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都是說謊家
尼采說過,謊言乃是「人類可怖及可疑特徵的一個部分」,因而它遂成為「生命中的必要」;而「謊言中最多的是說給自己聽的,其次才是欺騙別人。」


謊言充斥。沙特的情人第一代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雖然主張女性自主,但新出土的信件,顯示她和另一個美國作家談起戀愛來,卻完全是標準小女人的姿態。於是,有人高興的說這是她不一致的謊言。西蒙波娃說一套,但做的則是另一套,但比起其他更多更大的謊言,這其實根本算不上什麼。人生海海,她小女人般的謊言不妨視為一則名人的「八卦」。在不完美也無可奈何的世界裡,又有誰能免於說謊﹖

沒有人能逃脫說謊。說謊是語言人生的基本構成之一。因此,昔日的浪漫詩人布朗寧遂說道:「如同手之於手套,糖漿之於舌頭,說謊者發現他所說的謊早已存在,而人對謊言真是愛好。」人世間有太多事可做不可說,有太多不喜歡的事卻又非表示喜歡不可,正因為有了虛偽、掩飾、否認、背叛、謀略,說謊才得以寄棲於它們中間。

或許由於古代的人際關係簡單,因而說謊較少,說謊遂變成一種惡罪。但到八世紀以後,除非過分邪惡的說謊,它已不再那麼被人追究。而政治的謊言,「水門案」算是高峰,儘管後來的政治說謊並未減少,但人們卻似乎已對它更能原諒。說謊者在被發現後只要能說聲抱歉,可能就會被寬恕。這是人類的道德標準在降級嗎﹖我們並不知道。但在每個人都難免小奸小壞的時代,寬恕別人說謊,也未嘗沒有藉著寬恕別人而寬恕自己的含意。 

我們都常常在說謊,不說謊的世界將透明到沒有複雜和歧義,一切將只剩下單調冰冷的三段論式語言。大人為了某些不便告知小孩的事而說謊;政客為了顏面也常說謊;夫妻情侶則因欲望造成的脆弱,而常藉說謊來掩飾背叛;有時候人們還必須明知其假的說著白色的謊言。生命的複雜與脆弱,欲望的勾引和煽惑,謊言存在於曖昧中。


兩個可能彼此相愛、喜歡的人,但是,又不屬於友情、愛情、親情中的任何一種,彼此不能成為男女朋友,只能做個特別的朋友……也許是為了朋友之間的義氣,不能歸屬。也許是為了顧及家人的意見,不能歸位。也許是為了自己的前程,不能承諾。也許是相遇太早,還不懂得珍惜對方。也許是相遇太晚,彼...

有個七十歲的日本老先生,拿了一幅祖傳的珍貴名畫上節目,要求「開運鑑定團」的專家鑑定。他說,他的父親說這是名家所繪價值數百萬元的寶物,他總是戰戰兢兢的保護者。由於自己不懂藝術,因而想請專家鑑定畫的價值。結果揭曉,專家認為它是膺品。連一萬日圓都不值。主持人問老先生:你一定很難過吧?來自鄉下的老先生,臉...

曖昧時,會有人時時關心我在哪在幹嘛。愛情時,關心成了一種習慣性的問候。曖昧時,會有人幼稚的嚷嚷著說要保護我。愛情時,只有那句乏味無力的我愛你。曖昧時,會有人因為找不到我而著急要死。愛情時,我一整天不出現也不會有半個短信。曖昧時,更多的是歡樂的笑話。愛情時,更多的是無奈的謊言。曖昧時,不用提心吊膽過...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會發現自己有時幼稚的像個兒童。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才知道原來一個人可以如此的去想念另一個人。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自己的不良愛好會因為對方的不喜歡而終止。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會比以前更加奮鬥,把壓力當成動力。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奇怪的變的很乖...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