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年他們同時考研,成績一向很好的他卻意外失利。隨後他去了一家公司上班,儘管薪水不高,但他很開心。

在北京,除去兩人租房和吃飯的費用,攢下的錢也只能夠為自費讀研的她交一年的學費。她也兼職,打幾份工,但換來的錢都支援了讀中學的弟弟。常常在換季的時候,她只能站在漂亮的櫥櫃前,對著高傲的模特兒看一眼,在瞥見醒目的價格牌時,走進去的勇氣便淡若無痕。她知道,一份堅定穩妥的愛情,是他所能夠給予她的所有,再強求更多,便讓他為難。他所能做的,只有多加一次班,多掙一點兒錢,為她買喜歡的小首飾,或者讓她少兼職一份家教。

他的努力工作,不久便得到了上司的賞識。因此,當去澳洲學習考察十天的機會來臨時,上司堅決地將他的名字記下。他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請她去吃嚮往已久的大閘蟹。兩個人坐在窗明幾淨的店舖裡,想著或許用不了多久,他得到了提升,她也畢了業,兩個人在北京便可以慢慢地攢錢,買一間小小的房子。然後換成大的,再然後像別人一樣,有了孩子,亦有了車子。這樣富足的生活,因為窗外春日和暖的陽光,塗上了一層格外誘人的色彩。

但他們的欣喜還沒有從眉梢散去,他便從上司那裡得知,為了辦一些相關的手續,每個有機會去澳洲的人,都要繳納兩千元的費用。同去的人,他們幾乎毫不猶豫地就交了錢。

他當然無法帶她去,甚至是否花兩千元買這次出遊,他都猶豫了許久。最終她微笑著說,去吧,記得給我帶份當地的小禮物回來,他這才擁住她說,等著,我會給你帶全澳洲的溫暖回來。

在他去澳洲的十天裡,她多打了一份工,將掙來的錢買了一個漂亮的衣櫥。她不能讓已經工作的他,穿著因為無處懸掛而帶有褶痕的衣服。跟在身後的她,需要做他的另一雙眼睛,幫他注視一切微小的瑕疵。

十天后,他歸來,給她帶來的禮物,是一張在澳洲遊走的光盤,一件純羊毛的漂亮開衫和毛裙,外加一雙與之完美匹配的靴子。她抱怨他,不該為她花這麼多的錢,而他自己,卻一件東西都沒有捨得買。他笑著刮刮她的鼻翼,說,能夠出去旅遊已經是我給自己的最貴的禮物了。

兩個人相擁著看他拍的錄像帶,一切都拍得那么生動,連他睡覺的窗台上一隻小小的螞蟻,他都不忘了讓她知道。可是,當錄像帶放到最後,他背著行李包,在北京的機場,對著鏡頭沖她說:嗨,寶貝,我回來啦!她的眼淚,還是落了下來。他哄她,可是,他越哄,她的眼淚卻來得越是洶湧。直到最後,他緊緊地擁住她,說,寶貝,是我的錯,不該那麼自私地一個人跑到澳洲去。她終於在他的這句話後,緩緩地,走到新買的衣櫥前,從他的一件學生時代的舊衣口袋裡掏出一封信,她將這封信,與他帶來的澳洲的光盤放在了一起。

她什麼也沒有說,但他卻是從她的眼睛裡讀出了她深深的疼惜和愛戀。他為她放棄了公費讀研的機會,卻讓她去唸自費的研究生;他放棄去澳洲旅遊的機會,卻用省下的兩千元錢,為她買了一直想要的衣裙;他為她找人刻錄下澳洲的光盤,而後自己配音上去,為了不讓她看出破綻,又跑到機場,補拍最後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有自己出現的鏡頭。他為她所撒的一切謊,只是因為,他希望自己能夠一點點地,將別的女子輕而易舉就得到的幸福帶來給她。

他以為自己偽裝得很好,卻不知道,愛有一雙洞悉一切的眼睛,它那麼敏銳地,就窺到了一切的秘密。

二十八、九歲那年,很想結婚,只是苦無合適的對象, 你問我:什麼叫「合適」?我想,或者說,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我認為,不太需要把擇偶條件1234...... 列張單子, 貼在浴室的鏡子上,每天照本宣科一番。選擇對象的標準並非放諸四海皆準,而是因人而異的。曾有人問我:假如有一天,真有一位這麼好的弟兄站...

人不是魚,怎會了解魚的憂愁。 魚不是鳥,怎會了解鳥的快樂。 鳥不是人,怎會了解人的荒唐。人不是鳥,怎會了解鳥的自由。 鳥不是魚,怎會了解魚的深沉。魚不是人,怎會了解人的幼稚。...

愛的感覺,總是在一開始覺得很甜蜜,總覺得多一個人陪、多一個人幫你分擔,你終於不再孤單了,至少有一個人想著你、戀著你,不論做什麼事情,只要能一起,就是好的,但是慢慢的,隨著彼此的認識愈深,你開始發現了對方的缺點,於是問題一個接著一個發生,你開始煩、累,甚至想要逃避,有人說愛情就像在撿石頭,總想撿到一個...

太太在二十五歲時問丈夫,丈夫沮喪的回答她: 「我錯過一個新的工作機會。」三十五歲時,丈夫生氣的告訴她:「我剛錯過了一班公車。」四十五歲時,丈夫傷心的說:「我錯過與親人見最後一面。」五十五歲時,丈夫失望的回答:「我錯過了退休的好時機。」六十五歲時,丈夫匆匆的答說: 「我錯過了看牙醫的時間。」一如往常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