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凌茜

交往了將近十年,他們早就一起出席過無數的婚禮。

婚禮的意義不在那張紙,而是你有和她走一輩子的決心
(圖片來源:pexels)

一開始她還年輕,還沒有這麼清楚的意識到結婚這件事,只是單純的去祝福,婚禮後,和他討論新郎新娘今日的打扮,順便對婚宴評頭論足一番,他說以後他的婚禮,絕對不要請那些俗氣的婚禮主持人,也不准嘉賓致詞,她說要派寵物當伴娘伴郎,他們大笑,討論未來婚禮該有的樣子。

又過了幾年,她邁入三十大關,開始有些不安,身邊比自己晚交往對象的朋友紛紛踏入禮堂,有些人準備當媽,他還是沒有表示,每次參加婚禮她都覺得有點刺心,像參加馬拉松,別人都往前跑了,自己還卡在原地無法前進。婚宴上朋友都說:「什麼時候換你們兩個?」「交往那麼久也該定下來了吧?」這時她總會偷偷觀察他的神情,只見他有點尷尬,但總會打哈哈混過去:「快了快了。」如果被朋友窮追猛打婚禮時程表,他就會給一個模糊的日期「明年。」朋友會指著他:「說好囉,明年吃你們喜酒!」關心一點的朋友還會私下拉著她,告訴她女人的青春不等人,結婚要趁早。其實她當然也緊張,但兩個人的事只有一個人急,有什麼用?

回程的路上,他依舊會興高彩烈的評頭論足,但她漸漸不再想參與那種事不關己的調笑,她問:「你剛說明年..,這是你有想好的嗎?」當然,現在的她明白了那只不過是一種隨手拈來的推托之詞,不過那時她還不知道。

「差不多吧,今年工作應該會順利一點,明年就差不多穩定了。」他的工作一向不順,也是他們難以踏入禮堂的主因,雖然她家並不需要聘金,不過組織一個家庭沒有穩定的收入,怎麼說還是太冒險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明年漸漸變成今年,今年再變成了去年,又參加了數個婚禮,他還是那個他,她卻已經慢慢不再是那個她,她收起年輕時的瀟灑不羈,開始逼他穩定,他們的談話逐漸從天南地北而單一化,她總是在問他工作的事、未來的事,他則呈現壓力很大的暴走邊緣,說婚禮不過只是一張紙,不明白有什麼意義?

完整文章請看姊妹淘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延伸閱讀】

「一定要幸福喔!」這句話背後藏著的是什麼?

比起「祝你幸福」,我更喜歡「關我什麼事」

留點名聲給人探聽──參加婚禮不可犯的錯誤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姊妹淘Babyou
※本文由姊妹淘Babyou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很多時候我們在忙碌的工作和學習中忽略了自己和別人,我們要追求的實在太多。 小時候忙遐想長大了忙工作忙成家忙兒女,等回首時卻常常自己問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其實不僅僅是計較事業的得失,感情的真偽和名利的厚薄,因為這些等我們到年老時都一無所有,無所謂。 我...

人生,是一個永恆的話題,從古到今,對人生的談論總是無盡無休。情則是人生永遠唱不完的歌,無論在燈紅酒綠的喧囂鬧市,還是在荒涼貧脊的寂靜山村,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情意綿綿的故事。 愛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兩旁,隨時播種,隨時開花,將定徑長途,點綴得香花瀰漫,使穿枝拂葉的行人,踏著荊棘,...

一早走進辦公室,辦公桌正中擺著一份前一日的報紙,我好奇地打開,斗大的「糖尿病飲食」映入眼簾,一股熱氣瞬間沖上眼眶,又是個不具名的同事為我收集的資料,胸口一時被感激的情意漲得隱隱作痛。   打從孩子罹患幼兒依賴型糖尿病開始,我一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夜半無人之際,每每看著孩子蒼白的小臉,我無...

愛一個人 要了解,也要開解;要道歉,也要道謝; 要認錯,也要改錯;要體貼,也要體諒; 是接受,而不是忍受;是寬容,而不是縱容; 是支持,而不是支配;是慰問,而不是質問; 是傾訴,而不是控訴;是難忘,而不是遺忘; 是彼此交流,而不是凡事交代;是為對方默默祈求,而不是向對方諸多要求; 可以浪漫,但不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