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高中時候第一次遇到E小姐,她梳著那種可以被稱為非主流的髮型,耳朵上戴著五個耳釘,坐在我的前面。E小姐的形象,在當時沒有見過“不良少女”的我們眼裡,實在是酷炫到不行。由於座位離得近,課間的時候我們前後四個人經常在一起聊天,有時候也經常說到未來,誰會先結婚,誰會先生孩子,順便再吐槽一下彼此對於男朋友的要求。

“我肯定不會結婚的,沒這個打算。”E小姐很酷地說,一臉的“不婚主義者”的樣子。
“少來,一般說不結婚的肯定都是最早結婚的。”我們三個異口同聲地說。
我不是想結婚了,我只是想嫁給你!
E小姐很漂亮,脾氣又好,那時經常做三明治給我們吃。追她的人從來都不少,只是她都不喜歡。當時覺得反正年輕,還有大把的時光,再說課業繁重,也無暇顧及那些事。不過有男生給E小姐表白,我們還是很興奮的。高中女生往往無所事事,除了做作業就是扯八卦。這個帥那個醜,誰又對誰有好感,甚至還有什麼“二女爭夫”,喜聞樂見。
高二的時候,E先生出現了。其實E先生一直都和我們一個班,坐在E小姐的前面,平時也不怎麼和我們說話,如果不是他對E小姐表白,那麼多年以後的今天,他僅僅就是畢業照上的一個人臉,可能連名字都被我們忘到了九霄雲外。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那麼多前仆後繼的追求者中只有E先生成功了,我們自然也不知道為什麼E小姐偏偏就選中了他。不過這麼多年過去,兩個人還是好得如膠似漆,羨煞旁人。
高考之後,E先生和E小姐考進了同一個城市兩端的兩所大學,路程大概需要2個半小時,地鐵倒公交再倒小巴,最後還要靠步行。E先生心疼E小姐,總是自己跑去看她。雙休日兩個人也總是黏在一起。每次出去吃飯,總是挑E小姐愛吃的店。見過所有家長,她為他洗手做羹湯,他為她花盡心思,他們的默契在互相相望的一眼,在不需言語的每一個分秒間。

想來想去,似乎也沒有什麼很特別的驚天動地的事情可以拿出來寫,只能說,一切都在不言中。
仔細算算,兩個人在一起已經快要五年。想到當初他們在一起一年的時候,問起E小姐有沒有結婚的打算,她總是說“到三十歲再說”,過了幾年,便改口成了“25吧”,如今問起她,她的口吻已經成了“你不來我的婚禮我掐死你”,儼然一副畢業結婚,待嫁新娘的甜蜜模樣。

當初俐落的短髮,早留成了黑長直,穿著白色的毛衣坐在那裡,眉目恍然如畫。
如果當初E小姐遇到的不是E先生,那這個故事又會怎樣呢?世間之事,真的不過都是機緣巧合。讓E小姐開始打算結婚的,並不是家里人的催促,老人的期盼,而是E先生這個人。
很多人都說,還沒有準備好結婚,也許欠準備的不是心情,而是一個讓你確定下來的人。一個你不介意在他面前展露不完美一面的人,同樣,也是一個讓你準備好接受他的不完美的人。

想想這世上的很多事,都是這樣,結婚和做菜也差不多,時候不到,火候不到,有再好的食材,也做不了好菜。那個人不出現,或是出現了你們不願意去磨合包容,縱是郎才女貌,也勉強不來婚姻。
一直都覺得在看過的所有名家說的情話中,最美的還是錢鍾書老先生的那句:在遇到她以前,我從未想過結婚的事,和她在一起那麼多年,從未後悔過娶她,也再未想過其他人。


錢鍾書遇到了楊絳,沈從文遇到了張兆和,三毛遇到了荷西,E先生遇到了E小姐。
而我,遇到了你。
“春天來了,你也想結婚了嗎?”
“我不是想結婚,我只是想嫁給你。”

 

剛搬進這個房子的那天,她整理完全部的東西,最後拿出一個非常精緻的玻璃瓶,對他說道:“親愛的,3個月內,你讓我每哭一次,我就往裡面加一滴水,代表我的眼淚。要是它滿了,我就收拾我的東西離開這房子。”男人不以為然,有點納悶:“你們女人也太神經質了吧!就這麼不信任我麼,那...

他跟她在一起3年,她精心呵護著他的一切,甚至每天他的牙膏都是她為他擠好,皮鞋必定是她晚上幫他擦好。只有一點,她幾乎從不下廚,即便是下廚也是從超市買速凍食品,吃起來索然無味。於是,漸漸地他練就了一手好的廚藝,因為他看到她吃自己做的菜,一副享受的表情,他就覺得很幸福。 後來為了有更好的發展,他開始拼命...

結婚多年她才發現,當初的山盟海誓已經被冗長的婚姻折磨殆盡。 最近,他更是讓她難以忍受,辭職之後開了一家五金店,本來想著做點小買賣不需要過多繁瑣,卻不料,錢沒賺著多少,他的應酬卻與日俱增,連續三五天不回家吃飯倒成了家常飯。別說孩子,就連老人生病都是她一個人在醫院照顧,本來也是有工作的,卻因為照料家裡...

傍晚,我坐在車裡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立交橋下面一個急匆匆行走的身影讓我心中一動。他很像我失去聯繫很久的一個朋友,於是我花了幾分鐘時間回想了與那個朋友有關的一些事。很奇怪,我看到的全是自己,我看到我自己十八歲的樣子:永遠背著雙肩背包,低著頭快步行走,永遠不肯穿面料柔軟、色彩鮮豔的衣裳,不愛笑,也不喜歡...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