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難過到難忘 

從難過到難忘

我們該慶幸生命中有很多難過的經驗,才會有令自己難忘的體會。 

失戀後,我們總愛問:我怎樣可以忘記他?我很想忘記他,但我就是沒法忘記他。 

如果沒法忘記他,那就不要忘記好了。 

為什麼要那麼痛苦的去忘記一個人?時間自然會讓你忘記他。

現在,我請你千萬別想著一頭粉紅色的大笨象。 

請問,你想到的是什麼? 

你立刻就想到一頭粉紅色的大笨象了。 

你越想努力去忘記,你越是無法忘記。 

仍然愛著他,忘不掉他,是理所當然的事,不必覺得慚愧。 

有些人明明忘不了,卻自欺欺人說:我已經忘了他了。 

然而,只要一提起他,她就無法控制自己。 

有一天,你會忘記他的。 

真正的忘記,是不需要努力的。 

有一天,你從浴室洗了一個澡出來,扭開音響聽自己喜歡的音樂,你忽然想起,

啊,原來你愛過這個人,那彷彿是很遙遠的事,你已經一點感覺也沒有了。 

這就是忘記。 

有一天,別人提起某某,你才猛地想起,你曾經愛過這個人,現在已經不記得了。 

這就是忘記。 

如果時間不可以令你忘記那些不該記住的人,我們失去的歲月又有什麼意義?

 

 

 

via 人的一生:   最大的成功,莫過於婚姻的成功;   最大的幸福,莫過於家庭的幸福;   最偉大的親情,莫過於夫妻之情;     最重要的溝通,莫過於夫妻間的溝通;   最為重要的理解,是夫妻間的理解;   最有價值的寬容,...

我遇到了格蘭特(Grant)的時候,正是他無法停止擔憂生活的時候。若只是隨意觀察,原本很難察覺他正遭逢焦慮和恐慌的困擾。    即使他只是剛上大一的新鮮人,但是憑著他對於科學的過人能力,早已被其他工學院的同學崇拜。孩子氣的臉孔、瘦高的身材、和粗嘎的聲音,讓他那令人驚嘆的聰明才智顯...

相愛一輩子 一九九○年代末期,當我剛上研究所時,「關係科學」這門致力於研究兩性關係的研究學門正在萌芽茁壯。在過去幾十年間,研究人員一直得辛苦奮鬥,對抗坊間的批評之聲。他們不是說這個主題太過複雜、難以研究,要不就說這對科學研究來說,是個過於瑣碎的主題。 明尼蘇達大學擁有世上最好的關係學研究人員,在他們...

奇妙仙子和暮光之城,如何影響愛情信仰? 大多數人嚮往永遠充滿激情的愛情,其實不完全是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的錯。正如我們將會看到的,我們從環境中收到關於愛是什麼的訊息,以及愛是如何被找到的,往往很不理性且毫無幫助。我們的社會環境——其中包括了我們的父母、朋友、和大眾媒體,這僅是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