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愛上她的時候,她才19歲,正在遠離現實世界的象牙塔里做著純真的夢。
而他已經工作了好幾年,差不多忘記了怎樣浪漫,因此,他盡可能小心地呵護著她和她的精神世界。
有一天,他借來梅麗爾斯特里普演的《索菲的選擇》和她一起看。
片子看完了,她並沒有真正明白片子最深刻的意義,
可是有一個鏡頭從此嵌入了她的腦海,令她永生難忘:當人們弄開房門,衝進屋子時,發現那兩個相愛的人已相擁著告別了這個世界。
她流淚了,她問他這是不是愛的最高境界。他笑了笑,沒有回答。讓她覺得,他一定知道還有一種更高的境界。

他等了她很多年,然後她成了他的妻子。漸漸地,不知有意無意,他們養成了相擁而眠的習慣。
無論睡夢中變化了怎樣的姿勢,無論他們為了什麼事互不理睬,第二天清晨醒來,她總是在他懷裡。
她覺得很幸福。再後來,他們之間發生了一些事,開始互相懷疑他們之間的感情。
他不再對她說“我愛你”,當然她也不再對他說“我也是。” www.163164.com 真誠奉獻

一天晚上,他們談到了分手的事,背對背睡下了。
半夜,天上打雷了。第一聲雷響時,他驚醒了,下意識地猛地用雙手去捂她的耳朵,才發現不知何時他又擁著她。
第二聲雷緊接著炸開了,她或許是被雷聲或許是被他的手弄醒了,睜開眼,耳裡還有悶悶的雷聲,他的手正從她耳朵上拿開。

她的眼頓時濕潤了。他們重新閉上眼,假裝什麼也沒發生,可誰都沒有睡著。
她想,也許他還愛我,生怕我受一點點驚嚇。
他想,也許她還愛我,不然她不會流淚的。

愛,是經得起平淡的流年。




風從很遠的地方吹來,窗外的梧桐樹又在落葉了,一片一片洋洋灑灑地飄零在這個秋天的半空中,最終還是得落在大地上。我的心卻飄浮在空氣中不上不下,想念雯雯,想念黑妹,想自己,最後卻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陽光灑在臉上,記憶在陽光下閃光。 彷彿是很久遠的事情了,那個時候我正在初戀,正在用我十八歲的青春填補著心靈的空...

離開大學校園,我們要帶著什麼去走向社會呢? 上大學的時候,我與你們一樣,都浪漫地憧憬著大學生活,大學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夢想。但是當你真正走進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日復一日。而聰明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轉化為幸福,不聰明的...

1.被我撞傷的男生 那個女人真胖,市場上賣菜的人中屬她嗓門最大,最能搶顧客,她可不是一般的厲害。 她看見我時,眼睛裡有警惕的目光,當我說出我要找劉知的時候,她上上下下地把我打量了好幾遍,才帶著我走進屋子。 屋子很小很黑很悶,劉知坐在一張吃飯的桌子前做習題,他甚至沒有看我一眼,身邊放著兩個拐杖,腿上的...

單位搞基建,大興土木。也不知道工頭在哪裡找了那麼多孩子,都是十七八歲的樣貌。 這樣的年紀,本該在學校裡讀書,他們卻早早地扔掉了課本。他們好像一群囚禁在籠子中的鳥,用盡各種手段說服父母,等父母一鬆懈,他們便一頭扎到社會。染黃色的頭髮,穿肥大的袋袋褲,穿梭在通宵網吧中,心裡滿是逃脫牢籠的喜悅。 這時,...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