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都是說謊家
尼采說過,謊言乃是「人類可怖及可疑特徵的一個部分」,因而它遂成為「生命中的必要」;而「謊言中最多的是說給自己聽的,其次才是欺騙別人。」


謊言充斥。沙特的情人第一代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雖然主張女性自主,但新出土的信件,顯示她和另一個美國作家談起戀愛來,卻完全是標準小女人的姿態。於是,有人高興的說這是她不一致的謊言。西蒙波娃說一套,但做的則是另一套,但比起其他更多更大的謊言,這其實根本算不上什麼。人生海海,她小女人般的謊言不妨視為一則名人的「八卦」。在不完美也無可奈何的世界裡,又有誰能免於說謊﹖

沒有人能逃脫說謊。說謊是語言人生的基本構成之一。因此,昔日的浪漫詩人布朗寧遂說道:「如同手之於手套,糖漿之於舌頭,說謊者發現他所說的謊早已存在,而人對謊言真是愛好。」人世間有太多事可做不可說,有太多不喜歡的事卻又非表示喜歡不可,正因為有了虛偽、掩飾、否認、背叛、謀略,說謊才得以寄棲於它們中間。

或許由於古代的人際關係簡單,因而說謊較少,說謊遂變成一種惡罪。但到八世紀以後,除非過分邪惡的說謊,它已不再那麼被人追究。而政治的謊言,「水門案」算是高峰,儘管後來的政治說謊並未減少,但人們卻似乎已對它更能原諒。說謊者在被發現後只要能說聲抱歉,可能就會被寬恕。這是人類的道德標準在降級嗎﹖我們並不知道。但在每個人都難免小奸小壞的時代,寬恕別人說謊,也未嘗沒有藉著寬恕別人而寬恕自己的含意。 

我們都常常在說謊,不說謊的世界將透明到沒有複雜和歧義,一切將只剩下單調冰冷的三段論式語言。大人為了某些不便告知小孩的事而說謊;政客為了顏面也常說謊;夫妻情侶則因欲望造成的脆弱,而常藉說謊來掩飾背叛;有時候人們還必須明知其假的說著白色的謊言。生命的複雜與脆弱,欲望的勾引和煽惑,謊言存在於曖昧中。


懷孕的時候,無論妳是臉圓得像飛盤還是屁股大到可以打麻將,大家都還是會秉持著不要刺激孕婦的心態直對妳說:「妳怎麼都沒胖?臉跟四肢還是好瘦耶!」 相信這些鬼話妳就完了!! 妳以為生完孩子真的只是少顆肚子,馬上就能穿回以前的緊身牛仔褲嗎?少了肚子的遮掩,產後妳那寬闊無際的背和毫無區隔的腰,仍像懷孕4個月的...

文/高寶書版作者/崔正 (圖片翻攝自網路) Q24要怎麼接近曾經在感情上受過傷的女人? A 前面提過要怎麼接近父母離異的男生,事實上,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有異曲同工之妙。面對這種受過傷害的人,其實沒有所謂的捷徑,因為必須長期走下去,你要先做好長期抗戰也不嫌煩的心理準備,並且堅持下去。 先要有一些行動增加...

她二十六歲生日隔天,太陽已斜斜照入屋內,她才慵倦地下床。 母親從市場買蔬果回來,汗涔涔地。她拉開凍櫃,拿出昨夜結凍的豬蹄,一口一口吃起來。母親搖頭、嘆氣,一把搶過來,口中罵說:「要死啦!中午了才起床,醒來就吃豬腳凍,不怕長肥了嗎?」 母親的焦慮像洪水,幾乎淹沒了她的生活。這一兩年,周邊往來的朋友陸續...

當你們問我有關「該不該」或「要不要」,又或者「是不是」…等等之類的問題,通常我是不會給任何答案的,因為你們心裡頭,早就有了答案,會問出口不外乎是得到別人的認同、支持,或者自己不敢面對自己的答案,怕「賭」輸了就錯過一切。其實做任何的決定,都是有「賭注」成份存在的,就像你手上拿了十五、十六...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