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常常覺得執著跟放手都需要很大的勇氣。

在追求自己的執著時,往往需要做出犧牲,而那樣的犧牲就叫做放手,在決定放手的時候,又經常是為了追逐別的。

想要天底下出現事事完美的好狀況,機率實在是低的可以,魚與熊掌有九成九的機會不可兼得。 

這就是抉擇。

選了這個,就得放棄那個,要想兩手都抓,到頭來很可能發現自己落個什麼都沒得到的下場。



記得有一首歌的歌詞大概是這樣的

"如果全世界我都可以放棄,至少還有你值得我珍惜,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就是不願意失去你的消息。"



你,還有你的消息,可以說是執著,連全世界都比不上,而全世界就是抉擇中被歸類於可以放手的事物。

我無意探究選擇的正確與否,畢竟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考量。 

但是,在做出抉擇的時候,捨不得可以說是最容易出現的問題和苦惱。

捨不得。

說什麼都不可能就這樣捨棄一個對我們來說有重大意義的東西,不管它究竟能不能以金錢估價其價值。



可是硬要選呢?選擇愛情,還是麵包

選擇轟轟烈烈,濃烈到死去活來的愛情,還是選擇平靜無波的恬淡關愛?

選擇能夠讓自己站上世界舞台事業,還是選擇每天都可以開開心心的跟心愛的人一起吃晚餐?

選擇執著,還是放手?

有時候,放手是不得不然的選擇。



可是能夠完全放下的人不多。

一個朋友曾經說,"就讓時間告訴我們答案吧"。

我不這麼想。

時間只是療傷的工具,答案是人自己給的。

或許答案的殺傷力可以要了我們的命,可是我們選擇勇敢的接受它。

藉由口中的嘶喊和狂奔的淚水,我們知道自己心中所受的創痛,也可能因為深深的悲哀而造成精神上的麻痺,在他人看來,我們一點反應也沒有。

可是我們做出了選擇。


You choose something, and you lose something else.

Thats trade-off.

我們選擇了自己,放棄看起來很重要的事物,例如說愛情。

我們放棄了自己,選擇了對我們來說甚至強過生命的東西,例如說愛情。

說來說去,執著的東西不同而已。

在選擇之後,往往是因為後悔而讓我們質疑當初那種痛下決心的勇氣。 



幾年之後,悔恨放棄了美好世界的一切,只為了追求與他的愛情。

幾年之後,悔恨放棄了一個好男人,說是追求自己的成就,可是現在自己站在頂樓辦公室落地窗前,又如何? 

兩者之間真的不能兼得嗎?

也許我們可以說,選擇的本質就是一種矛盾。

站在叉路口,做出了抉擇,就是我們下定決心要走向看起來是最好答案的道路。

人常說,要看自己得到了什麼,不要看自己失去了什麼。

可是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話出現,就代表人一定會想自己失去了什麼。

如果說在執著或是放手之中必須做出選擇,只不過是決定要把創口放在哪裡的話,

就讓我們祈願,我們的心靈都能夠因為這樣的斲傷而變得更加堅強。



套一句某齣戲中的對白:

"如果說這樣是讓我的心靈被狠狠的切去一大塊,就讓它能夠向蜥蜴的尾巴一樣,雖然說斷掉了,但是還能夠不斷的再長出來。"



如果說抉擇都必須經過掙扎的煎熬,就讓我們在煎熬之後能夠將自己再次粹煉得更貼近自己與生俱來的本質。

仔細的思量加上靈魂深處的勇氣,將成就我們在對每一次抉擇,

每一次執著或放手時的那種無畏。即便有悔恨和不捨橫阻面前,我們都能夠洞察來自心底的聲響,向前邁步。

在人的生命旅途中有很多事是需要決擇的。


最近南京大學發生了一起勵志新聞。   一位大學期間生活靠助學金的男子,為母校捐款了1000萬蓋了一座教學樓,命名為“鄭鋼樓”。(就是該男子自己的名字啦)   他上學的時候還是貧困生,現畢業七年就身家過億了。   據新聞報導,當時鄭鋼上學時,單親...

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總,腰纏萬貫。有一天,他突發奇想,想體驗一下普通百姓的生活。他上了公共汽車,投了幣,找到一個靠窗邊的座位坐了下來。他好奇地打量著身邊的人,他的前面是個懷孕的婦女,他的身後是個上了年紀的老人,這些普普通通的人,每天擠著公共汽車,日子雖然過得清苦,但依然很快樂。他的對面有一個很漂亮的...

導語:女人真正的痛,不是生孩子…不是沒飯吃沒衣穿…不是夢想未能達成…不是摔車跌傷…不是,這些都不是!!這些痛都會好,但有一種痛,傷了一次…就留下一個痕,一碰就流淚…男人…真的別再這樣對愛你的女人&hel...

  他輝煌的現狀,令人無法聯想到他曾經也有一段艱辛過去。"     鄭鋼 鄭鋼捐贈儀式 騰訊娛樂訊 四年前曾經參加過《非誠勿擾》慘遭24盞燈全滅的窮小子鄭鋼,如今一躍成為一名身家過億的「職業金融投資人」。5月30日,未滿30歲的鄭鋼捐款1000萬元回饋母校南京大學。他輝...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