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高中時候第一次遇到E小姐,她梳著那種可以被稱為非主流的髮型,耳朵上戴著五個耳釘,坐在我的前面。E小姐的形象,在當時沒有見過“不良少女”的我們眼裡,實在是酷炫到不行。由於座位離得近,課間的時候我們前後四個人經常在一起聊天,有時候也經常說到未來,誰會先結婚,誰會先生孩子,順便再吐槽一下彼此對於男朋友的要求。

“我肯定不會結婚的,沒這個打算。”E小姐很酷地說,一臉的“不婚主義者”的樣子。
“少來,一般說不結婚的肯定都是最早結婚的。”我們三個異口同聲地說。
我不是想結婚了,我只是想嫁給你!
E小姐很漂亮,脾氣又好,那時經常做三明治給我們吃。追她的人從來都不少,只是她都不喜歡。當時覺得反正年輕,還有大把的時光,再說課業繁重,也無暇顧及那些事。不過有男生給E小姐表白,我們還是很興奮的。高中女生往往無所事事,除了做作業就是扯八卦。這個帥那個醜,誰又對誰有好感,甚至還有什麼“二女爭夫”,喜聞樂見。
高二的時候,E先生出現了。其實E先生一直都和我們一個班,坐在E小姐的前面,平時也不怎麼和我們說話,如果不是他對E小姐表白,那麼多年以後的今天,他僅僅就是畢業照上的一個人臉,可能連名字都被我們忘到了九霄雲外。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那麼多前仆後繼的追求者中只有E先生成功了,我們自然也不知道為什麼E小姐偏偏就選中了他。不過這麼多年過去,兩個人還是好得如膠似漆,羨煞旁人。
高考之後,E先生和E小姐考進了同一個城市兩端的兩所大學,路程大概需要2個半小時,地鐵倒公交再倒小巴,最後還要靠步行。E先生心疼E小姐,總是自己跑去看她。雙休日兩個人也總是黏在一起。每次出去吃飯,總是挑E小姐愛吃的店。見過所有家長,她為他洗手做羹湯,他為她花盡心思,他們的默契在互相相望的一眼,在不需言語的每一個分秒間。

想來想去,似乎也沒有什麼很特別的驚天動地的事情可以拿出來寫,只能說,一切都在不言中。
仔細算算,兩個人在一起已經快要五年。想到當初他們在一起一年的時候,問起E小姐有沒有結婚的打算,她總是說“到三十歲再說”,過了幾年,便改口成了“25吧”,如今問起她,她的口吻已經成了“你不來我的婚禮我掐死你”,儼然一副畢業結婚,待嫁新娘的甜蜜模樣。

當初俐落的短髮,早留成了黑長直,穿著白色的毛衣坐在那裡,眉目恍然如畫。
如果當初E小姐遇到的不是E先生,那這個故事又會怎樣呢?世間之事,真的不過都是機緣巧合。讓E小姐開始打算結婚的,並不是家里人的催促,老人的期盼,而是E先生這個人。
很多人都說,還沒有準備好結婚,也許欠準備的不是心情,而是一個讓你確定下來的人。一個你不介意在他面前展露不完美一面的人,同樣,也是一個讓你準備好接受他的不完美的人。

想想這世上的很多事,都是這樣,結婚和做菜也差不多,時候不到,火候不到,有再好的食材,也做不了好菜。那個人不出現,或是出現了你們不願意去磨合包容,縱是郎才女貌,也勉強不來婚姻。
一直都覺得在看過的所有名家說的情話中,最美的還是錢鍾書老先生的那句:在遇到她以前,我從未想過結婚的事,和她在一起那麼多年,從未後悔過娶她,也再未想過其他人。


錢鍾書遇到了楊絳,沈從文遇到了張兆和,三毛遇到了荷西,E先生遇到了E小姐。
而我,遇到了你。
“春天來了,你也想結婚了嗎?”
“我不是想結婚,我只是想嫁給你。”

 

    1、女裝的釦子在左邊,男裝的在右邊。大部分都是。   2、被瘋狗追的時候要拐彎跑因為瘋狗是不會拐彎的   3、指著高處對某人說“快看”,某人順著看上去時嘴巴會張開   4、土豆在被削皮的時候會尖叫,只不過其聲波極其微弱...

    ▌和朋友聊天,突發奇想:如果將婚姻法改一改,將終身的婚姻,改為五年之約。每一場婚姻只有五年,五年到了,彼此的承諾便子虛烏有。有想繼續婚姻的,可再簽一個五年之約,不想繼續的,也不用沸沸揚揚鬧上法庭,原先的婚姻自然化為廢紙。果真如此,這樣的婚姻會如何?朋友們聽了興奮不已。 &...

台灣氣候潮濕,尤其到梅雨時節,整天細雨紛飛,滴滴答答, 每天光是想穿什麼鞋上班,就傷透腦筋。 只用一雙雨靴穿遍整個梅雨季真的可行嗎? 有沒有其他不讓腳溼的雨季時尚穿搭? 造型師陳璧君親自示範,帶來不一樣的雨天風景。 文╱Grace 圖╱JO MALONE      梅雨...

  她說今天不談愛人,話裡行間,仍滿溢愛。 「我是一個充滿愛的人,總有太多太多愛,想要給出去。」 這天的富錦街,熱情的溫度燃燒著, 金黃色陽光穿透許瑋甯的理性, 落在了她心裡細膩感性的,愛的私步道。 採訪&文/Dulcie‧執行/Shelly‧協力執行/Leona‧妝/楊妤羚‧髮/馬宗毅‧...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