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個公家機關,為了減輕員工繳交子女數萬元學費的壓力,特別實施一項優惠措施,即員工可以在開學時,先預借「子女教育補助費」,等到取得學費繳付收據後,再辦理結報。

其實,這樣的措施會添增會計、出納人員的作業負擔,但對家中有小孩念私立大專院校的基層員工來說,卻是一項福音,所以許多清寒的員工都預借了這筆「子女教育補助費」。

開學一星期後,一女工友將先前預借的錢,又全數繳回;承辦的會計小姐一臉不悅地說:「妳幹嘛呀!妳這不是在整人、在找我麻煩嗎?好不容易把錢爭取來,預借給你們用,妳現在又要繳回來,搞什麼嘛!」

只見女工友低著頭、臉不敢抬起來,侷促不安地說:「對……對不起啦!我……我也不知道,我那個女兒這學期……怎麼突然被學校退學了!」

◎ 

每當我聽到某個學生「被退學」時,就想起這個故事,腦海中也浮現「女工友低著頭,向會計小姐輕聲道歉、一直賠不是」的景象。

可憐的窮苦母親,必須到公家單位當工友,以微薄的薪水來撫養子女,奈何子女竟不知上進,而放蕩到「被退學」來回報。我在想,那女工友手抱著錢,低頭還給會計小姐時,不知是多麼「心痛」啊!

也有一個媽媽,女兒就讀於某國立大學,由於女兒熱心於學校社團,也兼有家教,所以經常不在家裡吃飯。一天傍晚,女兒突然提早回家,因家教學生生病,不用去上課;媽媽一聽很高興,趕緊叫女兒過來吃晚飯。可是,女兒卻一副懶懶的樣子,不吭一聲。

「有沒有想吃什麼?媽再去做點菜給妳吃!」媽媽又耐心地問道。

「吃!吃!吃!妳就只知道吃!妳看,我都已經這麼胖了,妳還一直叫我吃,要我吃到死是不是?」女兒突然對著媽媽大聲吼叫道,「拜託妳,要吃,妳自己吃就好了!除了吃,妳還會問我什麼?」

媽媽被女兒這「突來一吼」,當場傻眼,心碎地放下碗筷,也含著淚,將飯菜收進廚房。



曾有一位先生,經常主動打電話到各學校,要求對學生做「闡揚孝道」的免費演講;但許多學校因這位先生知名度不高,而且「不收演講費」,心中難免產生「防衛心」,懷疑他是不是來「推銷商品」的。

但這位先生鍥而不捨地再三要求,並且保證「不推銷任何商品」,所以某國中校長才准許他對全校學生演講。

演講當天,這位先生手提著「兩桶三公斤重的礦泉水」,走上講台;在開場白之後,他便邀請五、六個男女學生上台,要他們提提看這些水,重不重?

「嗯,很重!」提過兩桶礦泉水的同學都異口同聲地說。

「對,很重!這兩桶礦泉水加起來有『六公斤』,但是,你們知不知道,媽媽在懷孕時,每天挺著大肚子,大概有多少公斤重呢?」這先生在講台上對全校學生說:「我想,你們大概很少人知道,當你們還在媽媽的肚子裡時,加上羊水的重量,媽媽挺著的大肚子,可能是十五公斤,甚至是二十公斤!如果是二十公斤,就比這兩桶礦泉水『重三倍多』……」

這位先生放下手上的礦泉水說道:「我們的媽媽這麼辛苦地挺著大肚子,又把我們生下來;而且,你們知道嗎?媽媽生產時會很痛、很痛,也可能有很多危險!像我的媽媽……她就是在生我的時候,因難產、失血過多,而過世!……所以,我這一輩子,從來就沒有見過我的媽媽……」

感動小啟示

蘇俄作家高爾基說:「世界上一切光榮和驕傲,都來自母親。」的確,人的一生,若有些值得誇耀的成就,最應該感謝的,常是「無怨無悔、不辭辛勞」的母親。

然而,兒女在成長過程中,卻無法體會父母的勞苦,有時莽撞頂嘴、有時不知學好,所以莎士比亞曾說:「兒女的忘恩,就像一隻手將食物送進嘴裡,而這張嘴,卻狠狠地把手咬了下來!」

有人說:「在當了媽以後,才知不如媽。」也才體會到——子女再怎麼孝順,都無法回報父母生育、養育、教育之恩情於萬一啊!

的確,盼望我們自己,都能使日漸年邁的父母,有「此生不虛」的安慰與寬心! 

媽媽挺個大肚子,有多重呢?

我們在曖昧的界線中遊走,不太近,也不太遠。 我一直在想,現在的人是不是都太軟弱了呢? 不想寂寞,卻也不敢付出,更不敢去追求。 我們常常懷疑自己:明明條件不差,為什麼偏偏沒有另一半? 那些不那麼漂亮,不那麼可愛,不那麼幽默的人, 反而擁有令人羨慕的感...

創造自己的機運◆機會藏在困境之中積極的人會在困難中找機會,消極的人是在機會來臨時還要找困難,找他們無法利用這機會的理由。最近很多人面臨轉變,要不要換工作,要不要去大陸,甚至要為被裁撤作準備。有的人一定在想,為什麼剛好給我遇上了,為什麼我這麼倒霉。要是你能想一下活在這一年代的人的機會,你一定會有不同...

網海中一次不經意的點擊,遇上了網那邊你,彷彿就在轉瞬即逝的一霎那,注定了我們一生難捨難分的情意,冥冥之中有一種久違的期盼在靜靜的等待。網這岸的我問:網的彼岸你一切都還好嗎? 也許我只能做一個知你懂你卻不能擁有你的紅顏也許我只能做一個想你疼你卻不能愛你的知己猶如相思積澱在心那就是距離帶來的...

一對年輕的夫婦正在所租的小套房裡為著添購新家具的事情而鬧彆扭,女的口才犀利,男的剛毅木納。過沒多久,作老公的就已處於挨轟的態勢。不一會兒,兩個人都嚷得精疲力盡,說不出話來,這時前幾分鐘一直被迫採低姿態的先生忽然開口了,他感慨地對他所愛的老婆說:「老婆,就算妳講得全都對,但為了辯贏我,而毀掉一整個晚...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