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先聲明這只是笑話而已。

不要太認真。

帥哥們如果曾經經歷過那麼請你會心一笑,如果不曾那麼就當看笑話。

美女們這雖然是笑話卻也是很多男人的心聲,笑笑就好,不要發脾氣唷!!

十歲以前,就不說了,無非是淘氣和不懂事。

十三、四歲的時候,開始對女孩有好感,但是那時候他離女孩遠遠的,並且以討厭女孩自居,生怕被同伴嘲笑。

十五歲的時候,聽到大人們說某某男人好花,把女朋友甩了,女孩自殺了。
他覺得這人真狠毒,自己將來一定要做個痴情的男人,一定要一生只愛一個人。

十六歲的時候,他喜歡上了一個女孩,但是他不敢和她說。
仍然和往常一樣,臟兮兮的 在灰土飛揚的操場上踢球。
只在女孩走出校門的時候,躲在二層的窗戶上看她的背影,他覺得她一定是個天使。

十七歲的時候,有個女孩喜歡上了他,但是他離她很遠,他心里面只有自己愛的那個女孩,他覺得看別的女孩都是對她的不忠。

十八歲的時候,看了一個MTV,感動得想哭,他想,如果自己的女孩失去了雙眼,他一定會像男主角會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眼睛給她,讓她能看

到光明。

十九歲的時候,高考了。
終于和自己暗戀的女孩分別,坐火車去學校的時候,感覺自己離她越來越遠,心像被掏空了一樣。
還在想自己一定不會忘記她,等到自己成功以后一定要去找她。

二十歲的時候,聽到有人講黃色笑話,覺得這人真可恥。

二十一歲的時候,她的回信中告訴他,自己有了男朋友。
偷偷的哭了一個晚上。 

二十二歲的時候,他向一個女孩表白,女孩說「你是個好人,可是我還小。」
他想,我的確是個好人,他說「沒關系,我可以等你。」
心想「我不會像那些花心的人一樣,三年五年我也能等。」

二十三歲的時候,說自己還小的女孩和一個帥哥戀愛了。
他很納悶,長大原來可以這樣快。

二十四歲的時候,他又向一個女孩表白,女孩說「你是個好人,可是我並不適合你。」 
他納悶很久,我是好人你怎麼還不適合我呢?

二十五歲的時候,他又追求一個女孩,女孩接受了他。
他開始很幸福的為未來拼搏,他想「一時的開心只是暫時的,只有努力拼搏,他和她才能有快樂的未來。」
但是,半年以后,女孩和他分手了。
只是因為另外一個男孩會說讓她開心的話。
女孩說「你是個好人 ,是我對不起你。」
他似乎明白問題所在,他是個好人。

二十六歲的時候,他開始墮落,交網友。
打扮得時尚而酷,而且漸漸的學習著討好女孩 的話。不
久,他有了個女朋友,雖然他對她也很好,可是,他心里知道,自己並不愛她。

二十七歲的時候,他和女孩分手了。
他對女孩說「你是個好女孩,是我對不起你。」 

二十八歲的時候,他嘗試了一夜情,發現別人能做的,自己也一樣。

二十九歲的時候,他學會了講黃色笑話,並且以看旁邊的女孩子臉紅為樂趣。

三十歲的時候,他忽然發現自己變得很有能力追求到女孩,但是卻沒有了愛的能力。


于是他在自己QQ上寫下了如下的話


其實每個男孩,本來都是想做一個感情專一的好男人的。
其實每個男孩,本來看女孩子都是看臉而不是胸部的。 
其實每個男孩,本來都是不會講黃色笑話的。
其實每個男孩,本來都是渴望愛一個人直到永遠的。
只是,沒有任何女孩愛這樣的男孩,她們覺得這樣的男孩太幼稚,太古板,沒有情趣。

于是男孩開始改變,變成女孩喜歡的那種。 
嘴角掛著壞壞的笑。 
玩世不恭或者幽默。
開始學會說甜言蜜語而不是心里想說的話。 
開始學會假裝關心。
學會給女孩送小飾物討好她。 
學會如何追求,如何把握愛情。 
或者看破紅塵,游戲情場,成為女人很恨的那種男人。
他們可以很容易俘獲女孩子的心。
但是他們也會在黑的夜里叼著煙流淚。
心里有愛的時候,沒有女孩 有了女孩,卻永遠沒有了愛的感覺。
在聽到女人抱怨世上沒有一個好男人的時候,他們不會再去努力做個好男人,只是微笑著擦肩而過。

中國婆婆:我的兒媳婦實在是太沒良心了。 英國婆婆:此話怎講? 中國婆婆:她竟然問我願不願去老人公寓! 英國婆婆:老人公寓很好啊,我現在就住在那裡。 中國婆婆:那是孤寡老人才去的地方,我把我兒子養到那麼大,她嫁給我兒子不伺候我反而要我去養老院!我要是去了,一定被親戚朋友笑話死,不是折我的壽嗎? 英國婆...

氣質與時尚,從來無關年月。 Linda Rodin今年65歲,雖然一頭銀髮,皺紋也已爬上面頰,但她優雅洗練的穿衣風格,以及自信灑脫的時髦態度,卻會令每一個見到她的人由衷折服。 Linda年輕時做過模特,後來又成為造型師,現在她則專注於她本人創立的護膚品牌。在時尚圈長期浸染的經歷,讓她由始至終都沒有...

很多年前,我讀到李叔同在杭州出家的一段西湖邊楊柳依依、水波灧灧,沒有比西湖更合適送別的場景了。1918年的春天,一個日本女人和她的朋友,尋遍了杭州的廟宇,最終在一座叫〝虎跑〞的寺廟裡找到了自己出家的丈夫。38歲的他原來是西湖對岸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的教員,不久前辭去教職離開學校,在這裡落髮為僧。十年...

~1~   二○一○年九月二日,晚上十點十四分 她有點昏沉。感覺不錯,像包裹在剛由烘乾機取出的熱毯子裡,但她清醒之後才驚覺自己身在何處,這裡絕對不是好地方。 她坐在廁所隔間裡,身體往前彎倒,臉上滿是淚痕。她在這裡多久了?她緩緩站起來走出廁所,在劇院擁擠的人群中推擠,十九世紀水晶吊燈璀璨輝煌...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