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幸好,我們這麼晚之後才遇到

她和他認識的時候,都不是那麽年輕了,已經進入了老青年的行列。是別人介紹的。

約在一家海鮮餐館門前見面,她簡單收拾了一下,提早去了幾分鍾。沒想,他卻遲到了,直到過了約定時間幾分鍾,他才匆忙趕到。

 

竟然是個好看的男子,褪去了小男生的青澀和單薄,神情略顯沈穩,衣服穿得也很有品位。一見面,就急急道歉,說路口塞車,足足塞了45分鍾,請她一定原諒。

她笑,沒關系的。暗自算了算,如果不塞車,他會比她到得早。那麽,他不是故意的。她相信他的話,再說,即使遲到幾分鍾又怎樣?他已經道歉了。

兩個人就進了餐館,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把菜單遞給她,想吃什麽就點什麽。


她還是笑,小聲說一句,我減肥呢。
他也笑,不用啊,胖點兒怎麽了?只要健康就好,再說,你不胖啊。


她其實真的有一點點胖,只是那麽一點點,自己會介意,他卻真的不介意。索性拿過菜單,也不看價格,招牌菜,一連點了好幾個。

感覺得出來,他對她的印象不錯。而她也是,覺得從外表,自己甚至有點配不上他。但她並不表現出來這一點點自卑,從容地和他說話。他更是處處照顧她的感受,體貼她,如體貼一個小女生,讓她感覺到被寵愛的溫暖。

就這樣慢慢接近了,過了半年的樣子,他提出了結婚,她同意了。覺得自己終究還是個有福氣的女子,在這樣的年紀,還能遇到這麽溫和體貼又英俊的他。

結婚前幾天,他們的好朋友幫著他們收拾新家,有他和她單身時的一些物品,其中,也包括各自的舊相冊。大家翻出來看,于是看到了最年輕時候的他們。

那時候的他,那樣英俊挺拔,穿白襯衣和牛仔褲,戴很酷的腕表,眼神裏,帶著不羈的味道。而那時候的她,也有那麽一點點的胖,但非常漂亮,眉目中,滿是清高滿是驕傲。


有朋友“呀”了一聲,對他倆說,可惜你們沒有早幾年碰上,那才真的叫金童玉女。他笑了,她也笑,卻都沒有說話。

那一刻,他們心裏都很明白,幸好,他們沒有早幾年遇到,不然不會走到一起。

那時候的他,叛逆不羈,喜歡那種個性冷酷的消瘦女孩,並不是她那種。而那時候的她,對男孩子更是格外挑剔,要求對方品貌俱佳,更要守時,講信用。最容不得男人遲到,從不給他們任何辯解的機會……他們,就是這樣,因爲挑剔,因爲不夠寬容,在最年輕的光陰裏一再錯過愛情。


而現在,他們都在情感的磨礪中成熟起來,內心不再浮躁不安,漸漸寬厚而平和,都懂得了爲對方著想。現在碰上,對他們來說,才是最好的。
所以,真的不用遺憾,沒有在最青春美貌的時候遇見你,因爲我們要的,終究不是一場足以天崩地裂的愛戀,而是天長地久的溫暖相伴。

8歲,他是我的變形金剛從小,我就很不服氣,他比我早出生15分鐘就當哥。我從來不喊他哥,我直接叫他的名字,指使他幹這干那。我說,餵,許諾,我餓了,給我買個煎餅?子吃!他是那麼聽我的話,搬來小板凳,踩上去,踮起腳尖,小心翼翼地把櫃子上的存錢罐抱下來。我一把奪過存錢罐,霸道地抱在懷裡。我又說,你轉過身去,...

那個春天,她看到所有的枝頭都開滿了同樣的花朵:微笑。大院裡的人們熱情地和她打著招呼,問她有沒有好聽的故事,有沒有好聽的歌謠,她回報給人們燦爛的笑臉,忘卻了自己瘸著的腿,感覺到自己快樂的心,彷彿要飛起來。她感覺自己好像剛剛降臨到這個世界,一切都那麼新鮮。流動著的空氣,慢慢飄散的白雲,耀眼的陽光,和善的...

今天又和媽媽吵嘴,為了做菜時到底放不放味精。上次吵嘴是因為草莓該怎麼洗,上上次是因為洗完頭髮要不要用吹風機,上上上次是上完廁所衛生紙扔哪……爸爸媽媽來南京一個多月了,我們吵嘴不下十幾次,大至理財花錢,小至洗碗用多少洗潔精,花樣百出,應接不暇。雖然和父母相處的氛圍總體來說是...

【中時電子報 】林志恭(三軍總醫院病理部醫師)『病理醫師』對大多數人而言是陌生的,因為要掛號看病時並沒有這一科。「病理」,簡單的說,就是「疾病的道理」,其範圍是廣泛的,從病因、致病機轉、流行病學、臨床表徵、顯微變化、治療與預後、基因與染色體變化等的分子生物研究與法醫病理…等等,都在病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