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嫉妒可以獨立存在,但是愛,必然和嫉妒並存。

正如失望在幸福裡存在。

如果生命只有勝負,多麼枯燥。

所有賭博,都是貪婪與恐懼的平衡。

愈貪婪,風險愈大,利潤也愈高,結果逐漸失去平衡。

誰拿到平衡,便能夠贏錢。

愛情何嘗不是貪婪與恐懼的平衡?

愈想佔有,愈容易失去。

愛是儘量佔有和儘量避免失去之間的平衡。

愛會使人更孤單。

當聽到一個很好笑的笑話,很快便忘記,

但是聽到一個悲劇,卻會記著很久。

悲哀總是比較刻骨銘心,夢也一樣。

死亡和愛情一樣,都是很霸道的。

是誰發明抱枕的?

大概是很久以前一個家庭主婦發明的。

故事也許是這樣的──

人們發明用窗簾布把自己住的房子包裹起來,

不讓外面的人看到,

沙發是讓女人坐在上面等夜歸的男人回來的,

而抱枕,是放在沙發上,讓人孤單的時候抱在懷裡,

傷心的時候用來哭的。

等待,有時候,並不是為了要等到他的出現。

失望,有時候也是一種幸福,

因為有所期待,所以才會失望,

因為有愛,才會有期待,

所以縱使失望,也是一種幸福,

雖然這種幸福有點痛。

書上說,代表四月的櫻草,

象徵愛和嫉妒。

嫉妒可以獨立在,但是愛,必然和嫉妒並存,

正如失望在幸福裡存在。

女人最關心的是她所愛的人會不會為她流淚。

單戀是很孤單的,像睡在一張單人床上。

單戀比相戀更不需要理由。

單戀是很偉大的,我愛她,

她不愛我,我願意成全她。

愛情本來就是很殘忍的。

愛情總有個最低消費和最高消費,

不是每個人都肯付最高消費的。

最高消費不該是個數字。為甚麼不?

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比方說,青春、脈搏、呼吸、血壓、膽固醇、肝功能,

都是一個數字,愛情當然也是一個數字,

大家把心中的最高消費拿出來比較,

就知道哪一個愛得更多。

進入賭場下注之前,沒規定自己輸了多少就要離場的那種人, 通常是輸得最慘烈的。

等待,原來是一種哀悼。

擁有一個男人家裡的鑰匙, 是不是就擁有他的心?

不望著會令你流淚的東西,那是唯一可以不流的方法。

令食物好吃的方法,就是要愛上它。

偽裝,只是一種姿態。

男人偽裝堅強,只是害怕被女人發現他軟弱。

女人偽裝幸福,只是害怕被男人發現她傷心。

如果她已經忘記你,根本不會來找你,

然後特意告訴你,她現在很幸福。

也許她是幸福的,但是她的幸福缺少了你,

就變成遺憾,當然,遺憾也是一種幸福,

因為還有令你遺憾的事。

幸福難道不可偽裝的嗎?

如果有一天,我們在路上重逄,而我告訴你:

『我現在很幸福。』我一定偽裝的。

如果只能夠跟你重逄,而不是共同生活,

那怎麼會幸福呢?

告訴你我很幸福,

只是不想讓你知道其實我很傷心。

愛一個人,不必讓他知道,

也能為他放棄其他一切,

那是最低消費,是我應該付的。

我把你留下了,我以為把男人留住的, 是女人的身體。

當然,後來我知道,那只能夠把人男人留住一段日子。

即然已經有了共度餘生的人, 其他人,只能夠是朋友。

最遙遠的距離。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月有陰晴圓缺,但是死了?

死了的愛情卻不能復生。

感冒本來就是一種很傷感的病,

也許是病人本身不想復原吧。

我學習用你的方式來愛你,希望你快樂。

月有陰晴圓缺,但是死了的月亮會復活。

死了的心卻不會復活。

我不在乎我放棄了些什麼來跟你一起,

從來沒有後悔,但是我在乎我在你心中的位置。

愛情,不過三個字。

愛情本來不複雜,來來去去不三個字,

不是『我愛你』、『我恨你』,

便是『算了吧』、『你好嗎』、『對不起』。

愛上一個沒法愛你的人,本來就很蒼涼。

感冒,本來就是很傷感的病,寂寞的人,

感冒會拖得特別長,因為他自己也不想痊癒

妻子:「我跟你講什麼,你總是這耳朵進,那耳朵出,講跟不講都一樣。」丈夫:「我跟妳講什麼,妳總是兩隻耳朵進,一張嘴巴出,講比不講更糟。」在這個日益講究溝通的年代,人們似乎變得愈來愈難以溝通。你可以隨便去問一個人際關係不好,或是夫妻失合的人,為什麼會這樣?如果他們有想過真正的原因,通常都會得到同一個答案...

男孩從監獄裡參觀回來,問爺爺:“為什麼監獄裡會有那麼多壞人?”爺爺想了想,回答道:“因為他們的心中有一團火。”男孩好奇地問:“是什麼火?”“那是罪惡之火。”爺爺說。“是誰點燃他們的罪惡之火呢?...

下雨的夜晚,她帶著小孩回娘家陪父母用晚餐。七點半過後,孩子吵著回家。六歲的孩子,懂得如何打電話和正在加班的爸爸撒嬌。孩子:「爸爸,趕快下班,來接我們回家啦!」爸爸:「爸爸還要忙一陣子喔,妳乖乖,陪阿公、阿媽看電視,爸爸九點半點半來接妳們,好嗎?」他溫柔地哄著孩子,沒有想到電話的話筒已經被她搶到手上,...

今天我來到這家醫院探病,手裡沒有抱著花或提著水果,而是帶著幾本書,這代表著我不是第一次來。就算我低著頭走路,依然可以準確無誤的走到我想到達的病房,這代表著我經常來,我經常來代表著這病房裡躺著的人,是個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人。輕輕推開房門,看見她沉睡著,我不想吵醒她,躡手躡腳的把書放在茶几上,這些書是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