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誰是誰的選擇, 
如果都有道理, 
那世上何須用「淚」來抉擇? 
        沒有飛的感覺, 
因為我的心早已守在你身旁 .. 
        我的夢想, 
是不管走到哪裡, 
身邊都能有你 .. 

就算全世界都放棄我,只要妳還沒,我就會堅持到底

每年的這個時候,不同的城市,我會將相同的祝福打包寄出。我持續十一年這樣的動作,祝福的是遠走十年的愛情。 最初的兩年,我還會帶著小女孩的羞澀和期望買禮物,包裝,封箱,寄出,之後等待 ​​想像他的表情,他的心情,他的一切都在我猜測中。六年後,激情蛻變機械,我仍然去買禮物,包裝之後寄出,只是我不再去想像他...

我很幸運,在茫茫人海中,上天安排與你相識。遇到你是我一生花不完的眷戀。一次偶然我闖進了你的世界,我感謝上天賜給我這麼一個值得珍惜的人。我曾仰望星空,看劃過的流星便對它許下願望,希望能與你白頭偕老。這個世界上不是因為多了一個你或是少了一個我才這麼美麗,而是我的世界了出現了一個可愛可等的人。當你出現在我...

文 / 李安1978年,當我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父親十分反感,他給我列了一個資料:在美國百老匯,每年只有兩百個角色,但卻有五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當時我一意孤行,決意登上了去美國的班機,父親和我的關係從此惡化,近二十年間和我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但是,等我幾年後從電影學院畢...

她,叫霞兒。 十七歲那年正月,上初三的她不願讀完初中的最後課程了,就放棄學業,踏入社會。 那是80年代末期,農村的人還很古老,不上學的女娃家,就頻頻有媒人登門說親。霞兒家也不例外。 這不?有一天,霞父親的好友依朋友所託,過來說媒。那男孩和霞是一個村的,叫冰。說來這村子不大,互相都認識。只不過冰休學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