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幾年前我在台灣上班,早上,在中山國中捷運站下的騎樓,
有一對男女總會在那賣玉蘭花,那是一對看起來非常令人害怕的人,
男的顏面傷殘又斷手,女的顏面有個像球一樣的腫瘤,也斷了一支手,
眼睛鼻子和嘴巴像是拼湊出的,五官看起來不齊全,連講話都不清楚,
每天早上有許多人來來往往趕著搭捷運上班,
有些人走過去還刻意的避開那兩人,因為看起實在來太駭人!

捷運站旁有家麵包店,生意好的不得了,大家買了牛奶,飲料,麵包,
就是極少人會去買玉蘭花,我是個不吃早餐的人,
但是卻是個一定要喝咖啡才會醒的人,
每天我都會去買一罐罐裝咖啡帶去公司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這兩人,擺了好久好久都沒人買半串花,
男的用兩支斷的手夾起一朵玉蘭花給女的,那女人用一支好的手拿了鐵絲企圖再穿進去,
一串四朵,他們就這樣辛苦的穿著,令人看了好難過,我剛開始也怕怕,
但是我的外婆很愛玉蘭花,我也極少在市場或廟以外的地方看到人家在賣玉蘭花。



那一天,我走過去,問他們一串多少錢,
他們用著不清楚的語言慢慢的說:15元一串,要我自己拿,
籃裡還有一些5元零錢,要我自己找錢,那一刻,真的覺得好心酸喔!
怎麼世上有這樣可憐又勇敢面?鼤{實的人,我買了兩串8朵,
我問他們,可不可以拿沒有串好的呢?

女的高興的點點頭,其實,並不是我不愛串好的,只是在想,
他們不像我們有好手,可以很快的穿好那一籃的花,
我又想,每天買一罐咖啡雖然只是25元,好像不是什麼大錢,可是,
對於這樣傷殘的人,不知多少人的25元才能給與他們一天的溫飽?
於是,在後來的每一天,我省下了早上的咖啡錢,
每天搭車前買了八朵的玉蘭花,然後回家後給外婆,
而外婆也高興,天天放在床頭前,她愛極了玉蘭花的清香,
那小小的30元,帶給了4個人的快樂!

我總記得每次那兩位賣花人頻頻的點頭當道謝,真的讓人很想掉眼淚,
我們很幸福,生來健康又受過好的教育,有份好工作,有好的家庭成員,
不用用苦力換取三餐,比起這些人,我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小小的故事與你分享,願大家也都能惜福、惜緣,更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



一雙新鞋子和一雙腳

「我一直渴望擁有一雙新鞋子,直至我看到別人沒有一雙腳。」

你有沒有聽過以上這個故事?
我很多年前就聽過了,最近,又有人再對我說一遍。

我們常常埋怨自己沒有一些東西,卻不去看看自己已經擁有一些甚麼。
即使沒有美貌,擁有健康已經很幸福,醫院,很多病人連喝水都有困難。
即使沒有才華,擁有一個溫暖的家,已經比許多人幸福,有些人沒有家人,也沒有人關心。
人最難克服的,是妒忌心。你會妒忌,我也會妒忌,
當你妒忌別人的運氣和際遇的時候,有否珍惜自己擁有的東西?
為甚麼不看看自己既有的幸福,反而眼紅別人?

你真心愛一個人,為甚麼還要妒忌他和其他人的關係?
愛並不短暫,但是,生命卻很短暫。
愛一個人的時候,最好不要埋怨他沒有給你甚麼,你該珍惜他給你甚麼。
眼光要放遠一點,也要放近一點,你有沒有留意自己身邊的一切?
有沒有發覺自己其實很幸福?

你有一雙腳,你欠缺的只是一雙新鞋子,然而,有些人欠缺的,是一雙腳。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30年的苦戀,17年的相守,對他來說太短太短。所以,儘管只剩最後一口氣,他仍硬撐著,與她相約來生再相戀、長廝守。 滿頭銀髮的陳麗今年83歲,老伴張偉5年前去世,但她至今難以釋懷,她說: 「世間再難找這樣一個男子,這麼深情。」 當年,張偉27歲,風華正茂...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30年的苦戀,17年的相守,對他來說太短太短。所以,儘管只剩最後一口氣,他仍硬撐著,與她相約來生再相戀、長廝守。 滿頭銀髮的陳麗今年83歲,老伴張偉5年前去世,但她至今難以釋懷,她說: 「世間再難找這樣一個男子,這麼深情。」   當年,張偉2...

對一般人而言,光是聽到《論語》這兩個字就彷彿聞到了舊書攤裡的氤氳,就彷彿是摸到了陳舊書頁上的泛黃,《論語》似乎就跟「古老」兩個字擺脫不了關係。即使戴勝益曾說過他用半部《論語》創造了王品,但那也是在商業的領域,你可曾想過《論語》也能成為現代女性修身養心的參考呢? 《女子論語》的作者祐木亞子原本是捧著鐵...

有時候,你很想念一個人, 但你不會給他打電話。因為打電話給他,對方冷冷的一句「喂」,會讓你不知說什麼好。   還是不打比較好,發個信息吧!好怕對方不回信息,要不就算回了也就簡短到讓人心疼的一個「哦」字。打電話給久未謀面的知己,以前你們什麼都可以談,現在通電話了,只會談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