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接了她的電話,她和他攤牌,她說她受夠。他使​​出了渾身解數,她才勉強答應和他見最後一次面。他想了好久,​​臨出門前擺弄了一會兒手機。

他早早來到河濱路上,她卻姍姍來遲,高跟鞋一下一下地扣在青石板上,很好聽。兩人沿著堤岸默默地走著,誰也沒有開口。

“這些年,一個人,風也過,雨也過……”他的手機彩鈴響起來,是周華健的歌曲《朋友》。那時,他剛買了手機,她給他的來電設置了不同的鈴聲。她給自己的來電彩鈴是龐龍的《兩隻蝴蝶》,沒想到今天這兩隻蝴蝶就要各奔東西,再也不能纏纏綿綿翩翩飛了。

“是我,什麼?那筆業務搞定了,太好了,看來我們的公司這次能度過難關了,好,回去再說……”

“公司、業務”一聽到這樣的字眼她就來氣,放著好好的公務員不干,偏偏要去辭職下海,和幾個朋友搞了個進出口貿易公司,還自任總經理,結果弄成現在半死不活的樣子。每天都忙,忙得一周難以見上一次面。有時兩人剛見上面,又被公司的電話把人拉走,氣得她給他攤牌了。他邊接電話邊在旁邊陪著笑臉。

“是你給了我生命,我卻遠行走天涯,是你教會我走路,我卻舍你離開家……”手機彩鈴又響了起來,是劉和剛的歌曲《媽媽》。她看了他一眼,知道是他的母親來電。

“媽,您好啊!過幾天我會回家,好的好的,回去時一定先給您打個電話。紫雲是在我旁邊,我一定會好好地待她的,我知道您饒不了我。我會常帶她去看望您的……”他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他曾帶她去見過他母親一次。老人家拉著她的手,笑得合不攏嘴。老人家向她講述了他小時候的趣事,讓他紅了幾次臉,急著想拉她走,她拍掉他伸過來的手,饒有興致地聽著。老人家還要她好好的替她管教管教,不聽話,可以揪他的耳朵,他從小就怕這個。想到這,她的嘴角不覺露出了一絲笑意。

“這是心的呼喚,這是愛的奉獻。這是人間的春風,這是生命的源泉……”這首韋唯演唱《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的彩鈴,是她為一個叫蘭蘭的小女孩設置的。她有點奇怪今天他的手機怎麼會響個不停。

“蘭蘭,叔叔也想你,你考了全年段第一名,叔叔真為你感到驕傲,叔叔一定會抽空去看望你的……”他邊走邊說。

蘭蘭是他們一起資助的貧困山區的學生。那天他們一起逛街看到由市政府牽頭為貧困山區學生獻愛心的活動。他們看了一個叫蘭蘭的材料事蹟後很感動,願意資助她讀完初中學業,資助一名學生每學期需要1000元。在回來的路上,他們才發現兩人身上連坐公交車的錢都沒有了。兩人相視一笑,他拉著她往回走。長長的五公里路,他們走出了浪漫,走出了情懷,他
們確定了戀愛關係。

她覺得她的心情忽然變得好起來。她停下腳步,笑吟吟地望著他,他的背後滿是陽光。她有點矜持地說:“這位先生,本小姐想回家,你願意送她回去嗎?”他高興得直搓手,連聲說
:“願意,願意,願效犬馬之勞!”他們和好了。


幾年的風風雨雨他們都一起走過,他的公司發展很快,準備進軍國際市場。同時,他們也準備結婚,他們一起去試婚紗。穿上白色的婚紗,她就像童話世界裡走出的白雪公主,他看得
眼都痴,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來。

看著看著,他的臉變得嚴肅起來,他拉著她的手說:“云云,我們就要結婚了,我曾經做過一件對不起你的事,如果不在結婚前告訴你,我會一輩子不安的。”

她看著他,他滿臉的真誠,眼睛裡坦蕩得像一汪清水。

“在河濱路的那天,我欺騙了你。我接了三個電話都是假的,同事、媽媽、蘭蘭他們根本沒有給我打電話。我害怕失去你,失去你就如同失去了整個世界。因此,我在出門前設置了三
個鬧鈴,分別配上不同的彩鈴,見面時它們就準時地響起來。我說的那些話是事先想好的,目的是想讓你回憶起咱們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但不管怎麼說,我那樣做是不對,你能原諒我
嗎?”他越說越激動,眼睛裡滿是愧疚。

聽著聽著,她的眼圈也紅了起來,像魚一樣游進他的懷抱,輕輕地說:“如果真的是這樣,我願意!”

他緊緊地抱著她,她輕輕掙脫他的懷抱,伸手揪起他的耳朵,咬牙切齒地說:“僅此而已,下不為例!”



出處來源:http://www.xiaogushi.com/

好友寄來兩篇互為呼應的文章,紀錄了為人父母養育孩子的心路故事,值得為人父母和為人子女者深切思考,謹與大家一同分享。     其實,「啃老族」不限於中國人社會,西方也有類似情況:經濟欠佳,外國越來越多成年子女「搬不出去」或「搬回來」跟父母同住,不消說是「吃爹喝娘」的,被稱為「KIP...

1.收到甜言蜜語的簡訊,記得微笑,然後刪除。2.想辦法努力賺錢,而不是如何省錢。3.憤怒的時候,數到30,再說話。4.喜歡的東西自己努力買,不要指望別人送。5.少喝果汁多吃水果,少吃零食多喝水,少坐多站,少想多看,少說多做,少懷舊多憧憬。6.永遠不會再有第二個男人像爸爸這樣愛你,所以最愛的男人當然是...

覺得老婆很詭異,是這一年半的事! 按理說30出頭的年齡,離更年期還有一大段距離, 可是我親愛的老婆卻在短短的一年半間, 從婚前那個天真可愛、無憂無慮的小天使,逐漸墮入紅塵 .......... 很難想像每晚躺在我身邊,盡說一些吹毛求疵、雞毛蒜皮、無聊小事的, 竟然是同一個人。 我開始後悔,人家說女人...

隔了八年之後,再度站上音樂舞台,陶晶瑩Matilda Tao說,我不是實力派唱將,但在音樂中有著屬於我自己的態度,而音樂,本來就是一種創作。全新音樂專輯《真的假的》,重新站上音樂舞台的心情是:當歌手好幸福,到哪人家都把你當主角,不是說我一定要當主角,而是,當主角很輕鬆。重新站上音樂舞台最辛苦的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