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問題我花了很多工夫讓公婆滿意我和我們的關係,但我先生從來不懂回報。尤其是對我媽,他從來不會表現一點尊重和關心。我需要什麼業力才能讓他看見我們雙方都有自己在乎的家人?

 

  你或許已經注意到這些問題有很多是在餐廳裡提出來的,但我不希望你對我有錯誤的印象──我可不是成天都在吃。我只是覺得當有人需要談自己的感情問題時,配上一杯熱可可或一碗好沙拉往往會比較放鬆。而且在外面可以接觸到人群,我們可以欣賞並感謝一下生命中有他們的存在。

  無論如何,我是在烏克蘭的基輔一家很棒的戶外陽台咖啡廳,被米娜問了這個問題。我們到基輔去舉辦金剛商業學院的課程。我把兩位助理趕到另一桌,好讓我們可以坦白地聊一聊。米娜的先生羅柏則和地面工作人員外出,去找那晚講座上的音響系統需要的一種怪電線。我的視線越過米娜,享受著戶外風光。

  「那麼,米娜,聽著。關於業力種子,寫得最好的書是哪一本?」她露出笑容。米娜有個特質,就是她知道自己的專業──她真的下苦功自學,把事情學好、做對。

  她迅速答道:「世親菩薩的《俱舍論》。而我們談的主要是第四章的內容。」我點點頭,說:「那麼,在心識裡種下種子有哪兩種最明顯的方式──一個讓我們看見羅柏對令堂多尊重一點的種子?」

  「我們所說的任何話或所做的任何事,這是種下種子最明顯的兩種方式。」她倒背如流地一口氣說出來。

  我說:「是。而在這裡,我們想種下的種子是……」

  「讓他表現出一點尊重的種子。當然,這就意味著,我自己要先表現出一點尊重。」

  「對誰呢?」

  「唔,可以是對任何人。不一定是對某人的父母,或特別是對羅柏的父母。舉例而言,如果我在工作上注意對主管表現出尊重,那就會種下讓我看見羅柏對我媽尊重一點的種子。」我點點頭。基本概念她都懂了。但我們還能更進一步。

  「是,所以你想一些對他人表示尊重的話來說,或者想一些對他人表示尊重的事來做。但是什麼讓你會去這麼想呢?」

  米娜眼珠子往上轉,盯著罩住我們和桌子的戶外大陽傘。她說:「這個嘛,我猜就像世親菩薩書裡說的。我們所說的話、所做的事,都會在心識裡種下種子,讓我們之後看到一樣的事物在身邊發生。

  「但在做某件事或說某些話之前,總是先有某種思維狀態:我們『想』怎麼說,或者我們『想』怎麼做。有點像是一個意圖,或者一個動機。」

  「而這個『想』的動作種下的種子……」我提示她。

  「……是最強大的。」她把話接完。她看著我,眼裡帶有疑問。「所以您是什麼意思?您要我怎麼……『想』?」

  我望向外面街上,看著基輔市中心的建築──蘇維埃政權冷戰時期不成樣的建築,混雜著現今新冒出來的一些酷地方,和那些真的很老的古典建築完美融合在一起。

  我說:「你說對了。做某些事、說某些話,種下的都是次要的業力種子,但它們很容易執行。我們可以立定目標,每天至少一次,當主管要求我們做事時給予熱情的回應。我們也可以打包票說在接下來兩週,每天上班都早到十五分鐘,並且主動詢問主管當天有沒有特別需要我們做什麼。

  「這些都是我們看得見的事或聽得到的話,很容易就能注意自己有沒有做到。而且,確實,如果你說那些話、做那些事,你漸漸就會看到羅柏對待令堂的態度不一樣。」

  米娜歪著頭,問道:「那有沒有……任何方式……可以比『漸漸』快一點?」我點點頭,說:「你剛剛說的沒錯。認真想一下就會發現,任何時候,當我們做任何事、說任何話,都會種下兩個層面的業力種子。因為首先我們要『決定』做什麼或說什麼,而這個決定的動作本身就種下了強大的種子,即使我們甚至沒有機會真的按照自己的決定去做、去說。

  「意思是,如果我們先有個意圖,然後按照那份心意來行動,這樣的種子當然強大得多──就某方面而言可以說是加倍的。但當我們修正行動的意圖時,這個動作本身就是一個發生在心識深處的行動。

  所謂的『心識深處』是一個很接近意念核心的地方,種子本身都存放在那裡。」米娜指指她的頭,但我指指我的心。「西藏人說種子的倉庫、意念的核心,在這裡,在心裡,就在脊椎前面、沿著脊椎而行的一條通道裡。在那地方的深處有一個小小的宇宙,一個不比針頭大的小圓點,佛家稱之為『不壞明點』,裡面存放著所有我們已經種下但還沒開花結果的種子。

  「每一年,你大概會在那個迷你空間裡創造出二十億個種子。而在有機會開花結果之前,每一個你所創造的種子每二十四小時力量都會加倍。所以,在那裡有成千上百億的種子,就存放在核心裡。當你『決定』要說某些話或做某些事時,在採取行動之前的瞬間,無數新的種子就會直接注入那個迷你倉庫當中。

  「所以,你何以採取某種行動的『理由』實際上比你的行動更強而有力。」米娜點點頭,說:「有道理,而且這也解釋了其他許多事情。表面上看來,人們做了正確的事,但我們不知道他們內心是怎麼想的──為什麼他們會做自己正在做的事,即使他們做的是正確的事。」我點點頭,等著她繼續推敲下去。她開口道:「所以我……我必須想清楚,每當我表現出尊重的時候,是什麼『引發』了我的尊敬,這才是讓我在身邊看到尊重的根本種子。」

  我補充道:「至於比『漸漸』快一點,現在讓我們回到這個特定的種子,這個能讓我們看到羅柏對令堂多一點尊重的種子。你對他的父母表現出尊重會是一個好的種子嗎?」

  米娜點頭,但她已經體會到更深一層了。她的眼神亮起來,我知道她明白了。

  「對他們表現出尊重是很好,比方說,在他們生日時送個很不錯的禮物。在跟他們說話時表現出尊重也很好,比方每次見面都很親暱地以『爸』、『媽』來稱呼他們。但我怎麼『想』他們……」她張口結舌地停在那裡。

  「可是我不尊敬他們啊。」她脫口而出道:「我想要表現得很尊重他們,我想要看起來像是尊重他們的樣子,但內心深處我並不真的尊敬他們。」

  她出神地望向陽台後方的一排樹,輕聲下結論道:「而這是羅柏不尊重我媽真正的原因。」

我說,認清真相是好事,但如果我們不加以運用,真相的意義就不大。

  我問:「為什麼你不尊敬他們?」

  「呃……我猜……我猜我沒認真想過。」米娜招認道:「我是說,如果我認真想一想,他們其實有很多值得尊敬的地方。但我想最主要的一件事是他們有多慈愛──我很讚賞他們對每一個人的慈愛。」

  這就是了,我們終於找到了。尊敬的根源就在於愛。「所以,米娜,你有什麼行動計畫?」

  她微笑道:「什麼計畫呢?嗯……我猜我要繼續去想他們令我尊敬的原因──真正由衷的尊敬,出於對他們的愛而產生的尊敬。我必須『愛』我公婆,真心的愛,不只是口頭上或行動上的愛,而是在我最私密的念頭裡,在種子的針頭型迷你倉庫裡。「我必須像愛我媽一樣地愛他們……然後羅柏就也會愛她,而我就會看到他尊重她。」

  我們把拿鐵喝完。我把助理集合起來,大夥兒一起朝基輔的市中心廣場走去。我要買點特別的小東西,回家後獻給那位讓我種下種子的老太太。

---本文摘自【當和尚遇到鑽石4】愛的業力法則:西藏的古老智慧,讓愛情心想事成

尊敬的根源就在於愛...尊敬的根源就在於愛...

【更多精采內容請上《橡樹林 http://oakcite.pixnet.net/blog》;歡迎加入《橡樹林好書分享團》 www.facebook.com/oaktreecite 粉絲行列 。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我和王冠就要結婚了,打算下個月就去領證。在我媽的勸說下,我去了一家私密醫院,打算做處女膜修復手術。看到這裡,大家或者會罵我卑鄙無恥外加綠茶婊。 翻拍sina非本人可我真的是沒辦法了,我未婚夫認識我的時候都30了還是一個處男,他出身軍人家庭,保守而古板。而我,說不上多喜歡他,不過覺得他是個軍官,是個很...

網友授權刊載,請勿隨意翻拍這種女生千萬別放出來啊! 一對異國戀的同志情侶在捷運內牽手,被偷拍上傳後被罵:噁心,金髮的太醜配不上!讓他們跳出來「這樣講」,攻擊的人瞬間全都沉默了... 母親過世後,唯一值錢的金項鍊不見了!結果嬸嬸馬上認定是我偷的!但幾天後媽媽的遺囑出現後,她的臉色就變的蒼白無比......

    ( 右圖為示意圖-非故事本人 圖來源hwaiting.jp)靠北女友上面腦補的男生不少,但是這位男士真的惹惱了所有網友:   靠北女友原文出處:謝謝妳,我原本就是個小開了,但是我很低調,所以妳完全不清楚 今日妳已碰觸到底線,妳偷偷告訴妳麻吉說希望自己未來可以遇到...

by 丁丁 雖說單身和戀愛各有各的苦辣酸甜,不過單身一段時間的人似乎特別容易受到周遭的「關切」,好比「怎麼會?你條件這麼好!」、「是你太挑了吧?」,儘管多半是抱著好意提供關心或建議,但有時聽起來卻覺得刺耳。國外網站BuzzFeed就以單身者的角度來剖析,那些單身時最常聽見的「經典名句」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