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概就像是你把整盒二十四色的水彩顏料全部和在一起,最後所呈現出來的那種顏色,裡面什麼顏色都有,但是,卻說不出是什麼。 
可能是藍中帶綠,又有點紅,顏色偏暗,老實說看起來其實有點髒,不過裡面確實添加過乾淨的黃色,怎麼似乎像是…噢,算了。 
隨便你說他像什麼,這種顏色實在很讓人傷腦筋,根本就是頑皮小孩的惡作劇嘛。 

有一種愛情,就是這樣,包含了所有,卻又像是什麼也沒有,當然,更像是一場惡作劇,讓人憤怒不起來,但是,也笑不出來。 
逢人介紹的時候,可能會是「好朋友」、「紅粉知己」、「一個感情不錯的同事」、「最近走得蠻近的」,但是就是沒有把握說:「這是我的『男/女朋友』。」 
維持著一種很奇妙的關係,或許類似流行歌曲裡頭唱的:「朋友以上,戀人未滿。」或者正是一種所謂「最美」的曖昧關係? 

於是,牽手的時候,你可能在想:「我們的關係是什麼?」 
擁抱的時候,你仍然在想:「我們的關係是什麼?」 
接吻的時候,即使閉上雙眼,你還是忍不住要懷疑:「我們的關係是什麼?」 

不知道。 

「不知道」這個答案可能讓你很困擾。 
「我們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這個問題討論的次數也許不下八百遍,火熱的程度與探究選總統的真相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不管是演新聞的人或者看新聞的人,大家都知道問題在哪裡、關鍵是什麼?只是,最後都會用若有似無的迂迴戰術粉飾太平。 
真相!? 
真相是什麼不重要,二十一世紀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美麗、有趣的娛樂話題。 
全世界的人都會說:「無論如何,生活都得過下去。」用任何任何的語言說著:This is life. 

愛情,很多時候都在保持一種報紙上下標題的關係:先是直接敘述一段聳動的句子,當然,句子本身不代表事情的真相,然後在句子的末端打上問號。 
像是:我愛你? 
打上問號,不作直接回應,不偏袒任何一方。 
扯上胡言亂語的毀謗罪名時,編輯記者大可扛出新聞的自由權說這不過是個疑問句,就像立法委員每次打完架、互相臭罵完以後,整一整領帶襯衫告訴你這正是所謂的言論免責權一樣,走一樣的新中間路線。 
台北新故鄉,新中間路線。我的心中早有答案,但是我不能告訴你,你猜吧,這是新世紀最美麗的溝通方式,最有效的行銷手法,永遠勾引你的好奇,永遠不回答假設性問題,永遠不作任何承諾,永遠不承認也不否認,永遠預留後路。 


長久以來,網路上如「我的女友好會吃醋,我連和女的朋友單獨出去都不行」或「我的男友查勤查的好勤,我沒有一點自己的空間」等之類的問題總是不斷出現。「有了男女朋友後,究竟還能不能、應不應該再有紅粉知己」的討論,每次都引起正反兩極的評論;現在,我想告訴各位,理論上,男女朋友間應該是該有屬於自己的空間,但那...

我的心寄放在妳身邊 到我回來的那一天 思念如果乘以時間 我覺得答案會是永遠 我那說不出口的再見 就是我對妳的誓言 如果妳想問愛要多久才會是一萬年 我和妳分開的那一天 到現在也遠的看不見 但是當我閉上雙眼&nbs...

你的煩惱是因為其它某個人,他的煩惱是因為你,周圍的每樣東西都是你創造出來的,都是你投射的,然後你變得害怕、驚嚇,而且努力去防衛,然後就產生痛苦、挫折、衝突、沮喪和抗爭。 整個事情都是愚蠢的,而它將會保持這樣,除非你改變你的態度。一定要在你裡面找到原因。─奧修在一次聚會中,我認識一位「青春永駐」的朋友...

為了達成目的有時候你必須放棄你原來的樣子。有的時候我們太堅持己見,還一昧的告訴自己:「以前就是這樣的啊!為什麼現在不可以?? 」 因為現在已經不是以前了,為了達成目的,有時我們要忘掉你現在跟從前的樣子;懂得變通,懂得順應潮流,才能找到一條生存之道。您還堅持原來的樣子嗎?~小河流的旅程~有一條河流從遙...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