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果能重新選擇,我會選擇只是「朋友」……… 

「玫欣,妳知道隔壁班轉來一個男生嗎?聽說長得很帥唷!」鈺如興奮的說著,
「喔!那干我什麼事啊?」玫欣沒好氣的回答,鈺如沉下臉來,

「妳每次都這樣,妳是跟男生有仇,是不是,
只要一聽有關男生的事,妳總是表現的很不屑。」


玫欣靠近鈺如的臉,對她冷笑,卻沒表示任何意見,鐘聲響起,
「回座位吧!上課了。」玫欣說著,鈺如站起來往自己的位子走去。

50分鐘的一堂課終於結束了,鈺如拉著玫欣往外走,
「妳要去那裡啦?喂!」玫欣不過怎麼說,鈺如還是不理會她,
就這麼被拉到了外頭,鈺如伸頭探了探隔壁班,玫欣就知道她在幹嘛了,

「拜託,小姐妳要看不會自己出來看喔!還硬把我拉出來。」
鈺如沒回應,只專心的看著那個人,鈺如這才搖搖頭說,

「奇怪,他好像不在耶!」玫欣也跟鈺如看了看,「無聊!」

轉身,正想走進教室的時候,
一個撞擊,讓瘦弱的玫欣,重重的跌坐在地,鈺如緊張的蹲下,

「玫欣,妳沒事吧?有沒有那裡受傷?」玫欣用手揉著大腿,「好痛喔!」

「喂!妳沒事吧?」一個低沉的男生聲音,讓兩個女生嚇了一跳,
「你覺得勒?看我這樣像是沒事嗎?」玫欣生氣的說著,

「不然對不起嘛!算我不對好嗎?」
他不奈的說,「本來就你不對。」

他狠狠的看著玫欣,不聲不響的將她抱起來,他的舉動那玫欣差點叫出聲來,
她看著旁邊的圍觀人群,天啊!怎麼那麼多人,

「喂!放我下來啦!我沒事了。」玫欣只覺得好丟臉,
「妳說的喔!不要到時候妳那裡斷掉了,要我負責喔!我可對妳這種女人沒興趣。」

說完,將玫欣放在地上,就走進教室,
玫欣卻不知道他就是轉學生,更不知道她變成很多人眼裡的情敵。 

鈺如將玫欣扶起,「妳知不知道他就是那個轉學生。」
「不知道,不管他是誰都一樣啦!」


就這樣也都安然無事的過了好幾天。

玫欣獨自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徐玫欣!」停下腳步,抬頭看,是他,
「幹嘛!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他哼笑著,
「我為什麼會不知道,國小六年級都喜歡欺負男生的妳,我怎麼會不知道妳的名字。」

玫欣仔細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他到是誰?
為什麼會知道我的事,我認識他嗎?

「我們熟嗎?」懷疑的問著,
「嗯!妳真的不記得我囉!還說什麼永遠都不會忘記我,妳都說假的啊?」

玫欣摸著頭,反復的思索著,「你不會是那個古恩澤吧!」
玫欣不敢相信他就是那時候喜歡欺負她的那個人,他點點頭,

「你還敢回來。」

他們一起走到附近的小公園,玫欣跑到盪鞦韆那,坐上去,他也坐上旁邊那一個,

「這個公園,也都沒變。」玫欣停下來,
「嗯!你怎麼會回來,我差點就忘記你這個人了。」

小聲的說著,「妳還敢說,妳都沒變,跟以前一樣粗魯。」
玫欣瞪著他,對他吐舌頭,兩人沉默一會兒,

義大利好玩嗎?我還真沒想到你會回來,我以為都不能再見到你了呢!」
「因為我爸又被調回來了,所以,我們全家又移民回來了。」

他笑著答,「你有男朋友嗎?」玫欣被問得不知如何回答,
「沒有。你呢?」他搖著頭,玫欣也點點頭,

兩個人站了起來,玫欣勾著他的手,開玩笑的說,
「要不要當我一個月的男朋友啊?」

恩澤看著她,
「好啊!但是不要一個月,一個禮拜就好了。」

玫欣呆滯著看著他,天啊!他還信以為真,還一個禮拜,這什麼約定啊?
「真的?!那就一個禮拜,一個禮拜後我們就當永遠的好朋友喔!」


他離開台灣都已經五年了,沒想到,他真的實現了他對她說的承諾。 


今天禮拜六,也是約會的第一天,
他帶著玫欣回到以前他們所就讀的小學,
還帶著她去吃巷子口她最愛吃的臭豆腐,雖然他不喜歡吃,
但是他還是忍耐的吃下去,玫欣看著他的吃像,真的很好笑,
他們走進一家首飾店,「你幹嘛進來這裡?」她好奇的問著。

他只是對著她微笑,玫欣不理會他,專心看著琳瑯滿目的項鍊
看著眼睛都發亮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項鍊,但是她卻看中了一條手鍊

「你看,那一條好看嗎?」她指著手鍊對他說,
「嗯!還不錯,妳喜歡啊?」她放下手,停頓了一下,

「沒有,我只覺得那一條不錯而已。」說完,後悔了,
其實她好喜歡,只是沒錢買而已,可是卻被恩澤看穿她在說謊,
他也沒多說什麼,兩人走出店外,玫欣主動的勾著他的手腕,
對他笑著,他送她回家,結束第一天的約會。

今天他遲到了,玫欣好生氣,因為她足足等了兩小時,

他還是沒出現,打電話給他,他也不接,去他家,他也不在,
玫欣真的生氣了,她獨自走回家,一下生氣的罵他,又一下擔心的關心他,
怕他是不是出事了,玫欣等了一個晚上,
他還是沒打電話來,玫欣決定不理他了。 

手機響了,玫欣摸索著聲音方向,拿起手機,「喂!」
玫欣被吵醒生氣的答覆,「玫欣,是我,恩澤,對不起,昨天.....」

玫欣一聽到是他,整個睡意全醒來了,
「喔!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你卻沒有來,也不打電話給我,
你知不知道我很生氣,一直找不到你的人,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
玫欣激動的說著,不是說好不理他的嗎?我幹嘛要跟他講那麼多呢?

「我......真的很對不起,因為臨時有事,手機剛好沒電,
所以....我才沒赴約,原諒我一次,好嗎?」

玫欣一直沒說話,沉默著,
「我想這不是很好的理由,算了,就原諒你這次,如果還有下一次,
就不理你了。好了,再說我就要遲到了。」

玫欣心軟了答應他的原諒,兩人掛上電話。

玫欣走進教室,鈺如走了過來,
「喂!有人說前天看到妳跟隔壁班那個,在街上手牽手耶!
真的還假的,我還不相信呢!還不是剛剛看到妳們一起來上課,還真像一對耶!」

玫欣尷尬了,被問的不知所措,早知道剛剛就應該離他遠一點,要承認還是否認呢?

「啊?是誰說的,這個...」玫欣將鈺如拉到外面,
「對啦,我們是在交,但是我們只說交一個禮拜而已,
所以,一個禮拜後就不是了啦!」鈺如睜大眼,不敢相信

「妳們真的很無聊耶!幼稚,如果妳們到時候都喜歡對方,那要怎麼辦?」
「我不知道,到時候再說囉!妳要保密喔!」

兩人走進教室,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

玫欣在前,恩澤在後,就好像陌生人,
因為不想引人注意,所以她們也只有忍耐了,走進巷子口,
恩澤向前牽著她的手,她興奮又緊張的,
雖然不是第一次牽手,但是怕被同校的人看到,
只怪他長得太多人喜歡了,可不想哪天被人威脅呢! 

「妳家到了,掰掰!」
捨不得說再見的玫欣,遲遲不肯放手,兩人僵直在門口,玫欣耍著小孩子氣,

「妳幹嘛?快進去啊!」她嘟著嘴,他捏著她的臉頰,
「你就這麼趕我進去啊?哼!」

說完,用力甩開手,氣沖沖的進去,他看著她的背影,不知覺的笑著,

玫欣用力關上門,想著,對自己說:
「我怎麼了!當初的玩笑,現在卻好想一直永遠下去,
我真的愛上他了嗎?還是五年前就已經愛上了。唉!」嘆了一口氣。


早上起床,以為昨天他會打電話來,卻一直沒動靜,真沒良心,可惡!

邊想邊做事,到了出門還是一樣,就在快到學校的時候,看見了他,
想上前去,卻看見旁邊多了兩個女生,還有說笑,
她生氣的加快腳步走在前面,轉頭狠狠的瞪了恩澤一眼,
就跑進教室了,玫欣整天都沒說話,那鈺如看了也莫名其妙,

就在上體育課的途中,鈺如問玫欣
「妳是怎麼了,整天無精打采,又怪里怪氣的。」玫欣一直沒說話,

「沒有,妳知道嗎?今天看到他跟女生有說有笑的,
真的很氣,昨天都不打電話給我,真可惡!」

鈺如看著她,不禁大笑三聲,
「拜託,他跟女生有說有笑,妳就生氣了,他也太可憐了吧!
他沒打給妳,妳不會打給他喔!妳真是天真耶!」

玫欣愣住了,以為她會安慰她,反而還笑她,真氣人!
玫欣不理她的,往前走,一個身體擋住前面,玫欣停下腳步,

她看也沒看就知道是誰了,一直不抬頭看他,他也不吭聲的,
就拉玫欣到沒人的樹蔭下,玫欣用力甩開他的手,

「妳怎麼了?在生氣嗎?今天看到妳,妳卻瞪我,妳在不高興嗎?」
他問著,她卻丟臉的,不敢看著他的臉,低著頭說話,

「對不起啦!今天我不應該生你的氣的,都怪我太愛吃醋了,
看到你跟女生 有說有笑,所以,我就....」

玫欣卻不敢再說下去,真想離開這裡,但是他卻發出了笑聲,她抬頭看他

「你笑什麼?」
「沒有啊!因為沒想到妳會吃醋啊!」

玫欣氣著說,
「我是你女朋友,為什麼不能吃醋?奇怪呢!你還一直笑,可惡!」

他停住笑聲「我只是高興啊!妳會吃醋,那就表示妳喜歡我囉!」

她呆滯了,天啊!我喜歡他,被他發現了嗎?

「對,我喜歡上你了,怎麼樣?」

突然他臉變得好沉重,一直不說話,輕輕靠近她耳邊說,
「不管妳說真的還是假的,都不要喜歡我,知道嗎?」

玫欣震驚的睜大眼,緊緊的看著他,
「為什麼?喜歡誰是我的自由,為什麼不能喜歡你,那你跟我交往,
只是好玩而已嗎?你當我在開玩笑嗎?」

玫欣沒有哭,但卻緊抓著恩澤的衣服不放,沒想到自己開的玩笑,
會自己先當真,自己會一廂情願的愛上他,太諷刺了,他卻始終沒開口,

兩人無言以對,鬆開手,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我不對,都是我的錯,
我不應該當真的,剩三天了,三天後我們還是朋友,對吧!」

玫欣看著他,他點了點頭,玫欣一個人走開,

想著,為什麼?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他跟以前不一樣了。

昨天發生那樣的事,今天在學校裡,他們兩個,就算看到對方,
也裝作不認識,在旁的鈺如看得好擔心,
昨天體育課完之後,她就在也沒說過話了,今天就算有笑過,
那也只是皮笑肉不笑而已,一定發生事情了。

今天還是一樣,鈺如抓了玫欣到外頭問個清楚,
「妳們到底怎麼了,看到妳這樣,真的很擔心耶!」

玫欣有氣無力的,
「沒事啦!妳別想太多啦!只是前天吵架,都再也沒講過話而已,
只是這樣,妳別想那麼多。」鈺如皺眉頭的,

「小姐,什麼沒事,不講話就很嚴重了,妳們不就只剩兩天而已嗎?妳捨得嗎?」
她搖著頭,卻不說話,

「我不理妳了,將來後悔不要說我沒提醒妳。」
玫欣抱著鈺如,遲遲沒動靜,只是將自己的臉藏在她的肩膀下面,

但是鈺如卻知道,她在哭,只是不願讓人發現,她這麼脆弱而已,
玫欣緩緩抬頭,不巧,被經過走廊的恩澤看到了,
就算沒眼淚,但是眼眶卻紅紅的也知道,他卻什麼也沒說。 

禮拜六,「來了。」

玫欣打開門,看到自己所想念的人,出現在自家門口,她嚇呆了,

「是你,有事嗎?」他看起來不太好,好像沒睡飽的樣子,
「妳能出來一下嗎?」她點點頭,關上門,走到自家院子,

「明天妳有空嗎?明天是我們最後一次約會,我想約妳出去。」
玫欣好興奮,她還是只點點頭,

「禮拜三的事,就忘了吧?我自己也很愧疚,不該說那些的。」
「沒關係,我已經忘記了。」兩人又沉默住了,

「昨天,妳哭了,對吧!」她點了點頭,
「我不知道,趴在鈺如身上,我無緣無故就哭了。」恩澤看著她,

「怎麼了嗎?我臉上有東西嗎?」玫欣摸摸自己的臉,
「沒有,我只想再一次靜靜的看著妳的臉。」

玫欣就這樣站也不動的讓他看,她也專注的看著他,

他動了,走向前,吻住了玫欣,她嚇壞了,
因為她既高興又興奮又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兩人眼神交集,

「對不起,看著妳,我就情不自禁的吻了妳。」

她一直搖著頭,
「沒有,我真的好高興,不管你喜歡的人是不是我,我都不會忘記今天的,真的。」

他緊抱著玫欣,嘴裡卻不停的說著對不起,她卻不以為異。

玫欣想到明天是最後一次約會,擔心又害怕又興奮而睡不著,
一下期待明天快來,一下期待明天永遠不要到,害怕失去恩澤,
整天卻闔不上眼,直到天亮,一見太陽,卻趕緊起來,梳妝打扮,
等著約好的時間赴約,不知道等了多久,時間總算到了,

玫欣慢慢的走到約會定點,但是他卻還沒出現,她看了看手表,
自己都晚到的二十分鐘,原本想讓他等一下的,沒想到換自己要等他了,
一個小時過了,他還是沒出現,她決定再等他,不知不覺過了三個鐘頭,
玫欣生氣了,決定不等他了,他竟然敢再一次的放她鴿子,

第一次就算了,竟又來的第二次,他真過份 
「古恩澤,你太過份,耍我也不需要這樣吧!讓我等你那麼久,可惡,可惡,真可惡。」

玫欣一邊說一邊走路回家,快到家門口的時候,手機鈴聲響了,

玫欣看了看電話,是他的手機號碼,猶豫了一下,按下確定鍵,
「你太過份了喔!讓我等那麼久。」

對方還來不及說話,玫欣就搶著說,還氣沖沖的,
「喂!不好意思!我是恩澤的媽媽,他現在可能沒辦法去赴約了。」

玫欣聽到不是他的聲音,一陣尷尬,
「阿姨,你說不能赴約是什麼意思?」

他媽媽哽咽的說著,「他現在在XX醫院,恐怕.....」玫欣沒等他媽媽說完,

就掛上電話,顫抖著身體,坐上計程車,直奔醫院,
一路上,她心神不寧的,胡思亂想,

「不會的,他不會有事的,不可以丟下我,還沒結束。」
玫欣不斷的告訴自己,這是騙人的,

不知過了多久,到達了醫院,她往裡面跑去,
急診室外,看見了他媽媽,她來不及喘口氣,
「阿姨,恩澤怎麼了,為什麼他會在醫院?為什麼?」她無助的哭了,
這對她多殘忍,他媽媽哭的眼睛都腫了,

「對不起,玫欣,昨天他病情突然惡化,我沒打電話跟妳說,
直到今天早上,他才吵著要去找妳,我才知道你們今天有約。」

他媽媽看起來好憔悴,「病情惡化?他得了什麼病?」
玫欣懷疑的問,「心臟病。」

玫欣這時恍然大悟的不能? 菻H,她? ^坐在地,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了? 
燈熄了,醫生走了出來,他媽媽拉著醫生的手,不停的問,

「我兒子怎麼了?」醫生搖著頭,「對不起,我們盡力了。」
短短幾個字,卻把玫欣推下深淵,無力站起來的玫欣,

看著他媽媽傷心欲絕的哭泣,她卻怎麼也哭不出聲,
她慢慢的站起來,安慰著他媽媽,沒想到自己才是更需要安慰的人,

她走進去急診室,看見躺在病床上,附蓋著白布,熟悉的身軀,
她哭了,放聲大哭的忘了自我,她沒勇氣去掀開白布條,

她害怕要接受這個事實,她對他說,
「你好殘忍,回來了,為什麼還要走,還走得那麼遠,
為什麼還要回來,還要我去承擔這麼殘酷的事,告訴我,
我要你告訴我,古恩澤,起來,你不起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我們還有一天,你怎麼可以違背這個約定?」

她搖晃著他那冰冷的身體,玫欣沉默著,

「原來,不讓我愛上你,是這個原因,那你當初就不應該答應我的要求,
你為什麼要如此傷害我?古恩澤。」

玫欣大聲的叫著他的名字,她忘了,他再也聽不到了。

玫欣走到他的靈堂前,對他祭拜,他媽媽又變的更憔悴了,
好像又老了好幾歲,玫欣再他家待了好久,只到人群漸漸散去,

她才走到靈前跟他媽媽說話,
「阿姨,我知道該說些什麼,也許妳都聽不下去,但是我相信,
恩澤不會希望妳為他這麼的傷心的,妳要堅持活下去。」

玫欣不禁鼻酸,她不能哭,不能在他媽媽面前哭的,
「玫欣,這是恩澤要給妳的信,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活不久了,
什麼事都做好了,恩澤在義大利的時候,檢查出他患有心臟病,
醫生說只要動手術就會好了,沒想到手術卻失敗了,
他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他卻說要回來台灣,
我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的堅持要回來。」


玫欣好恨他,恨他沒將實情告訴她,她打開信封,拿起信紙,
張開看:

玫欣,也許妳看到這封信的時候,
我們已經變成了朋友,或應該說我已不在這世上了,
我會回來,是因為我們曾許諾過的約定,
那就是五年後我會在回來,我做到了,我沒有騙妳,
但是我卻欺騙了妳一件事,
那就是我只剩下一個禮拜而已,卻沒跟妳說,
我不是故意要讓妳傷心,

當妳說「要不要當我男朋友」的時候,
我真的好高興,我說一個禮拜,那是因為我活不到一個月,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到永遠,我不是故意要遲到,
也不是沒想過晚上要打電話給妳,
那是因為我承受不了醒著太多時間,
我只要超過十四個小時,我會不知覺的不能呼吸
還有遲到那天,因為我暈過去了,醒來的時候,已經隔天早上了,
我現在只能說「對不起」還是「對不起」
&n bsp;& ; ;nbs p; 我不求妳能原諒,只希望把我忘記,重新過自己的生活。 

想對妳說「我愛妳」 恩澤 

還有妳最愛的手鍊,我已放在這裡頭了。


她信封倒過來,發現,真的就是她喜歡的那一條,她自己都忘記了,
他竟然還記得這麼清楚,玫欣拿起手鍊,她又哭了,
她發現自己變成了愛哭鬼。

玫欣走出他家。

結束了.........

我們已經變成了永遠的朋友,
就算對你有不捨,我還是會隱藏的,
要我忘記你,十年後再說吧! 

她還沒停住眼淚,還沒忘記對他的思念,那一切都太突然了。

精采原文在這裡>> 如果能重新選擇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8548.html

1.不要強迫自己忘記失戀的時候,不要強迫自己忘記,心理醫生也說:“既然無法忘懷,就一直記著吧,為什麼一定要強迫自己忘記呢,到該忘記的時候,或者這個事件的生命使命完成之時,你自然會忘記的。”越是強迫自己忘記,那麼也許記得的越清晰。j2.想哭就痛快哭一場,記得不要揉眼睛你一定很...

分手時,沉默是最好的問題,最圓滿的答案。戀愛是甜蜜的,分手是難免的。誰不是痛過幾次,哭過幾次,才找到最後的愛。分手是必經的,但有些問題不必問1.不要問:為什麼要分手?無論答案是甚麼,都是你難以接受的原因。2.不要問:你有沒有愛過我?愛過如何,未愛過又如何,總之這一刻就是不愛。3.不要問:我做錯了些甚...

如果有一天,你撥我的電話號碼,語音告訴你我已經停機。答應我不可以難過,不可以失落;不可以想我,更加不要記得有這樣一個我。如果有一天,你的手機不再頻繁的響起,請不要等待,不要期盼,更加不要想找到我,只有看到這樣的一個你,我才可以放心的離開。如果有一天,你的耳邊不再有人說煩人,討厭。不再有人固執的說自...

有一種女人,她們很傻;貌似花心,其實很專一;貌似很簡強,其實比誰還要脆弱;貌似很開心,可是笑容背後的悲傷誰又能懂?其實很多時候,這一種女人都是自我折磨明明很愛對方,卻寧願心痛死掉,也是選擇放手!然後轉身離開,任眼淚肆意流淌!其實很多時候,這一類人很好懂。她們表面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其實內心很細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