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愛有沒有尺碼?有一首歌,叫做真愛尺碼。是張曼娟寫的詞,歌名就很
有趣,歌裡頭說,我們不斷尋找合適的尺碼,穿幾號的鞋,住多大的房
子,但是誰能告訴我,真愛如果有尺碼,該是幾號?「女人哪,太小心,
男人哪,又太大意……」有人說真愛沒有條件,其實,不會一點尺碼都沒
有。

總會有一把尺,藏在我們心中,當戀情蠢蠢欲動的時候,它就會自動跑出
來,丈量眼前這個人,到底合不合乎我們要的尺碼。我才不相信,有人在
精神正常的狀態下,會隨便到「只要是男的」,或「只要是女的」都可
以。只不過,這把尺的刻度,也會因時因地因人而改變,並沒有一定的刻
度。你度假的時候,尺碼會隨著心情放鬆些,所以異國戀情很容易在不預
期時「如火如荼」的發生。你寂寞的時候,尺碼更鬆,人家說「當兵兩三
年,母豬賽貂貚」,就是這個道理。剛失戀時,尺碼也會不知不覺的變了
刻度,有人稍加安慰,我們就不會丈量得太挑剔。難怪算命先生都會說,
在失戀後為了彌補空虛所招來的桃花,是惡桃花。

每個人的尺碼也不一樣。太斤斤計較尺碼的人,不容易得到好姻緣,他們
很像希臘神話裡頭的妖怪國王,只要有客人經過他的領土,他就邀請他們
睡一張鋪滿寶石的床,如果客人身長大過床,他就砍掉那人的腳,如果不
夠長,就把那人拉到夠長為止。睡過那張床的人,自然非死即傷。

太容易放鬆尺碼也不行,會變成什麼阿貓阿狗都不在乎,明明那人賭博酗
酒又毆妻,眼裡只有錢沒有愛,卻還找各種藉口來同情他、原諒他,卑躬
屈膝的愛他。有人心裡藏了好多把尺,有人卻還沒發現適合自己的尺碼。
有人常不知不覺拿出兩把會吵架的尺來丈量情人。要他體貼入微又要他強
悍有魄力,要她獨立又要她像個小女人,總是在覺得怪怪的時候,拿出一
把不太常用的戒尺,說:你犯規。忘了其實他就是你用另一把「常用的
尺」找來的。

你的心裡有幾把尺?尺太多難伺候,尺碼太鬆,危害幸福。心中有兩把會
吵架的尺,動不動就會有一點自憐的情緒,覺得自己並不是那麼幸福。她
和他談了幾年的戀愛,感情穩定,覺得他很老實很可信賴,就要結婚了,
可是總也還有猶豫不決的時候。她知道大部分時候是自己在找碴。有一
天,為了小小的事情,她和他生悶氣,對他說:「你知不知道,你是個很
無趣的人,我和你在一起,其實是很費力的--」有一大串話藏在這一句譴
責之後,她沒有說出來。她擔心的是,將來若嫁給他這麼一個說話很笨的
人,她那些會發光發熱的夢想會像被抽水馬桶的水沖掉似的,從此和世間
夫妻一樣,過著:女嘮叨、男沈默的一輩子。

雖然她當初選擇了他,是看上他的老實,總是為她想,給她很大的安全
感。不像她的前男友,雖然意氣風發,口若懸河,但是行蹤飄忽不定,也
老愛說謊。他沒有答腔,只是臉色漸漸沈了下來。她一時卯起來,又說:
「你可不可以發表一下意見,不要老是聽我講話,我好像在打壁球似的,
打了老半天,流了一身汗,卻一個對手也沒有……」也沒有勝利感。他輕
聲說:「我只是怕你生氣,在想該怎麼說才好。」「你說,我不生氣,」
兩隻眼卻虎視眈眈地看著他。「我當然不像你認識的某些男生那麼會講
話,說起話來那麼吸引人,可是這就是我的長處,我懂得讓你。我了解
你,你跟那些靠一張嘴的人,是很難相安無事生活在一起的。」

她沈默了,偷偷地把心中的另一把張牙舞爪的尺收了起來。她知道自己這
樣做是不道德的,不應該拿兩把相反的尺,來丈量同一個人,只因為自己
一時的脾氣。拿兩把相反的尺來丈量一個人,男人很容易發現克勤克儉持
家的太太實在帶不出去,根本沒辦法跟自己的朋友應酬,也會發現在事業
上表現亮眼的女人無法只是乖乖待在家中相夫教子。女人也會發現懂得討
她歡心的男人並不忠實,而敦厚的男人並不能讓她活得新鮮有趣。

拿兩把相反的尺來量自己,也等於虐待自己。「靜如處子、動若脫兔」不
是那麼簡單,「在家像主婦,出外像貴婦,床上像蕩婦,工作還要責任自
負」也太辛苦;「全面成功的女人」很容易全面失敗--所以,不要苛責自
己。你不可能一邊開飛機,一邊跳傘,也知道「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
草」是多麼殘酷,所以在另一把不太講理的尺出現時,還是念出咒語,把
它請走吧。



童年的時光總是那麼樣的美好,每一件事情、每一個事物,甚至是每一齣景象,對我們都是永恆、永遠都不會有結束的時候。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才發現,若我們不珍惜,很多時候這個世界會消失地很殘忍。 家門前,你小時候常常爬的那座小山會被夷平;生命會消逝,你的爺爺不再排盤著腿坐在門口的椅子上看著報紙;生活的型態會...

愛情有保存期限,如果我們堅守著那過期的愛,不僅會傷害自己,也有可能會毒害對方。 不單單是愛情,這個生命裡的任何元素都是如此。我們不管做任何事情,都要盡力去做,就算最後事情無法如願,我們也要釋懷,毋須為了那件事情感到絕望,也毋須對生命感嘆,因為你回頭想想, 你自己的保存期限在什麼時候?明年?明天?甚至...

春天帶動海與天的交界線。拉長影子穿透陽光輕盈離奇。徘徊在屬於彼此的海岸,腦海中浪漫溫馨的畫面,遠方弱小的肩膀甜美的微笑。勾勒孩子氣的信仰。與愛我同比的重量。清晰顛覆無法束縛,失眠的聲音沉默的場景分離後的想念,其實我好像抱抱你。一一題記 手機裡包裹每晚的問候,幸福甜美間忐忑的細水長流,拉扯著思念牽引著...

輕輕推開暗夜的窗,誰在獨自凝望?那滿地飄落的花瓣,伴著清冷寂寂的流年,傾瀉著薄薄的淒涼。燈影空瘦下,又是誰,穿渡千年時光,在這阡陌紅塵裡低吟淺唱---題記 一花飄零百葉憂,春風不解相思愁。低眉微嘆 ​​,莫道是,為賦新詞強說愁。 一直都喜歡玩文字,喜歡看思緒在指尖氾濫,喜歡用文字來表達情感。時常會寫...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