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是我離開你的第一天,你買了一大箱啤酒,獨自坐在我們常去的大榕樹下大醉了一場。等到王揚找到你的時候,你已經爬不起來了,你哭著喊著我的名字,求我別離開你。可有些事情發生了就回不來了。你不知道,我就站在榕樹後,靜靜地看著,我想跑過去抱住你,求你別再喝了,可——我不能。

自從我離開你後,你過著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啊,每天以酒代飯,書也不讀了,宿舍也不回,就總是跑到我們約會的地方。難道這樣我就能回到你的身邊了嗎?別傻了,天下的好女孩多得很,你為什麼就只認定我呢?隔壁班的文娛委員于娜不就很喜歡你嗎?她長得漂亮而且又善解人意,對你又是體貼入懷的。你難道忘了生病的那幾天是誰陪在你身邊餵你吃藥吃飯的。好好疼她吧,把我忘了吧。我是不可能回到你身邊了,請別怪我狠心。

離開你已經半年了,你的臉上還是沒有笑容。你忘了,以前我最喜歡看你笑了,你笑的時候是那麼陽光那麼帥氣。可現在呢?笑一個吧,于娜就在你身邊呢,人家怎麼說都是個女孩子,多疼她點吧。其實你們在放風箏的時候我就遠處望著你們。你把風箏放得老高老高,突然,線斷了,你盯著漸漸飄落的風箏,憂鬱又爬上了你的眼睛。我知道,你一定又在想我了吧,想我第一次放風箏的場景,想我因為風箏總飛不上天,氣得哭鼻子的場景,想你把我摟入懷,指著我罵我是小笨蛋的情景。別再想了,親愛的,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讓那些美好的往事隨風而去吧。

1月29日是你的生日。你的哥們為你開了個Party,說是為了慶祝慶祝。其實我知道,他們是要讓你把我忘了。你們一起猜拳一起唱歌,笑罵聲一陣高過一陣。最後,你醉了。你跑到一邊“砰”的一聲把手中的酒瓶子摔在地上,跪倒在地輕輕地喊我的名字。你的哥們都被你嚇到了,誰都沒出一聲。每年的生日都是我陪你一起過的,記得去年我還送了你一條皮帶,我還說要永遠把你綁在我身邊,要做你的新娘。當時你美得直傻笑。可親愛的,對不起,是我不信守承諾,是我違背了我們彼此的諾言。可有些事發生了就發生了,就算以前我們多麼的相愛,有些事就是那麼殘酷。

王揚走到你身邊,扶起你,他在你耳邊說了句話。我知道他說什麼,我就在附近,雖然我離開了你,可我還是總關注著你。他說讓你忘了我。你卻把他一把推開,然後一路狂奔。我急了,忙跟著你跑。你跑累了,埋著頭坐在路邊,我知道你在哭。我不敢走近你,遠遠地在你身後站著。你不是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嗎?你不是說過你很堅強是個男子漢嗎?別傷心了好嗎?親愛的,別傷心了!

你畢業了。你拿著畢業證書卻沒有回家。你跑到了學校操場左邊第5棵樹下,看著樹下刻的一行字發呆。“大豬永遠愛小豬”這是我們一起刻的。你是大豬我是小豬。親愛的,你就快畢業了,時間過得可真快啊。其實這樣也好,你可以早點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這裡有太多美好也有太多傷心的往事,離開這裡,走出學校,那裡有你期盼的新的生活,我也衷心的希望你能在那裡找到一個真愛的人。

你在一間公司任職,你的才能和談吐受到老闆的賞識,我就知道,你是一個人才。你每天拼命的工作,起早貪黑,你的業績直線上升。二年後,你終於坐上了經理的位置。你的工作穩定了,可為什麼還不找個女朋友呢?你不小了。

終於,你公司一個愛慕你的女孩向你表白了。這是件多麼令人雀躍的事啊。當你猶豫了好一陣才答應她時,我笑了,可我的心為什麼那麼痛呢?我不是一個好女孩,我太自私了。

那女孩不錯,很溫柔,不像我那麼蠻橫,她懂得照顧你,而我總是你照顧著。你們一起去逛街的時候,我就在你後面跟著,其實,分開了那麼久,我總是跟著你,只是你不知道罷了。你們拐進了家具店,我才知道你們打算結婚了。你們一起挑選家具時,那女孩笑得好開心好燦爛啊,我好羨慕她。如果當初我不離開你,在你身邊的就是我了。我好後悔。

你在寫請柬時,我就站在你身邊,看著你寫的字我哭了。你把新娘的名字都寫成了我的名字。當寫到第十張時你才停下筆,才發現自己寫錯了。你扔下筆,托著頭輕輕地喊著我的名字。“我就在你的身邊啊……”。我向你喊著。可你聽不到,我知道你不會聽到的。就像我多年跟在你身後而你總看不到我一樣。

但是我不會後悔,就算回到從前那一幕,那輛急速而來的小車快撞到你時,我還是會奮不顧身的推開你,為你抵擋住一切災難……

所以親愛的,忘了我吧。好好愛你的妻子,今天起我就不能再看著你了,天堂在召喚著我呢,我得走了,永遠永遠地離開你了。我走到你身邊,想在你額頭印個吻時,你的妻子叫你出去。你就這樣,穿過我的身體,走向你的妻子。但是我已經很滿足了,就當做是一個擁抱吧。

吾愛,我走了,我會在天堂看著你呢!

我愛你!希望,下輩子我們能在一起!



親愛的,你會記得我多久?記住我的什麼?或者該說,怎樣的事物,會讓你馬上想起我?是聲音,容貌,氣味,微笑的表情,或是我的喜好?我並不是你,更無法猜測你的內心世界,但,卻早在心中,已滿滿的記住你。寒冷的清晨一推開落地窗,風馬上就灌進了外套裡,好冷,她心中猶豫著真不想出門。但無論如何,她是非得離開被窩的,...

「你好!」我抬頭一看,是一個戴著眼鏡,綁著馬尾的女孩子在跟我打招呼。她發現我正以疑惑的眼神看著她時,緊張的說...「那個...那個...能不能擔誤你一些時間...幫我作個問卷?我放下手邊的工作,站起身,接過她遞來的問卷和筆。我一邊作問卷,一邊問她:「妳...是第一次做這種問卷調查嗎?」問完後,我偷瞄...

我故意現場套上那條鍊子,追問著眾人:「這是誰送的啊?我好喜歡喔,這是什麼石頭呢?」一個長的不錯的男孩子站了出來,大方承認是他送的。這人我有印象,我剛到慶祝的會場,他就先獻上一束我最愛的海芋。平日他也常三不五時送上些小東西討我歡心。「這叫青金,就是指藍色的黃金。這個雖然不是水晶,但我想妳已經有很多水晶...

和他交往五年,每年的生日禮物總得我『明示』、『暗示』個好幾次後,才會姍姍來遲。身為男性,就應該知道該在『女性三大節日』裡,適時地獻上殷勤,滿足女人小小的虛榮心。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高,我不希罕過『三大節日』。唯一的請求,只希望他能記住我的生日,給我一個意外的驚喜。於是,每年的生日,就在他的遺忘中渡過。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