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乘坐21路
早晨起來,吃過飯,張大偉卻沒像往常一樣趕往35路公共汽車站。 35路,他已經風雨無阻地坐了八年,從單位到家,從家到單位。開車的師傅換了一茬又一茬,每一茬都和他成了熟人。可現在,張大偉只想挑個沒有人認識的路線,他極害怕朋友們同情的目光。
再往前走100米,是21路站台,也能到張大偉上班的醫院門口。車一靠站,張大偉毫不猶豫地上了車,投幣,找個座位坐下。他的身邊,是一個看上去不過六七歲的小女孩。女孩手裡拿著紙,墊一本書畫畫。一邊畫,女孩一邊抬起頭看。張大偉好奇地探頭看了看,女孩畫的居然是前面的女司機。畫面中,女司機領著女孩,奇怪的是,左邊一個她,右邊一個她,都牽著女孩的手。女司機神情專注地開著車,樣子一絲不苟。她的身邊,有一個紅色的保溫桶。裡面應該是午餐吧?
張大偉轉過臉,心裡一陣難過。依他的年齡,如果結婚後有了孩子,也該和女孩差不多大了。
走了約摸七八站地,小女孩收拾好東西,走到車的前面。從女司機身邊拿過保溫桶,她大聲說:“媽媽再見。”
“丫丫再見。”女司機答著。
車門開了,車門關上,張大偉跟在小女孩後面下了車,看著她一蹦一跳地朝著一所小學走去。
張大偉整理一下衣服,朝醫院走去。他是心髒病專家,可現在,他不打算再拿手術刀。手術刀,會讓他想起一雙絕望的眼睛,那幾乎讓他無法忍受。
每天乘坐21路,張大偉發現女司機其實是個溫柔的女人。每次女兒向她道別,她的嘴角總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神情看上去格外溫柔。那真是個天真可愛的孩子,偶爾,她回頭朝母親擺手時會做個鬼臉,那鬼臉恰好可以被下車的張大偉看到。張大偉嘴角一牽,忍不住回一個笑。
這天,張大偉拎著背包像平時一樣上了車。車平穩地向前開著,女司機熟練地把握著方向,不時操起話筒報站。一站,兩站,三站,四站……不知過了多久,張大偉看著書,突然感覺車往路邊靠。還沒到站,車為什麼靠到了路邊?他從書本里抬起頭,發現女司機用力拉了手剎,打開車門,關了發動機,並按響警報器。
張大偉呆住了,乘客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從前門後門一擁而出。坐在後面的小女孩被人群推搡著,努力朝前面擠。張大偉被人流裹挾,走到前門,一眼看到女司機的頭無力地伏在方向盤上。他心裡暗叫不好,拼命推開擋住他的兩個人,走到女司機身邊。只見女司機臉色鐵青,呼吸微弱,汗水順著她的額角流下來。這時,小女孩也跑到了媽媽身邊,嚇得哇哇大哭。
依張大偉的經驗,女司機是突發心肌梗塞。這種狀況,只有幾分鐘的搶救時間。張大偉指揮小女孩打開車窗,將手機扔給她讓她馬上撥120,然後將女司機拖出駕駛位,平躺在車廂的地上。打開背包,張大偉取出總是隨身攜帶的硝酸甘油片,用牙咬碎餵進女司機的嘴裡……
幾分鐘後,女司機緩緩睜開眼。遠遠地,救護車呼嘯著開過來……
急救室裡,張大偉焦急地打電話給同事。女司機雖然暫時緩了過來,但檢查她的症狀,急需馬上手術。正是上班高峰,同事要半小時後才能趕到醫院,而眼前的情形刻不容緩。張大偉額頭青筋暴起,急救室裡,護士、麻醉師早已經嚴陣以待。張大偉咬咬牙,三步並做兩步走進手術室。張大偉心裡有一股強烈的渴望,絕不能讓女司機死掉。他堅定地走上手術台,握緊了手術刀……
特殊的禮物
週末,丫丫獨自坐公共汽車來看望媽媽。張大偉知道她讀一年級,還當班長。丫丫手裡捧著紅色保溫桶,說是自己請隔壁奶奶燉的雞湯,媽媽喝了會好得很快。張大偉笑著說:丫丫媽媽的手術很成功,如果恢復得好,她還可以再開車。
張大偉牽著丫丫的手進醫院,隨口問她爸爸呢?這些日子一直沒見過。丫丫搖搖頭,說她沒有爸爸,只有媽媽。媽媽就是爸爸,爸爸就是媽媽。張大偉突然想起丫丫在車上畫的畫,恍然大悟。
那天,丫丫一直陪在病床前。直到天黑,在媽媽一再要求下,她才戀戀不捨地離開。跑到樓道裡,她特意去找張大偉。等張大偉看完一個又一個病人,要下班時,丫丫怯怯地走到他身邊,說有件禮物想送給他。還說她想了很久,怕張大偉不喜歡,一直不敢拿出來。張大偉將丫丫抱到椅子上,說無論她送什麼,他都會喜歡。丫丫咧嘴笑了,叫他抬起腳。張大偉不解,但還是順從地抬起一隻腳。丫丫攤開小手,手心裡是十來個圖釘狀金屬片,金屬片發出五顏六色的光。她把這些金屬片分別釘到張大偉兩隻鞋的鞋底。
“是不是有了這樣的片片,我就可以騰雲駕霧?”張大偉半開玩笑地問道。
丫丫笑了,抬起自己的腳。她的兩隻鞋也佈滿了這樣的金屬片,成雲朵狀。丫丫說有時候媽媽忙,沒辦法接自己放學。她坐公共汽車回家,要走夜路。這鞋一抬腳,就能發出光,許多人都看得到。
“這樣,車就撞不到丫丫,也撞不到叔叔了。”丫丫頗為自豪地說。
看著丫丫,張大偉心裡湧出一股暖流。
丫丫媽媽出院了,暫時在公交公司機關上班。每天,她依舊出現在21路車裡,卻是順路送孩子上學。在車上,看到張大偉,她會頷首微笑。看得出,她不善言辭。偶爾,她會送一桶燉好的排骨給張大偉;偶爾,是燒得酥爛的雞塊。知道張大偉胃不好,她又開始煲蓮子百合糯米粥。這樣的粥,最適宜脾胃虛弱的人。張大偉每次都欣然接下保溫桶。丫丫說,她的飯和他的一樣。說著,她附到他的耳邊,說媽媽的不一樣,媽媽的飯盒裡只有湯、青菜和白米飯。丫丫的話,讓張大偉心裡像觸電一般,再看丫丫媽媽,心裡就有些異樣。
幸福的饋贈
丫丫媽身體逐漸康復,在她的堅持下,又開上了公交車。還是21路。
張大偉坐在後排,看著丫丫畫畫。她的畫與以前不同,左邊是媽媽,右邊卻是張大偉,中間是丫丫自己。下車時,她總要告訴張大偉一個秘密。這些秘密,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
從丫丫的“秘密”裡,張大偉知道在半歲時她父親離開了媽媽,她偷聽媽媽跟人聊天時知道的;媽媽以前常常在半夜裡哭著醒過來,但現在她常常笑;媽媽要求再開21路,說是為了送丫丫到學校,但丫丫覺得,好像不止這樣。她很喜歡上車後從後視鏡裡看丫丫,也看旁邊的大偉叔叔。媽媽買了許多新衣服,她照鏡子時,總問丫丫:大偉叔叔會不會喜歡?
張大偉,當然也回贈了許多小秘密。他結過婚,可兩年前,妻子去世了。她患嚴重的風濕性心髒病,他想了許多辦法來治療,可她還是一天天衰弱下去。為了救活最心愛的妻子,他鋌而走險,親自為她手術。可她太虛弱了,他沒有抓住百分之一的希望,妻子死在手術台上。為妻子舉行了葬禮,他不再坐35路車。因為,曾經她每天都和他一起坐車,上班,下班。 35路車上,很多很多人都認識他們這對夫妻。妻子去世後,他不敢再拿手術刀,手術刀上,似乎有妻子絕望的眼睛。是丫丫媽拯救了他,沒有她,他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走上手術台……
一晃,到了丫丫的八歲生日。張大偉捧著一束漂亮的玫瑰花,拎著一盒大蛋糕敲開丫丫的家門。兩室一廳的家,佈置得簡單溫馨。媽媽忙碌著,丫丫高興地跑來跑去。
“蛋糕是給丫丫的,玫瑰花是給你的,希望你不要拒絕。”張大偉走進廚房,對正在忙碌著的丫丫媽媽說。
丫丫媽媽臉頰緋紅,低著頭接過了玫瑰。
這時,丫丫突然推開門,大聲對張大偉說:“你和媽媽也有小秘密嗎?我也想知道。”
張大偉看著丫丫,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說他得悄悄告訴她,絕對不能讓媽媽聽到。




很多人飯前都會對著美食「咔嚓、咔嚓」地照幾張,然後發到臉書、微博或微信,小小炫耀一下,這就是「炫食族」。  (圖片來源,僅供示意與當事人無關) 在湖南婁底,22歲的女子劉小美是一個「骨灰級」的炫食控。每逢美食,她必定先拿出手機一頓猛拍。 懷孕在身的她即便是去見「准公婆」,仍然沒有丟掉這個「...

女神:我懷孕了。 高帥富:我們分手吧。 女神:親愛的,逗你玩兒呢。 女神打開QQ黑名單:在嗎? 屌絲:昨天怎麼把我刪了?女神:逗你玩兒的。我懷孕了。 屌絲:是他的嗎?女神:嗯,明天陪我去醫院好嗎?屌絲眼角濕潤,拿出了手機:媽,學校要交補習費。 看懂了嗎?女人,你要愛的,不是童話中的白馬王子, 而是現...

「愛情是神聖的!」多麼美好的一句話,但是愛情永遠要放在現實裡生長,現實就像土壤,有肥沃有貧瘠。所以女人必須學會明智,不該要的愛情,不能結出什麼果實的愛情,該放的提前放手吧。   一、你在乎對方比較多你在談戀愛,卻不確定對方的想法;你覺得你們很合適,他好像不以為然;他不在時你很想他,你不在時...

在一起一年、兩年、三年、四年……牽手走過了無數個春夏秋冬,體會了無數​​個喜怒哀樂,經歷了無數個小災大難。最後和你牽手走過紅毯的人,竟然不是我。而我身邊站著的男人,也不是你。 站在他身邊淺淺微笑,望著你和你美麗的新娘,那一刻我竟然沒有悲傷。 我曾經對你說我們結婚,不要盛...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