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今年冬天,一日突然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一個聲音帶著久違的氣息叩響我記憶的大門。她— 初戀回到家鄉,約老朋友聚會。當晚回家,躺在床上,一種莫名的感覺指引我想起了年輕那件事。

16歲時,高一報導,尚早,坐在心儀的位子上,看著門口,巡視著每一位進來的新同學。陡然間,眼中一亮。見進來的第三位同學,女,身材消瘦,但不失力量,膚色從眾,面貌尚可。在拐角處,上衣角刮在桌腳,也許走的有些快,身體被桌子拽了一個側身,我有幸可以估計出她胸前兩個成熟 “仙桃”,青春的懵懂讓我,把眼睛放到最大。從此此人變站在了我空靈的心田。巧的很,她居然含羞的坐在我的前桌。“緣份”呀!此後我們彼此熟悉,相互有了一些了解,關於她的一切我都會留意,甚至不擇手段,可羞於表白,這一切她均不知。

她學業相對優秀,本人也不太差,相談話題更多更融洽,近在咫尺的相思更甚,那時候,每當將自己裹進被子的時候。那無邊心田,就無數次設計家園,“我的莊園女主人喜歡那一種呢?”,我最大限度的想像著得到那滿足笑靨的場景,往往嘴角微笑到天明。早上,理智又讓我回到現實,我能給與的是什麼呢?當時對莎翁很是欣賞,尤其是王子那句話:“生存還是死亡”。就這樣,一年半的時間就過去了。一直有絲擔憂,也有一絲期盼。

高二,文理分班,在延長了兩個月後,她選擇了我無法接受的文班。我去了理班。友誼還在,時常還會有聯繫和交流。總有一種失落和黯然。一個月後,隨著一位才子的出現,少女的胸懷被打開了,羞澀的她被才子的一個手指給俘獲,悲憤溢滿心胸,我失去了我本可以把握寶貝兒。不能駕馭心靈的她,迷失了方向,洋溢著快樂的她失去了學業的方向,一年後,才子帶著沒帶走一片雲彩的瀟灑開始了名牌大學的生活,她也在經過痛苦的落榜感受後,開始了复讀。我也帶著這份遺憾開始了大學生活。

那個穿著花裙子在花叢中旋轉美麗女主人還是那麼美好,她還在我心田中舞蹈,溢滿了我身在異鄉全部心海,我給她寄出我的第一封求愛信。看到回信時,我可以想像出他當初看信時的驚訝。“其實你不懂我的心”,她說:“除卻巫山不是雲,一葉浮萍(名字中的一個字)歸大海”。可以想像她當時肯定被嚇壞了,她不知我的在意。不屬於你的你再辛苦,“她也不會給你滿分”。“我們來生再續緣”是她信的結尾。我為自己卻諾和失望沉默很久。這時,面前出現一面暮靄的牆。

後來她考取了師範學院,做了一名教師,遠離家鄉,和她老公一起教書,節日時,偶爾會有問候,我只是在心田留個地方給她,周圍築牆,是透明的牆。此生恐難再見一面了。

我也是進步了,在大學看到心儀的女孩,立刻展開攻勢。我有了我現在的妻子,和漂亮的女兒,執子之手與子攜老,我把我的心田完全敞給愛人看,這就是牆為什麼是透明的原因。運氣還好,我愛人理解,可能她也有類此情況吧,不過我沒有看到牆,哪怕是透明的牆。

已年近不惑,偶然想起,只有繪色一笑,我想起了一句教導女兒的話。“誰沒有年輕過”。

     有些人一轉身就是一輩子,有些人從不知道離開的時候不要把門關得太狠,因為自己有可能還會回來。                         ...

  人的一生只有這麼長(請認真看圖) 人的一生,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一生。我們在親人的歡笑聲中誕生,又在親人的悲傷中離去。而這一切我們都不知道,我們無法控制自己的生與死,但我們應慶幸自己擁有了這一生;多數人到了年邁的時候才能體會到健康長壽比榮華富貴更重要。   人就一生, 我們都...

作者:張苡絃 克羅埃西亞女生M來台灣當交換學生,有一天她突然問我:「你們台灣女生經期來的時候都用什麼啊?」 「衛生棉阿!」 我不會說衛生棉的英文,所以當下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描述這個東西:就是一塊布,正面可以吸血,背面有膠,可以黏在內褲上,有點像尿布的東西,但是比較迷你。 「是嗎?難怪我到處都找不太到棉...

  他們倆最終還是把婚離了,離婚的原因除了生育事件以外,最重要的是女人覺得男人不再愛她了。 男的是當地的一名業務員,常年在外跑業務,每天都是等女人熟睡之後才回到家。女人則是一名教師,下班回家,每天陪伴女人的除了電視就還是電視。男人是一個細心入微的人,家裡所有的日常用品都是他買的。男人也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