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對琳達說,巴克萊公司來電話了,叫我下週去上班。琳達欣喜若狂地吻了我一下,叫我一定要努力。

我嘴上答應,心裡卻跟打翻五味瓶一樣。  

在我們營銷系同學眼裡,巴克萊就是一塊光鮮的雞肋。

說它光鮮,是因為它早已名揚四海,實力沒的說,可有經驗的師兄告訴我,巴克萊派頭很大,別的公司試用期最多一個月,它則是半年。如果不合格,六個月後便要捲鋪蓋滾蛋了。

所以,系裡同學戲稱巴克萊為雞肋,越來越多的同學選擇放棄。  可我還是決定去一趟,不是想當英雄,而是臨近畢業,其他簡歷石沉大海,巴克萊公司是唯一伸出橄欖枝的。

奔赴巴克萊,除了那份六個月的合同之外,並沒有什麼令我不滿。人事主管很看重我似的說了一句:“好好乾,公司不會虧待你!”   廢話,在堂堂巴克萊公司,

一個新人敢不好好乾嗎?但要說不虧待,那完全是客套話,六個月的試用期,可不是三天兩頭的買賣,要不是公司可以暫時解決吃住問題,我才不會在這裡做一份沒有保障的工作。

不滿歸不滿,但從上班的第一天開始,我便不敢有絲毫懈怠,嚴格說來,應該是不好意思,因為這次招聘來的不止我一人,其他十來個聽說有來自劍橋和牛津的,

人家為了能在六個月後繼續簽約,可謂廢寢忘食,我總不能獨自蹺著二郎腿一邊閒著吧!  日子過得是昏天暗地。

總經理前來視察,滿臉微笑,說,不錯,我們會選擇最優。這話等於一劑催心針,大家更拼了,為了不讓自己太丟臉,我也毫不猶豫地跟著上,儘管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  

巴克萊的六個月,我一直處於下風,所以我覺得壓力很大。等到快要到期了,我無奈地打電話給琳達,告訴她所有的一切,我不想女朋友看我笑話,質問我為什麼被趕出來了,

我得事先讓她理解,都是巴克萊的錯。  

然而,在巴克萊公司,我終究還是鬧了個天大的笑話。那天,我完全忘了六個月合同已到期,按事先約定所有試用工要主動找經理談話,可我竟傻傻地一早去了曼徹斯特談業務,

等第二天回來,經理已去法國出差,引得同事竊笑不已。  

據說,一起來的試用工表現都不錯,經理幾乎挑不出什麼毛病,我竟然錯過瞭如此良機,看來活該失業。看著別人興高采烈地在等續約,我懶得理他們,只想一個人靜靜地完成曼徹斯特這筆業務,然後走人。  

可是,一個星期後的通知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偉大的巴克萊公司竟然要和我續約,而且,只與我續約,他們白乾了半年。

經理解釋說,只有每天都把自己當做試用工的人才有資格待在巴克萊。

經理很欣賞我能在180天后還堅持工作的精神,所以把我留下了。

但我明白,自己並不是真的願意永遠做一個試用工,而是那天記錯了日子,當然,這話只能跟琳達講,在經理面前,我決定從頭再來,以新的姿態演繹每一天。

出處來源:http://www.puresky.org/

圖、文/美麗佳人 很能喝酒,自己拉行李箱坐經濟艙去工作,去張孝全新居落成的派對、還記得要送一個相配的鍋具。我們從桂綸鎂的同學、化妝師怡俐、楊雅喆的口中,拼湊了完整的樣貌。沒有落差,她都一樣倔強單純,唯一或許需要改變的是,慢慢變得更自由自在吧。   一.我認識一個愛看煙火的女孩 大學隔壁德文...

  這個故事的主角是陶宏遠,今年四十八歲,正值壯年。在台積電工作近十五年,原本是個典型的竹科新貴,但過去七年裡,因為GIST(胃腸道基質瘤)蔓延到肝臟,陶宏遠接受了兩次重大手術,切除六成多的肝臟,卻還是在今天七月被醫生發現復發,醫療行為不在有意義;故事,漸入尾聲。熄燈之前,一個秋日的午後,...

圖 文/美麗佳人 我們站在攝影師的身後看她。她穿著蕾絲上衣,牛仔褲,蕾絲的性感對上牛仔褲的隨意率性,她選擇坐下來,分開雙腿,像個男子一樣,穩穩的看住你。又或者緊身古典束腰,血脈噴張的腰段,雪白的胸脯。而其實,你根本注意不到她的身體,只會凝視著她的臉。明知道她看的是鏡頭,不是你,還是經受不起她的眼神,...

不管你有沒有男朋友,有沒有女朋友,都過來把它讀完,寫的真是那麼回事。你發覺了嗎?  愛的感覺,總是在一開始覺得很甜蜜,  總覺得多一個人陪、多一個人幫你分擔,  你終於不再孤單了,至少有一個人想著你、  戀著你,不論做什麼事情,  只要能一起,就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