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淡的日子有持續了一個星期。
這天正好是週末。剛下班,許勇給我打來電話。我一點都不驚訝他是如何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的,畢竟,他是我的上司。
到家時丁宇興致盎揚地說兩人一起去湖濱公園,因為從今天起免費對遊人開放。我歉然說道晚上同事約著一起聚會。看得出丁宇很失望,但轉而他有笑說玩開心點。
皇倫飯店是本市一座很有名的四星飯店。能在這裡經常出入的人非富即貴。剛到門口,就看見一身藏青色西服的許勇立在那裏。
我隨著許勇步入大堂時,被眼前的華貴震住了。迎面正中央是一個彩色噴泉,噴泉背後的一個小圓臺上,一位優雅的女琴師正彈奏著舒緩的樂曲,兩邊的餐桌上,儘是一些衣著高檔時尚的男女。
下意識望了一眼自己那已是退出流行的著裝,我不禁暗生慚羞。
我們在大堂一株棕櫚樹後的空位上坐下。這個地方視線很隱蔽,坐著可以窺見整個大堂而從外面卻不容易看到裏面。
幾杯紅酒下肚,我逐漸放鬆了自己。許勇端著杯子,含笑問道:“知道我那天為什麼只請你跳舞嗎?”
我不解。
因為你獨自坐那的樣子打動了我。“我更是不解了。公司裏美女如雲,我想自己並算不上最出色的。
“我挺羨慕你的丈夫。如果我有一位這樣美麗的妻子,是不會讓她在這樣的青春裏把雙手變粗糙的”。
許勇話中的意思讓我有些慌亂。這樣一個充滿魅力的男人對你說著這種暗示性的話語,讓我突然有了一絲害怕。至於到底在怕什麼,在那一刻我自己也不明白。
我幾乎是有些掙扎地說道:“不,許總。我丈夫是個很稱職的男人。”
許勇竟然笑了出來:“你在自欺欺人!一個在幸福中的女人,是不該有你那樣無助而茫然的眼神!它讓你美麗的雙眼失去了應有的神采!”
在當時,這番話重重擊中了我的心事,我像一個孩子般伏在桌上哭了出來。半年多來的迷惘,被這個男人輕易的揭開了。
鋼琴樂的旋繞中,許勇的手撫上了我的頭髮,耳畔,是許勇溫柔的訴說:“小冉,讓我來給你的生活重新注入光彩,好嗎?”
仿佛有一道旋渦將我吸了進去,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那晚,我沒有回家。
一個男人,點燃了我的激情,將我帶入了那所——失樂園。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我過的如同貴族一般富奢。我總是挽著許勇,如同一對熱戀中的情侶,出入各種高級社交沙龍中。這一切都是那樣的真實,我卻依舊恍惚如夢。
那晚我沒有回家,丁宇並沒有過多的追問。後來去了公司同事才告訴我說丁宇電話都打到她們那裏了。我知道丁宇已經明白我向他撒了謊,可是他為什麼沒有揭穿呢?不過我和許勇的關係是很隱秘的,而那些高級社交活動又是丁宇難以涉足的。
可丁宇卻比以前有了變化,回到家中只是寫東西,如果我不問他什麼他也免開金口。他的飄忽不定讓我更生厭煩,莫名的,兩人進入了冷戰。
丁宇每日開始獨自做飯,而我則和許勇在外面把日本料理法國大菜吃了個轉。只是在一次回家時,看見淩亂的廚房和桌上幾根火腿腸時,我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絲愧疚。
這天,我和許勇在一家商場裏閒逛。這裡面都是一些高檔時裝,可以說是專為許勇這類人設的。我想自己應該不在這類人中,但是原始的虛榮卻被滿足了。
我漫不經心瀏覽著兩邊衣架上價格高昂的服裝時,許勇的腳步突然停了。我奇怪地望了他一眼,他卻沒有看我,只是說道:“那個男人一直在看著你。”
我順勢看去,身子一下子僵了,釘在了原地。
丁宇。
我一陣慌亂。這種以他的能力買不了的東西的地方是他從不涉足的,我做夢都沒有了到他竟然會出現在眼前。
丁宇的眼神和複雜,仿佛很多東西鉸在一起,那眼神,沒來由讓我心一痛。我拋開許勇,奔向丁宇:“丁宇,你聽我說……”
丁宇轉身跑了。
我頓在那裏,緊咬著下唇,望著他消失的方向,一動也不動。
許勇走過來,摟著我輕笑:“好了,別看了,我送你回家!”我斜了他一眼,心裏恨他還能笑的出來。就在那一瞬,我生出了一絲疲倦和後悔。我沒有回答,任由他將我送到家門口。
家中,丁宇正在狠命吸著一支又一支香煙。燈光中,屋裏瀰漫著黃昏的嗆人的煙霧。只這一會時間,丁宇竟憔悴的似乎有些蒼老了。
我凝視著那張從相戀至今已五年的熟悉面容,眼眶有些濕潤了。
丁宇又狠一口煙,掐滅了煙火:“小冉,既然回來了就早點睡吧。”
他的語氣冷靜的大出乎我的意料。我涌起一股不安,問道:“你……你沒有什麼想問我的嗎?”
他搖了搖頭,露出一絲無奈而悽然的笑容出來:“不用了。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我咬了咬嘴唇,輕聲道:“阿宇,我……”
丁宇擺了擺手打斷了我的話,“小冉,別說了。我是真的不想聽了,你和他的事,我其實早知道了。”我頓時望著他,卻看見嘴角那絲苦澀:“別忘了,我的好多同學都混得比我好。我一直不相信他們說的,今天卻親眼看見。你和他在一起那種快樂的樣子,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過了。”
丁宇又點燃一支煙,深吸了一口,聲音已有些哽咽:“小冉,我很愧疚。”
我哭了了;原來,他並非心中沒有想法。我說:“阿宇,我們重新開始吧,好嗎?”
丁宇只吸著煙,冷冷地望著我。那蒼白的面容令我不敢逼視。
他的沉默,給了我清晰的答覆。

 

 

『親愛的,我今年已經32歲了,不年輕了。』 還記得嗎?15年前我遇見了你。那時候的我高二,你高三在一起之前的你是半工半讀的加油站員工。那時候我跟你在一起時不顧我家人的反對就因為你家是中低收入戶,我家的家境跟你有些差距〈畢竟家人希望我以後嫁的是個有錢人以後可以當少奶奶不愁吃穿〉但我覺得這有關係嗎?至...

三個「時代」:他們即將步入幸福的婚姻殿堂今年4月份,袁暢和胡欣怡終於獲得了雙方父母的同意,開始籌備他們的婚禮,計畫要在6月底前完婚,組建正式的家庭。而他們之所以能得到各自父母的支持,完全是因為他們一起走過了三個難忘的「時代」。2008年高二文理分科的時候,袁暢和胡欣怡被分在了同一個文科班,不久,在袁...

她和老公結婚6年了,都說男女在一起會有7年之癢。當愛情的熱度被婚姻中的柴米油鹽平凡瑣事冷卻,當長久的肌膚之親使身體的碰觸難以有心跳的加速,男人的心就很容易飛出去了。 (圖片僅為示意圖 via)「親愛的,我買了條低領連衣裙,你想看麼?」她無意間在丈夫手機廢件箱裡看到了這條沒有徹底刪除的信息,署名只有一...

從家裡搬出來一個人住之後。可把男友樂壞了,他以為我一個人住,便有機會賴在我那不走,乘機做些「壞」事。 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每晚一過9點我就催他回去。他說不,我就揚言他不愛我,想讓我睡眠不足,變成黃臉婆,好藉機甩掉我。他說不是,我說不是就快回去。此招,屢試屢爽。 這天晚上,我們正倚在沙發上看電視,...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