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再幸福一年,好嗎?◎肆一

一個男人的告白:「先不要管我會不會愛妳一輩子,先過了今年再說。」

後來的妳,比起「愛」這個詞彙,更喜歡的是「幸福」。因為只有愛不表示一定可以幸福,但幸福了就一定包含著愛,幸福的前提是愛。

談戀愛的人,若說不求永遠,是騙人的。沒有人會想要一段在開始就註定只有火光片刻的關係,雖然愛情往往不由人,但要是可以選擇,每個人會想要的都是一輩子的伴侶,而不是當某個誰過度時期的陪伴,然後待時間一到就歸還。但是,永遠光想就太遠,常常還沒抵達就叫人精疲力盡、滿身傷痕,然後嚷著自此不要再愛。

因為,永遠是一種完美,而人,離完美很遠。

就因為沒有人是完美的,所以完美的感情也不存在。因此拚了命去尋找不存在的東西,註定會失敗,最終消耗的只是兩個人的情分而已。妳追求過永遠,所以很清楚。當時的妳對於未來有許多的想像,愛情應該這樣、生活應該怎樣,妳在腦中描繪出形狀,然後套在妳跟他身上,以為,這是通往未來的唯一道路。但後來卻發現,未來還沒有來,失去就已經先跑在前頭。他一聲不響在中途就岔開,只剩下妳一個人走在永遠上頭。

當時妳怎樣也不懂,妳如此努力為彼此的將來費心勞力,為何他要離開?妳做了這麼多、思考得這麼仔細,都是為了妳跟他。妳很周詳,但卻忘了愛情卻規劃不來;妳很嚴謹,但唯一沒想到的就是他會離開。一直以來,妳太專注於永遠,卻忘了眼前的當下。就像是一趟旅行,妳做了很多的功課,知道哪裡好玩好吃,但卻忘了要享受沿途風景。

而所謂的「未來」,其實是用無數過個「當下」累積而成的。

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妳也才理解,原來通往永遠的道路有很多條,幸福的方式也有許多種,但不變的卻是需要另一雙牽著自己的手才行。跟著到那時候妳也才懂,妳一直以為的「永遠」,其實只是「妳的永遠」,從來都不包含他。永遠只是妳對未來的偏執,因為永遠並沒有一定的樣式,也沒有非要怎樣不可,只要能彼此相依就足夠。

原來、原來,天堂指的是兩個人與兩顆心。

於是,後來的妳不再計較他偶爾會犯錯、就是記不住你們的交往紀念日,因為妳知道自己也不完美,但重要的卻是你們如何看待過錯。任何事都是一體兩面,可以是阻隔的障礙,但卻也可以是屬於前進的想像。愛情也相同。在愛裡頭更沒有原諒,只有包容。

兩個人在一起,就是一種退讓,但這種讓步並不表示了自己的妥協,而比較像是預備跳躍之前的屈身,這是一種準備,隨時要往更高、更好的地方去而做的練習。妳才終於明瞭,原來你們身上的缺點其實都是一種讓你們更愛彼此的習作,因為愛,所以才能夠包容。妳不再要求完美,而是追求兩個人如何能過得更好。

最後妳才發現,當自己放棄追求永遠時,永遠反而離自己最近。

所以,妳想說,讓我們再幸福一年,就這一年,不長不短,不要貪心,然後過了這一年、就會有下一年、接著再下一年……每過一年就會更接近未來一點,或許有天就會抵達永遠。但在此之前,我們先盡最大的努力,去愛過這一年,這樣就很好。

親愛的,我們再讓彼此幸福一年,好嗎?

 

※本文出處:請按此

 

我們再幸福一年,好嗎?◎肆一

肆一/男人,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
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

為「姊妹淘」駐站作家、「法蝶生活館 La Fatt'e」專欄作家、ETtoday名家、BRAND 名牌誌名家、「智邦」專欄作家。

如果天上的雲彩不美麗,我不會不幸福,因為還有白白的雲朵;如果天上的星星不出現,我不會不幸福,因為還有寧靜的夜空;如果湖泊波瀾不驚,我不會不幸福,因為還有平靜的湖面。幸福的源泉在哪裡?是金錢的滿足還是家庭的美滿,還是與親人的天倫之樂?我對幸福曾經奢望太多,但整天遊紉與社會與家庭的交響曲中,我漸漸發現幸...

孔君竹是位設計師,設計師這行業競爭非常激烈,好在孔君竹和同事們關係融洽,所以壓力不是很大。就連一向“冷血無情”的王總也似乎看孔君竹越來越順眼。快上班了,電梯門將要關上時,王總突然躥進來。用“躥”這個詞絕對不誇張,他那個動作實在很敏捷。當王總見電梯里站著...

生長在非洲荒漠地帶的依米花,默默無聞,少有人注意過它。許多旅人以為它只是一株草而已。但是,它會在一生中的某個清晨突然綻放出美麗的花朵。 那是無比絢麗的一朵花,似乎要佔盡人世間所有色彩一樣。它的花瓣兒呈蓮葉狀兒,每瓣自成一色:紅、白、黃、藍,與非洲大地上空的毒日爭艷。 但是,它的花期很短,最多只有兩天...

甘地夫人:「世上有兩種人:一種人做事;另一種人邀功。我要試著做第一種人,因為這類的人比較沒有競爭對手。」 據說,奧地利的布魯克居住在貧困的鄉間,母親早年去世,父親後來工作受傷,無力繼續支撐家庭,加上兩個需要扶養的年幼弟弟,家裡的重擔頓時成了布魯克的重責大任。 一天,一位顧客匆忙拿了一雙鞋底壞掉的皮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