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可以沉默不語,不管我的著急,你可以不回信息,不顧我的焦慮,你可以將我的關心,說成讓你煩躁的原因,你可以把我的思念,丟在角落不屑一顧,你可以對著其他人微笑,你可以給別人擁抱,你可以對全世界好,卻忘了我一直的傷心…你做什麼都可以,不過是因為仗著我喜歡你,而那,卻是唯一讓我變得卑微的原因。”

這段話說的是一種不平等的感情,單方面的喜歡帶來的只是卑微、傷心的結果。


如果說這種喜歡是一種不屬於自己的感情的話,下面故事中的感情就更不是屬於自己的了:


“她愛上了一個男人。儘管她知道他已有妻兒,她還是不可就藥的愛上了他。像是一種蠱惑,在她眼裡,他是迷人又危險的罌粟。


他把她安置在別墅裡,按她的喜好將房間佈置的美麗而又溫馨。他來的時候,她會烘一些可口的點心,煮上一壺咖啡,他會微笑著細細品嚐,然後,他會抽煙。他是個英俊而有風度的男人,她喜歡看他修長的手指夾著裊裊的香煙,男人特有的味道在這一刻被他表現得淋漓盡致。她特意為他準備了一個銀灰色的精美的打火機,每當他拿出煙,她會輕輕地伸過手,優美而熟練地一下將煙點著,他就會笑著握住她的手,滿眼的疼愛與憐惜。


可是美好的時光往往會被打斷。他的手機一響,他就會摁滅手中的煙,快步地走到角落裡回電話,聲音很低很低,她只能隱約聽到幾個字“吃晚飯”“我和孩子”。她知道,是他妻子打來的。



聽完電話,他會抱歉地吻吻她。還未等他開口,她已經用食指按他的嘴,不用他說,她明白。她寬容地笑著,為他穿上外衣,打好領帶,像妻子般叮囑他,開車小心點。他會用力擁抱她,撫弄她的長發,然後匆匆地走了。她透過窗口看他高大的身子急急地鑽進汽車,悄無聲息地開走了。這個時候,她想哭,但她卻清楚地告訴自己不能哭,哭了,醉了,睡了,不會有人陪在身旁。半根煙靜靜地躺在那裡,告訴她,不久之前在這裡有一個她很愛很愛的男人。


他再來的時候,她仍舊笑著,像所有愛著男人也被男人愛著的女人一樣,散發著異樣的神采,為她的男人忙前忙後,她實在是喜歡這種感覺。只是時不時的,當晚風掀動窗簾的時候他的手機就會響。他還會抱歉地吻吻她,她會為他整理衣裝,看他的車子開走,然後轉身收拾几案上那靜靜躺著的半截煙。


寂寞而蒼白的日子裡,她會在鏡子中看到一個美麗而又蒼白的自己,蒼白到沒有血色的自己。


他來了,本不愛化裝的她,今天化了淡淡的妝,灑了淡淡的香水。今天的她有種特別的美麗。他一進來,就盯著她笑,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傻男孩。和他一起的時光多美啊!如果能夠,她願意永遠定格在這一刻。可是他的手機又響了。


她臉上依舊笑著,輕輕又輕輕的問他,留下來。好麼?


他為難的看著她,濃眉糾結在一起,彷彿心痛。


他再來的時候,房間乾淨美麗依舊,她不在,看樣子是出去了。於是,他等。他已習慣忙完一天的工作看看他美麗的笑厴。天漸漸黑了,他的手機又響了,他無奈的站起身,他該回去了,看來今天她不會回來了。他習慣性的摁滅手中的煙,放在几案的煙灰缸裡。他發現,几案上還有一隻盒子,很漂亮的盒子。他好奇的打開,裡面,是一排煙頭,長長短短的半截煙頭。下面,有個紙條。打開來,她娟秀的字跡映入眼簾:我走了,這裡的一切東西包括房間鑰匙都給你留下了,因為它們不屬於我。你甚至在這裡未抽完一支完整的煙,而我,只是你抽的煙。




(示意圖非本人,圖片來源)兩千公里,多麼遙遠的旅程,但這名九歲女孩,卻獨自一人踏上了這樣的旅程! 四川南充一名9歲女孩「小希」,從家裡拿人民幣1000元(約新台幣5111),然後帶著戶口名簿搭上火車,獨自轉車4次到達2000多公里外的福建,一個人搭火車到媽媽打工處的宿舍,並遇到前來應門的表...

(圖片翻攝自toutiao) 一個民工滿心歡喜地來到車站,來接探親的妻兒。 自離開家鄉到廣州一個建築工地打工,兩年間他沒有回過鄉下的家,兩年間這是他的妻兒第一次來廣州火車站見面民了,不由得激動萬分。尤其是6歲的兒子,看著在城裡生活了兩年的父親,心裡滿是崇拜和景仰,目光一刻也不肯從父親身上移開。 一...

導語:女人真正的痛,不是生孩子…不是沒飯吃沒衣穿…不是夢想未能達成…不是摔車跌傷…不是,這些都不是!!這些痛都會好,但有一種痛,傷了一次…就留下一個痕,一碰就流淚…男人…真的別再這樣對愛你的女人&hel...

(圖片翻攝自toutiao) 舒小琪今年23歲,是個漂亮的單身貴族。舒小琪每逢週末都要去姐姐家看望姐姐一家人,姐姐是一家中外合資企業的業務主管,是個地地道道的白領麗人。姐夫開了一家電腦公司。姐姐舒小蔓端莊秀美,姐夫才華橫溢,小外甥聰明伶俐,可以說是婚姻美滿,家庭幸福。 暑假裡的一天,舒小琪去參加同...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