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風從很遠的地方吹來,窗外的梧桐樹又在落葉了,一片一片洋洋灑灑地飄零在這個秋天的半空中,最終還是得落在大地上。我的心卻飄浮在空氣中不上不下,想念雯雯,想念黑妹,想自己,最後卻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陽光灑在臉上,記憶在陽光下閃光。

彷彿是很久遠的事情了,那個時候我正在初戀,正在用我十八歲的青春填補著心靈的空虛。我瘋狂地愛上了一個黑得發亮的女孩子,說不清楚到底愛她什麼,只知道很愛很愛她。我時常和雯雯打電話,和雯雯聊我的黑公主。雯雯總是默不做聲地聽我講話。有一天,我在電話裡問她:雯雯,你覺得黑妹怎樣?雯雯沉默了會兒,然後用了一個很誇張的比擬:我覺得她像聖女貞德。於是我便覺得她像聖女貞德了,很聖潔的聖女,但不是貞德,是黑妹。

那個時候,雯雯也在戀愛,她的BF有一米七四,雯雯記得他的身高體重還有鞋子的尺碼。雯雯說她不喜歡帥氣的男孩子,感覺不踏實。其實她的王子也蠻帥的,我知道這是雯雯的藉口。我曾經天真地問過雯雯:以後你會嫁給她嗎?雯雯笑得淚水在午後的陽光裡亂飛。她很堅定地搖搖頭然後問我:那你會娶黑妹嗎?我沒有笑,重重地點了點頭。那一刻,雯雯一定會認為我土得要命。

十八歲的生日剛過了四個月,我也戀愛了四個月。雯雯呢,戀愛了一年零四個月。我的一篇文章突然獲了一個獎,很高,但是什麼獎我已經不記得了。記得的只是雯雯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為我做了一個水燈表示祝賀。我們倆一起跑到瀾滄江邊放水燈,她怕水,我便牽著她的手送她到江邊的沙灘上,當時,我對她說:雯雯,你可要記著,這是我第一次牽女孩子的手。雯雯笑了。她拿起筆,在水燈上寫下我的名字和電話然後放到水里。我站在旁邊看著,竟然無法分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雯雯好些,還是黑妹好些!

我的初戀隨著一場高考的來襲而灰飛煙滅,無所謂悲傷,也無所謂失落。黑妹告訴我,她要到很遠的地方上學,然後我們就友好地分手了。原來失戀是這個樣子,心如止水,怪不得有那麼多的年輕人可以把失戀當做飯來吃。

那一天,也是秋天,也有許許多多的落葉,我告訴雯雯,我失戀了,雯雯便從家裡出來,陪我走過長長的校園小路。她說:失戀的時候要有兄弟作陪,她是我的兄弟,我也是她的兄弟。那個時候,我仍然在想,到底是雯雯好些呢,還是黑妹好些。然而,也只能是想想而已,雯雯正在戀愛,她的王子有一米七四,她知道她的身高體重還有鞋子的尺碼。

那一年,我們上了大學,我和雯雯在同一個城市裡,只是不同學校。我常會在宿舍裡想,想我那遙遠的初戀,好遠好遠,彷彿一切都不曾發生過,或是已經發生過了,如今化作了天邊的一朵白雲。我也想雯雯,想她的好。

我開玩笑地對舍友們說:失戀和吃飯一樣容易,因為,我失過,三十歲之前我們要不停地失戀失戀再失戀,失到累了就可以結婚了,要不是這樣的話,那多麼對不起我們的青春年華。我也把這句話對雯雯講了,但是,她的反應平淡,不如我的捨友。

於是我開始追求大學裡的女孩,很用心很用心地追求她們。每一個細節都在電話裡對雯雯講,她是一個很好的聽眾,好到就算我告訴她我做的是搶劫而並非戀愛她也會支持。我開始長大,快快地長大,我才發現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情是多麼地不負責。站在二十歲的門檻上,我終於知道了戀愛是件多麼折磨人的事情,面對著自己博愛的胸懷和透支的感情,我彷佛一個走了很遠的旅人,好想停下腳步來歇歇,這一次,我沒有告訴雯雯。因為,她失戀了。

她的王子最終選擇了別人,她和我說過原因,但是我老記不住。我說雯雯天下好男人多的是,你要的話我給你找上一個加強連過來。雯雯被我逗笑了,那個時候,我才發現,她真的好美。

我開始學會一個人生活,一個人走路。靜靜地,有時候甚至聽得到心靈的語言和成長的拔節。雯雯依舊在情感的漩渦裡掙扎著。在一個下雨的夜裡,她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她說有一個優秀的男生追求她,她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失戀了的雯雯脆弱了許多,那個時候,我好想把她擁進懷裡,給她一個肩膀,讓她可以靠著流淚。然而,我沒有。我知道,雯雯一定會好起來的,終有一天,她會像我一樣,心靜如水。

大三的時候,我二十一歲。暑假的時候我對雯雯說我好想找個女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種,以後可以一輩子都在一起。雯雯問我還記得以前說過的豪言壯語嗎?我笑了,她也笑了。

幾天前,接到了一家旅遊雜誌的約稿,讓我拍一些熱帶雨林的圖片,我邀請了雯雯和我一起拍最後的兩張。我們站在一棵望天樹的前面,我故意緊緊地靠著她,笑得一臉幸福的鬼樣。

我想,等照片登上雜誌以後,我就追求雯雯,這些年來,我們一直都在尋找遠處的風景,卻忽略了身邊的絕佳景色。

那個時候,牽起了雯雯的手,我們就可以在戀愛這門必修課裡,順利地畢業了。

 



「欸,你愛不愛我?」 這是他對他前任女友的印象。 並不是說他已把她的聲音、面貌、習慣之類的事情給遺忘了,事實上,他點滴 都記在心頭,甚至是她想耍壞時的微妙笑容他都銘記在心,只是,他對她印象最深 刻的,就是這六個字。 「欸,你愛不愛我?」 印象中,不管是何時何地,她都會突然天外飛來這麼一句──兩人起...

以為自己被放鴿子的他 , 在電影院前面徘徊了一個小時 , 終於看見她姍姍來遲 , 心情由焦急轉變為放心 , 再由放心轉變為埋怨 。 沒想到她竟說 :「等一小時就這麼沒耐性 , 我怎麼指望你將來對我好。」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這個不可理喻的女人 , 我再也不理她了。至少 , 我今天絕不跟她說話。」他在...

我,一個平凡的上班族,除了上下班外,就是網路。他,研究所的準博士,在他的身上可以嗅出一股淡悠的茶香,因為他家是茶葉的故鄉~~鹿谷。跟他,一年多了,從網路友誼開始,然後漸漸的變成感情,雖然我們什麼都沒有說,但是,我們是相信對方的。9月21日,我依樣的上網,在icq裏見到了他的出現,『寶貝』&helli...

第一道橋樑是: 見面三句話。中國人說,見面三分情。大家有緣相見,為了表達我們的友善,諸如你好、今天很好、今天天氣很好,或是你來了、你辛苦了、請坐等讚美的語言,像香水,一滴能使四周瀰漫迷人的香氣。 第二道橋樑是: 相逢要微笑。不論是故舊或新交,一張有表情、有笑容的臉孔,使人如沐春風,彼此心無城府地笑談...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