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很多女人都有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的毛病,徹夜難眠的毛病,尤其是身體單薄的未婚女人。


她們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一份溫暖的愛情,一種溫暖的情愫,一種想起來就溫暖的感覺,一個暖暖的被窩,說白了,她們需要溫暖,他們需要感情和愛心,


需要一個滾熱的身體來暖著自己每一個漫長冬夜。愛情就像熱水平袋,幾乎每個北方人都用過熱水袋,把開水倒進去,迅速地整個塑膠袋體變得滾燙,如同初來的愛情,那麼熾熱,


那麼叫人惶恐。有經驗的人會罩上一個布袋,使自己不被燙傷,如同經歷過情感的人,懂得要保持些許距離。沒經驗的,就在離開熱水袋後的冰涼與接觸到熱水袋的熾熱之間徘徊著,


貼上去一會,趕緊又拿開,用那滾燙的熱情逐漸暖化被子裡的每一處,每次離開了熱水袋,你總可以用身體感染上的餘溫軀散一小片寒意,如同情竇初開時那愛情的魔力。


慢慢地,熱水袋溫度降低了一點,完全接觸在上面很舒服,被子裡也開始暖起來,一切都顯得那麼美好,彷彿人生最大享受也不過如此。


如同情人們新婚蜜月,只有優點,沒了缺點,人成完人,金成足赤,彷彿天人合一,琴瑟和諧,又如春雨潤物,細而無聲。


逐漸地,腳和熱水袋的溫度接近了,大家也適應了,熱水袋也不是那麼溫暖了,也覺得可有可無了,踢掉?又覺得有點冷。


繼續?好像又沒感覺,這個時候正如兩人剛有孩子,手忙腳亂,愛情這個東西不再是最大的需要,食之無味,棄之又可惜,如同雞肋。終於,麻木了,睡著了,不再去想,聽之任之,


可午夜夢迴,猛然警醒,才發現一個冰涼的熱水袋就放在腳邊,於是踢上兩腳,將熱水袋拋棄掉了。


如同婚後“七年之癢”,結婚久了,熱情變了溫情,溫情變了親情,親情變了累贅,最後被放棄和遺忘。是啊,冷的時候要熱水袋,不冷了,一腳踢掉。


早知如此,是否就不必當初?可人就是需要溫暖,需要感情,當感情冷卻了,沒什麼作用了,現實的人們也就放棄了。


如果想不被熱水袋冰到自己,要么見好就收,早點踢出被子,要么就抱在懷裡,讓自己的體溫保持和熱水袋同步。男女之間的愛情不也如此?


熾熱---火燙----溫暖----可有可無----冷卻----丟棄,是那麼地無奈,真想改變這個過程,只有在可有可無之時,將愛情緊緊地抱在懷裡。


要想一切不歸於冷卻和平淡,要么在最完美的時候結束,要么就用自己餘生的全部熱情去維持。愛情,它就像一個熱水袋。


也許,你會想起重新沖一個熱水袋,可又害怕失去被子裡的溫度,把自己直接露在寒冬的空氣中,有的人鼓起勇氣重新衝了一次熱水袋,只為重溫那溫暖的感覺,有的人則選擇在被子


瑟瑟地捱過整個寒夜。不就像離婚的決定與再婚的勇氣?開始熱,最後還是無法避免地變成一個冰水袋,被踢出被窩。完美的愛情,它還是一個熱水袋,一個它暖你,你暖它的熱水袋。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這樣就對了文/吳淡如 如果要我描繪出一個我理想中的「家」,它的氣氛必然很像「蝙蝠俠」電影裡的蝙蝠洞。它必須在雜亂的大都會中。是的,我非常喜歡大隱於市的感覺。一打開門,走進街頭,就可以看見紅男綠女的浮世繪。關起門來,就剩下我自得其樂。就剩下我,一個安於寂靜的我。藏在一個可以嗅到所有訊息的地...

Bye-bye,憂鬱我們的社會不斷地在進步,隨之而來的負面影響也不少,憂鬱就是其中之一。新聞裡自殺案件時有所聞,但在港星張國榮墜樓身亡後,憂鬱症的問題又再一次敲擊我們所有人的心。在精神病防治領域相當活躍的美國精神醫學會,於1987年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只要是憂鬱症,都跟壓力有關。」當然,並不是說...

紅塵中浮沈多年,許多臉孔不斷在眼前閃逝。歲月的更替,洗刷掉當年自認不錯的友情。環顧身旁僅存的數位知己,這才覺悟到獲得朋友的唯一方法,就是先學習做他的朋友。 這道理說來簡單,起而行卻不容易。現代人強調自我中心!講得好聽一點是非常獨立,實際上卻是自私,往往一味要求對方配合自己。如果不能如願,就...

1「傻瓜繳學費學習,聰明人以傻瓜繳的學費學習」巴西諺語有一個楞頭楞腦的流浪漢,常常在市場裡走動,許多人很喜歡開他的玩笑,並且用不同的方法捉弄他。其中有一個大家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在手掌上放一個五元和十元的硬幣,由他來挑選,而他每次都選擇五元的硬幣。大家看他傻乎乎的,連五元和十元都分不清楚?A都捧腹大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