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很多女人都有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的毛病,徹夜難眠的毛病,尤其是身體單薄的未婚女人。


她們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一份溫暖的愛情,一種溫暖的情愫,一種想起來就溫暖的感覺,一個暖暖的被窩,說白了,她們需要溫暖,他們需要感情和愛心,


需要一個滾熱的身體來暖著自己每一個漫長冬夜。愛情就像熱水平袋,幾乎每個北方人都用過熱水袋,把開水倒進去,迅速地整個塑膠袋體變得滾燙,如同初來的愛情,那麼熾熱,


那麼叫人惶恐。有經驗的人會罩上一個布袋,使自己不被燙傷,如同經歷過情感的人,懂得要保持些許距離。沒經驗的,就在離開熱水袋後的冰涼與接觸到熱水袋的熾熱之間徘徊著,


貼上去一會,趕緊又拿開,用那滾燙的熱情逐漸暖化被子裡的每一處,每次離開了熱水袋,你總可以用身體感染上的餘溫軀散一小片寒意,如同情竇初開時那愛情的魔力。


慢慢地,熱水袋溫度降低了一點,完全接觸在上面很舒服,被子裡也開始暖起來,一切都顯得那麼美好,彷彿人生最大享受也不過如此。


如同情人們新婚蜜月,只有優點,沒了缺點,人成完人,金成足赤,彷彿天人合一,琴瑟和諧,又如春雨潤物,細而無聲。


逐漸地,腳和熱水袋的溫度接近了,大家也適應了,熱水袋也不是那麼溫暖了,也覺得可有可無了,踢掉?又覺得有點冷。


繼續?好像又沒感覺,這個時候正如兩人剛有孩子,手忙腳亂,愛情這個東西不再是最大的需要,食之無味,棄之又可惜,如同雞肋。終於,麻木了,睡著了,不再去想,聽之任之,


可午夜夢迴,猛然警醒,才發現一個冰涼的熱水袋就放在腳邊,於是踢上兩腳,將熱水袋拋棄掉了。


如同婚後“七年之癢”,結婚久了,熱情變了溫情,溫情變了親情,親情變了累贅,最後被放棄和遺忘。是啊,冷的時候要熱水袋,不冷了,一腳踢掉。


早知如此,是否就不必當初?可人就是需要溫暖,需要感情,當感情冷卻了,沒什麼作用了,現實的人們也就放棄了。


如果想不被熱水袋冰到自己,要么見好就收,早點踢出被子,要么就抱在懷裡,讓自己的體溫保持和熱水袋同步。男女之間的愛情不也如此?


熾熱---火燙----溫暖----可有可無----冷卻----丟棄,是那麼地無奈,真想改變這個過程,只有在可有可無之時,將愛情緊緊地抱在懷裡。


要想一切不歸於冷卻和平淡,要么在最完美的時候結束,要么就用自己餘生的全部熱情去維持。愛情,它就像一個熱水袋。


也許,你會想起重新沖一個熱水袋,可又害怕失去被子裡的溫度,把自己直接露在寒冬的空氣中,有的人鼓起勇氣重新衝了一次熱水袋,只為重溫那溫暖的感覺,有的人則選擇在被子


瑟瑟地捱過整個寒夜。不就像離婚的決定與再婚的勇氣?開始熱,最後還是無法避免地變成一個冰水袋,被踢出被窩。完美的愛情,它還是一個熱水袋,一個它暖你,你暖它的熱水袋。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一直到現在,我每看到在街喧喝汽水的孩童,總會多注視一眼。而每次走進超級市場,看到滿牆滿架的汽水、可樂、果汁飲料,心裡則頗有感慨。 看到這些,總令我想起童年時代想要喝汽水而不可得的景況,在台灣初光復不久的那幾年,鄉間的農民雖不致飢寒交迫,但是想要三餐都吃飽似乎也不太可得,尤其是人口眾多的家族,更不要說...

人與人之間相處也是這樣。要愛別人,就不要讓自己情緒化。很多時候我們出發點是善的、好的,但一點點下去,就完全以自我為中心,變得情緒化,失去本來了。本來父母愛孩子,是希望孩子變好,可是看著孩子犯錯誤,自己的氣倒上來了,對孩子亂打一通。事後想想,事情有那麼嚴重嗎?也沒那麼嚴重。 有些父母過分不理智,如果老...

那個時候,我們都看《將愛情進行到底》,於是你問:我們的愛情可以進行到底嗎?     那個時候,你喜歡穿白色的裙子,喜歡聽王菲的歌,喜歡看三毛的書,喜歡在燦爛的陽光下燦爛的笑。    我也還記得,那個時候,你穿著白裙子的...

18歲的他,因高考失利上了東北的一所普通的二本學校。理想與現實的差別徹底的打敗了他。鬱悶一直籠罩著他的心扉,久久不能消散,即便是上了大學。來到陌生的環境,看著陌生的面孔,聽著陌生的話語,又平添了心中的苦悶、抑鬱。他喜歡上了夜晚,白天的喧鬧讓他喘不過起來。他喜歡夜晚的星星,夜晚的顏色,夜晚下的一切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