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次爭吵後,孔令輝一個「滾」字脫口而出,馬蘇拎著行李摔門而去進電梯後,她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自己無處可去。

女人,無論你幸不幸福,都應該看看這個叫馬蘇的女人!

原來自己無家可歸

從跟孔令輝戀愛開始,馬蘇的心裡就沒踏實過。一個是大滿貫世界冠軍,開保時捷住高尚社區,一個是還在上學的窮學生。

 

孔令輝對馬蘇很不錯,但她能感覺到,孔令輝的優秀表現背後多少有那麼一點居高臨下的氣勢這不是孔令輝的問題,實際上,每個男人處在這種戀愛關係,自己忽然過上了眾人羨慕的富裕生活,馬蘇覺得這特別不真實眼前的一切都跟自己無關。

 

他那樣的位置上,都難免會流露出一種優越感。

兩人都是東北人,脾氣都急,雞毛蒜皮的小摩擦自然在所難免。

晚上10點多,馬蘇就這樣拎著行李站在路邊發呆,她不好意思給朋友打電話求援,因為這實在是樁丟人的事。最後,她就近找了家賓館暫住下來。她開始覺得,不管嫁與不嫁,一個女人,一定要有一個自己的地盤,那就是根據地。

 

在孔令輝的道歉之下,兩人重歸於好,雖然又住在了一起,但馬蘇買房的念頭由此點燃。

觀湖國際開盤時,她看中了位於頂樓的一套179平方米的三室兩廳,總價300萬元。她把自己所有的積蓄湊起來付了首付,月供近兩萬元。孔令輝知道此事後問她缺不缺錢,馬蘇說不缺。既然是獨立的專屬空間,就必須得靠自己的能力去搞定。

 

那時馬蘇並不出名,片酬也不高,一部戲的片酬往房貸專用戶頭上一存就所剩無幾了。因為沒錢,所以房子一直空置著沒有裝修,孔令輝提過要不要幫她把房子裝了,但馬蘇始終不允。她把自己逼得很苦。那幾年裡,她不敢參加同學朋友間的聚會聚餐,也不吃請。唯一能讓她佔便宜的是已經成為「星女郎」的同班同學黃聖依,兩人是多年的好友,黃聖依知道馬蘇的日子不好過,隔三差五地請她出去吃飯喝茶,順便給她送一點衣服鞋子護膚品。靠著這些外援,馬蘇節省著自己的每一分錢。

女人,無論你幸不幸福,都應該看看這個叫馬蘇的女人!

 

她問過幾家裝修公司,最便宜的簡裝也得10萬元,不包括家具電器潔具。她也不打算用簡裝來敷衍這套房子,她想將它打造成自己最想要的、呆著就不願意離開的莊園。她算過細賬,如果選材優中選優、設計昭顯個性、用品深得己心的話,沒有100萬根本搞不定。

 

房子的戶型圖被馬蘇牢記在了心裡,有空就琢磨該選擇怎樣的風格,在外看到有特色的家具或有創意的地板,會拿筆記下來作為將來的裝修備選。雖然房子始終是毛胚,但精裝方案已經在她心裡有了完整的規劃。

 

先做房奴後做莊主

一空置就是四年,馬蘇說自己特別不喜歡那種每天早上一睜眼就欠下銀行600元錢的負債感。所以雖然收入上漲了,但她一直沒有騰出錢來裝修,全都被她用來提前還貸了。她想索性先把貸款還完,再心無旁騖地裝修,免得兩頭都不踏實。

 

馬蘇的新家終於開工了。因為已經有了完整的個人設計,裝修公司只花了三個月時間就完成了全面的基本裝修。隨後,馬蘇花了兩年時間把這個房子用裝飾品一一填滿。

 

雖然多年來都過得很儉省,但馬蘇的家裡卻是截然相反的奢華風格:ARMANI沙發、FENDI床、VERSACE茶几、CERRUTI窗簾、Wittmann地毯、Schlaraffia浴缸。她沒有那個經濟實力將這些東西一次性買回家,就像螞蟻啃骨頭一樣,隔幾個月搬回一件,夠一筆錢了再去挑上一樣,緩慢但執著地將它們變成為自己服務的對象。

 

新家終於徹底完工後,馬蘇拎包入住。從買到住歷經六年的這套房子,讓初次登門的朋友們瞠目結舌,連瓶蘭蔻都不捨得買的馬蘇,會大手筆到連拖鞋都用的是Channel的山茶花系列。

 

孔令輝也來這裡看過新房,馬蘇好好款待了他,但到了晚上,她跟孔令輝說:歡迎來訪,謝絕留宿。你該回去了。孔令輝愣了:你說這話的口氣真像一個莊主。馬蘇眼睛一亮:這稱呼我喜歡。隔天她就在大門上掛了個牌子馬家莊。

 

升格為馬家莊莊主後,馬蘇骨子裡透出一種自信:沒靠任何人,每一分錢都是自己掏,而它,也完全屬於自己。從此以後,再沒人能讓自己滾,自己也絕不會再無家可歸。手中有房,心裡不慌。雖然為了它花了這麼多時間精力與金錢,但很值!

 

孔令輝覺得馬蘇變了,不再像以前那樣言聽計從。孔令輝跟朋友聚餐,打電話給馬蘇,馬蘇不去,因為她要去給陽台買一張羊毛坐墊。她也越來越少去孔令輝的住所陪他,她說當他覺得心情好特別想見自己並主動邀約時,她才會過去。孔令輝喝高了脾氣壞情緒不佳的時候,自己也不奉陪了,寧願呆在馬家莊看看碟泡泡澡,然後舒舒服服地在大床上睡個美容覺。

 

改造男友效果顯著

 

此後,孔令輝也開始有了轉變。他一直是那種比較冷的性格,哪怕在熱戀時也很少說一些所有女人都愛聽的甜言蜜語,更不會在送禮物時製造半點驚喜。

 

但在馬蘇成為馬家莊莊主那年的生日時,孔令輝的禮物第一次有了創意他跑去蛋糕房親手為她做了個生日蛋糕。這個蛋糕打開時,馬蘇很是愣了一下:外圍是一圈越看越像乳房的環形花紋,中間用巧克力做了一隻碩大的鸚鵡,嘴裡叼著一個「Happy Birthday」的吊牌,鸚鵡邊上是一個像是女人形狀的奶油手繪,很抽象派的風格,乍看起來像是恐怖片裡的貞子。

 

孔令輝一解釋她才明白:外圍這一圈像乳房的東西原來是壽桃,那隻鸚鵡其實是一隻雞,因為她屬雞,至於那個抽象派的女鬼,就是她自己。孔令輝有點腆然地告訴她,雖然這個蛋糕不大逼真,但已經是他做的三個蛋糕裡最像生日蛋糕的作品了,被扔掉的那兩個蛋糕的風格更魔幻。

 

孔令輝終於為馬家莊做出了自己的貢獻,當初隨房附送的80平方米天台馬蘇一直沒想好該怎麼利用。趁著馬蘇去外地拍戲的時候,孔令輝拿出了實際行動。

 

用真空玻璃做了半封閉,頂層是可開合樣式,鋪了厚厚的土層,在上面栽花種草,還移植了一棵生命力頑強的紅杉。天氣好的時候,頂棚打開,花草樹木可以沐浴陽光,降溫降雪的時候,頂棚合上,植物們就像在溫暖的大棚裡一樣,不受影響。

 

用水泥砌出了蜿蜒的人工溪流,角落還有個小水池,養了幾尾鯉魚,中間有個雙人鞦韆架,陽光燦爛的下午,泡一壺紅茶擺幾塊蛋糕,坐在鞦韆架上晃晃悠悠地來上一頓下午茶,很有感覺。

 

看在孔令輝進步神速的份上,他終於獲得了在馬家莊的入住權,但依然只是短期居住。馬蘇不讓孔令輝住在馬家莊超過兩天。她經常把孔令輝往他自己家攆,可是,她越往外攆,孔令輝越迷戀馬家莊,偶爾還會賴著不走。兩人有時玩鬧起來,都覺得現在的生活比起剛認識時更有戀愛的感覺。

 

馬蘇終於決定買車了。她去亞運村看了幾款自己感興趣的車,把參數配置之類的資料拿回家仔細比較。結果第二天孔令輝就開回了一輛紅色的甲殼蟲,把車鑰匙交到她手裡說是給她的戀愛八週年禮物。

 

馬蘇收下了這份八年來最貴的禮物,她心裡明白,這輛甲蟲殼就是自己憋著一口氣獨立搞定馬家莊,建立了這麼個進可攻退可守的地盤的戰果。

 

 

死心塌地不如自食其力

不是不愛,而是獨立。馬蘇說她從不懷疑孔令輝對她的感情,但多年戀愛下來,她覺得朝夕相處並不是最好的相處方式。因為零距離,所以熟視無睹;因為熟視無睹,所以審美疲勞;因為審美疲勞,所以越來越冷淡。兩人儘管沒結婚,但同居的日子並不算短,也算是以戀人的姿態穿著婚姻的鞋了。所以,當她從婚姻的角度打量兩人的關係時,她覺得兩人都在最佳狀態最好心情的時候一起分享樂趣,在某一方或雙方都狀態不佳時各自關起門來,將共處變成一場盛宴。

 

男人,其實是一種只會錦上添花不樂意雪中送炭的生物。你啥都沒有只有一顆真心死心塌地跟著他,把自己一切都交給他時,他未必會高看你一眼;但等你啥都有了啥都不缺了,他反而會絞盡腦汁想著怎麼取悅一下你.

 

女人,無論你幸不幸福,都應該看看這個叫馬蘇的女人!

無論,上面的人物是不是馬蘇,是不是真實的事情,女生都應該獨立好強,這是你最起碼能有的資本。

 

千萬別做三心女人:在家裡放心,想起來傷心,看著噁心。

千萬別做三轉女人:圍著鍋台轉、圍著先生轉、圍著孩子轉。

千萬別做三瓶女人:年輕時當花瓶、中年時當醋瓶、老年時當藥瓶。

一定要做三立女人:經濟獨立、思想獨立。能力獨立。

一定要做三養女人:修養、涵養和保養。

文章來源

大陸小說《杜拉拉升職記》鮮活再現了現代女性渴望晉升白領階級的心路歷程,提供了不少職場潛規則,但還有些事情,杜拉拉卻忘了告訴妳。   三十四年前,余湘搭乘火車離開故鄉台東,前往台北銘傳商專報到念書,看著窗外風景從綠油油的山野陵線,逐漸轉變成霓虹閃爍的都市街道,心中反覆只有一個念頭:「我一定要...

1.只要我承諾...就一定要做到 2.成功者做失敗者不願做的事 3.與時間賽跑...向極限挑戰 4.成功者找方法...失敗者找藉口 5.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 6.沒有能不能...只有要不要 7.要改變結果...先改變自己...要戰勝別人...先戰勝自己 8. 夢想刻在鋼板上...方...

有一個乞丐,他的整個右手臂斷了,樣子挺可憐,誰見了都會施捨。   有一天,他來到一個農戶人家行乞,女主人叫他先將門前的一堆磚搬到院子後。   乞丐生氣地對女主人說:「你明明看到我只有一隻手,卻讓我搬磚頭,這不是存心捉弄人嗎?」   沒想到女主人自己蹲下來,故意用一隻手搬...

記得小時候,我很憧憬長大。因為我覺得等長大了,父母就再也管不著我了。可以想喝汽水就喝汽水,中午想不睡覺就不睡覺,那一定很幸福。等我真的長大,父母也的確管不著了,可是當初認為的幸福並沒有到來。因為,雖然沒有人再管我喝汽水,但我發現當初那個理想太微不足道。而且,在得到這個微不足道的自由的同時,又有了新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