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可以沉默不語,不管我的著急,你可以不回信息,不顧我的焦慮,你可以將我的關心,說成讓你煩躁的原因,你可以把我的思念,丟在角落不屑一顧,你可以對著其他人微笑,你可以給別人擁抱,你可以對全世界好,卻忘了我一直的傷心…你做什麼都可以,不過是因為仗著我喜歡你,而那,卻是唯一讓我變得卑微的原因。”

這段話說的是一種不平等的感情,單方面的喜歡帶來的只是卑微、傷心的結果。


如果說這種喜歡是一種不屬於自己的感情的話,下面故事中的感情就更不是屬於自己的了:


“她愛上了一個男人。儘管她知道他已有妻兒,她還是不可就藥的愛上了他。像是一種蠱惑,在她眼裡,他是迷人又危險的罌粟。


他把她安置在別墅裡,按她的喜好將房間佈置的美麗而又溫馨。他來的時候,她會烘一些可口的點心,煮上一壺咖啡,他會微笑著細細品嚐,然後,他會抽煙。他是個英俊而有風度的男人,她喜歡看他修長的手指夾著裊裊的香煙,男人特有的味道在這一刻被他表現得淋漓盡致。她特意為他準備了一個銀灰色的精美的打火機,每當他拿出煙,她會輕輕地伸過手,優美而熟練地一下將煙點著,他就會笑著握住她的手,滿眼的疼愛與憐惜。


可是美好的時光往往會被打斷。他的手機一響,他就會摁滅手中的煙,快步地走到角落裡回電話,聲音很低很低,她只能隱約聽到幾個字“吃晚飯”“我和孩子”。她知道,是他妻子打來的。



聽完電話,他會抱歉地吻吻她。還未等他開口,她已經用食指按他的嘴,不用他說,她明白。她寬容地笑著,為他穿上外衣,打好領帶,像妻子般叮囑他,開車小心點。他會用力擁抱她,撫弄她的長發,然後匆匆地走了。她透過窗口看他高大的身子急急地鑽進汽車,悄無聲息地開走了。這個時候,她想哭,但她卻清楚地告訴自己不能哭,哭了,醉了,睡了,不會有人陪在身旁。半根煙靜靜地躺在那裡,告訴她,不久之前在這裡有一個她很愛很愛的男人。


他再來的時候,她仍舊笑著,像所有愛著男人也被男人愛著的女人一樣,散發著異樣的神采,為她的男人忙前忙後,她實在是喜歡這種感覺。只是時不時的,當晚風掀動窗簾的時候他的手機就會響。他還會抱歉地吻吻她,她會為他整理衣裝,看他的車子開走,然後轉身收拾几案上那靜靜躺著的半截煙。


寂寞而蒼白的日子裡,她會在鏡子中看到一個美麗而又蒼白的自己,蒼白到沒有血色的自己。


他來了,本不愛化裝的她,今天化了淡淡的妝,灑了淡淡的香水。今天的她有種特別的美麗。他一進來,就盯著她笑,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傻男孩。和他一起的時光多美啊!如果能夠,她願意永遠定格在這一刻。可是他的手機又響了。


她臉上依舊笑著,輕輕又輕輕的問他,留下來。好麼?


他為難的看著她,濃眉糾結在一起,彷彿心痛。


他再來的時候,房間乾淨美麗依舊,她不在,看樣子是出去了。於是,他等。他已習慣忙完一天的工作看看他美麗的笑厴。天漸漸黑了,他的手機又響了,他無奈的站起身,他該回去了,看來今天她不會回來了。他習慣性的摁滅手中的煙,放在几案的煙灰缸裡。他發現,几案上還有一隻盒子,很漂亮的盒子。他好奇的打開,裡面,是一排煙頭,長長短短的半截煙頭。下面,有個紙條。打開來,她娟秀的字跡映入眼簾:我走了,這裡的一切東西包括房間鑰匙都給你留下了,因為它們不屬於我。你甚至在這裡未抽完一支完整的煙,而我,只是你抽的煙。


他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女性手臂汗毛較長,就以為自己得了多毛症,這種焦慮是不必要的。 在同一地區,同一家族甚至同一家庭中,不論男女,其毛髮的生長可以有早晚、快慢、長短和多少的差別,個體間的差異是存在的,都屬於正常的生理範圍。 多毛症可以是先天性的,也可以是後天性的。 1.先天性:先天性全身性多毛症,即人們通...

偶像劇里,常愛塑造「王子愛上灰姑娘、公主愛上窮小子」這樣的情節,而故事的結局,總是那句「他們從此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但現實呢?   前幾天,三星集團總裁千金李富真的離婚官司下了判決書,她獲得兒子的撫養權,而前夫任佑宰獲得 86億韓元(約合2億台幣)的財產。 ▼ &nbs...

在如今的大環境下,生一個孩子就足夠讓我們焦頭爛額了,孩子的教育、成長環境、生活水準等等,每一樣都是極耗元氣和精力的事兒。   可是有一個女人,她已經51歲了,在過去的人生中,她不但生了9個孩子,還成為了管理4000億資產的霸道女總裁。   她就是 Helena Morrisse...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名叫Mel Cech,來自加拿大。   從小時候開始,妹子就有了一種旁人難以理解的煩惱, 相比同齡人,她的胸實在是發育的有點太好了…   當別的小朋友放假去海灘度假時,總能穿着美美的游泳衣四處撒歡, 而她,卻只能穿着肥大的T恤,盡力遮住自己的胸部。...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