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117期 2017/06

編輯室報告

那些說不出口的什麼

不久前家母在讀書會演講,抓我去幫暖場,開場的互聊間母親說了一句話:「她以前是個很不好帶的孩子,但這幾年我看到她在《魅麗》工作後的轉變。」我有點驚訝,原來在母親眼中,這女兒已逐漸成為一個「可以溝通」的人。

少時的我,很多事情會看到鮮明答案,中間演算的過程完全不知,因而無法溝通。舉例來說,我很小就知道做功課根本沒用,而被老師視為問題學生,照我父母的說法是「都在看閒書、娃娃書」。

每一個大人都知道,小時候寫的那些功課大部分沒有用,跟你現在成為的人、做的事,可能一點關係都沒有,為什麼還是逼小孩要乖乖寫功課?我不懂,執拗地吃了很多苦頭。

小時候寫的那些功課大部分沒有用,為什麼還是逼小孩要乖乖寫功課?

這些「只知道答案但不知道為什麼」「只看到畫面但無法描述」的斷層,是透過成長慢慢補起來的。成長有點像個倒敘法,逐漸為答案推敲出演算過程,逐漸學到足夠的語彙與表達的方式,去描述已經有的圖像。

這跟本月的主題「情緒勒索」有什麼關係?有。身為一個曾經內在很激烈翻攪,沒有出口的人,我是個很善於情緒勒索別人的青少年,尤其與戀人相處時,會以控制對方的情緒起伏,來當做自己安全感的來源。

歲月終究在鴻溝上慢慢搭起了橋,我慢慢具備一些溝通的能力後,或許是內在激烈的衝撞與叛逆,得以紓緩,好像不再需要綁架別人了。情緒勒索,不過是想被瞭解罷了,是那些莫名的斷層,希望被辨試清晰,希望聽到一句,我懂你,僅此而已。

下期預告:養生養生,越養越生氣?你中了養生的毒嗎?

 

【《魅麗雜誌117期/六月號》。更多精彩內容,請上《魅麗雜誌》官網;《魅麗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大陸小說《杜拉拉升職記》鮮活再現了現代女性渴望晉升白領階級的心路歷程,提供了不少職場潛規則,但還有些事情,杜拉拉卻忘了告訴妳。   三十四年前,余湘搭乘火車離開故鄉台東,前往台北銘傳商專報到念書,看著窗外風景從綠油油的山野陵線,逐漸轉變成霓虹閃爍的都市街道,心中反覆只有一個念頭:「我一定要...

1.只要我承諾...就一定要做到 2.成功者做失敗者不願做的事 3.與時間賽跑...向極限挑戰 4.成功者找方法...失敗者找藉口 5.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 6.沒有能不能...只有要不要 7.要改變結果...先改變自己...要戰勝別人...先戰勝自己 8. 夢想刻在鋼板上...方...

有一個乞丐,他的整個右手臂斷了,樣子挺可憐,誰見了都會施捨。   有一天,他來到一個農戶人家行乞,女主人叫他先將門前的一堆磚搬到院子後。   乞丐生氣地對女主人說:「你明明看到我只有一隻手,卻讓我搬磚頭,這不是存心捉弄人嗎?」   沒想到女主人自己蹲下來,故意用一隻手搬...

記得小時候,我很憧憬長大。因為我覺得等長大了,父母就再也管不著我了。可以想喝汽水就喝汽水,中午想不睡覺就不睡覺,那一定很幸福。等我真的長大,父母也的確管不著了,可是當初認為的幸福並沒有到來。因為,雖然沒有人再管我喝汽水,但我發現當初那個理想太微不足道。而且,在得到這個微不足道的自由的同時,又有了新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