要翻天覆地。情的累積,可以風平浪靜。情像一滴滴過濾出來的咖啡,不fancy,但有一種苦盡甘來的美味。

所以當我耍過所有的浪漫招術,才發覺絕招在於好好相處。與其每年搞一個轟轟烈烈的紀念日,不如每一天做一個便當給她吃。最好的情人應該是吧台後的咖啡師傅,不是山頂上的武林盟主。

白色情人節要幹什麼?送玫瑰?唱情歌?看夜景?吃大餐?也許情人只在乎你的出現及陪伴,不需要你講笑話或轉餐盤。馬戲表演,你一年頂多看一次。整點新聞,你每小時收聽。煙火演出,可以照亮旁觀的路人。燭光晚餐,才能照亮彼此的眼睛。最浪漫的招術非常簡單,卻逐漸失傳。它叫作專心。與其在五星級飯店不斷接手機,看夜景時和一百對其他情侶擠,不如歸去,讓世界縮小到我和你。

不用辣椒,可以體會到食物的原味。不耍浪漫,可以逼我們掏出真心。當我們不再戰戰兢兢地營造浪漫氣氛,愛情,像開花一樣,回眸一笑就綻放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們終於搬進了新居,所以送走了最後一批前來祝賀的朋友後,我與妻子便重重地躺在沙發上,眼望著天花板出神,遙想今後的日子,自有一番甜蜜湧上心頭。忽然,門鈴響了。這麼晚了還有客人?忙起身開門,門外站著兩位不認識的儒雅的中年男女,看上去是一對夫妻。在疑惑中,那男子介紹他們是一樓的住戶,姓李...

最近我去見一位老業主,過去我替他設計了多家旅館,一家比一家繁複華麗。後來他生了一場大病,到美國住了十年,現又回台北,他說他的觀念完全改變了,過去他經營的旅館,設計是用「加法」,現在是要求用「減法」,一家比一家精簡,不只成本低,回收快,且整理方便,生意更好。「減法」的設計,我們學建築的早就知道「les...

山上有兩個寺院:A寺院和B寺院,A寺院的僧眾不和合,整天吵架,因此大家生活都很艱苦;而B寺院僧眾很和諧,所以過得很和樂。有一天,A寺院的住持發現了,就派人去打聽:他們為什麼能過得這麼幸福快樂?沒想到B寺院的一位小沙彌回答:「我們很快樂,是因為我們常犯錯。」住持聽了就更迷惑。就請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打...

多年前,一位剛從越戰歸來的美國士兵,在舊金山打了長途電話給父母,向思念已久的父母報平安。的確能從慘烈的越戰中倖免於死,平安回來真是幸運極了,這士兵的父母再聽到兒子的電話時,更是滿臉淚水,衷心感謝上帝的庇佑。 「爸,我很快就會到家,可是我有個請求,不知道可不可以?」這士兵在電話中說到:「我想帶一個朋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