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個時代的愛情,背負了太多的附屬品。地鐵中的一對年輕戀人,他們一無所有,卻愛得簡單幸福,讓人羨慕。愛情真的有那麼難嗎?

今天在地鐵裡,坐在我對面的一對情侶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是一副很溫暖的畫面。

男孩穿著一件墨綠色的T桖,黝黑的膚色幾乎和T桖融為一體,我感覺他有陣子沒洗澡了,不短不長的頭髮,烏黑而油亮,下邊穿著一條佈滿油漬的綠布褲,腳上是一雙已經開膠的帆布鞋,男孩身材不高但很健碩,加上膚色,一看就是常年在外面的打工仔,歲數和我差不多,應該很早就輟學了,他低著頭,擁擠的地鐵裡有些羞澀,他算是個十分的屌絲,女孩站在他身邊,只有一個座位,倔強的讓他坐下。女孩扎著一個馬尾,頭髮有些毛躁但很乾淨,臉上沒有化一點妝,她應該是沒有錢去買最低廉的化妝品,但她的皮膚很白淨,長的其實挺清秀,只是右臉上有塊不大不小的胎記,她上身穿著一件很像中學校服的白短袖,應該是以前上學時穿的,下面是一條土色的麻布褲,腳上是一雙很乾淨的但早已過時的旅遊鞋。

這時男孩旁邊的大叔起身下車,男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手上的麻袋放在了旁邊的座位上,小聲的叫著女孩的名字,他表現的很開心,還有些小得意,可又很怕旁​​邊的人也發現了這個座位,女孩坐下了,兩個人相視一笑,兩雙眼睛好像也在笑,簡單的笑容裡是不加掩飾的幸福,這時,男孩偷偷的親了下女孩右臉的胎記,女孩輕輕的打了男孩一下,笑的還是那麼開心,也許男孩從沒在意過那塊胎記。這時他們倆好像發現了對面的我一直在看他們,神情有些不自然,我有些小小的愧疚,我怕他們以為我瞧不起他們,他們的表情裡寫著自卑,我趕緊低下了頭,看著手機,用余光觀察著他們,不想打擾他們簡單的幸福。男孩把手機掏了出來,國產大直板,然後拿出耳機,和女孩一人一隻,兩個人就是這樣聽著歌,幸福的笑容再次浮現,過了兩站,他們起身準備下車,男孩背上兩個繩皮袋子,左手拎著個大包,用僅剩的右手緊緊握住女孩的左手,準備下車。

地鐵上的幸福:他們一無所有,卻像擁有全世界!

下車前,我聽到女孩突然對男孩說了句,“再打半年工,咱們回老家結婚吧。”男孩肯定的點了點頭,右手握的更緊了。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他們也許是來自一個遙遠的小山村,由於家庭貧苦,很早就輟學開始出來一起打工,也許他們還在小山村里時就已經相愛相伴了,他們沒有IPhone沒有耐克阿迪沒有LVGucci,沒有任何可以說上名字的牌子。他們可能從不過平安夜,聖誕節,情人節,甚至他們都不記著自己的紀念日,他們之間沒有我們認為談戀愛需要的最起碼的浪漫。因為面對生活的壓力,他們是沒有多餘的金錢和精力來享受這些浪漫的。他們應該也不用人人網不刷微博,他們更不會知道偶爾在網上秀個甜蜜,他們的之間的愛情是最貧苦的愛情,他們不會有真正意義上的約會,也不可能偶爾出去,吃點美食,逛個街,買兩件情侶服,來個兩人旅行。

對他們來說,也許像我們一樣無憂無慮的在校園裡牽著手曬著太陽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對於他們,一起找到一份工作,一起打工掙錢,一起吃一頓有肉有才有湯的飯菜就是莫大的甜蜜,他們也應該沒有什麼朋友,因為連衣食住行都解決不了的他們沒時間培養友誼,小時上學的同學由於多年出來打工也應該早已失去了聯繫,每天在陌生的城市里為了能吃頓飽飯能有個乾淨的地方睡覺而四處奔波,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多少人在意他們的愛情,也很少有人會想起祝福他們的愛情。

但是他們愛的卻那麼幸福,讓我一個只看了他們半​​個小時的陌生人,心裡都泛起了一絲溫暖。

這個時代的我們,好像給愛情夾雜了很多的附加條件和附庸品,我們要互相贈送禮物,買情侶戒指,我們要給對方准備浪漫的情人節禮物,我們要花大把的精力和金錢悄悄給愛人準備足夠surprise的生日禮物,我們要每天說很多甜言蜜語,我們要每晚發很多海誓山盟的短信,我們要一起去旅行,我們要一起拍甜蜜的照片,我們要偶爾在網上秀個幸福,我們要得到很多朋友的祝福。

好像只有這樣,我們才會覺得我們在戀愛,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感受到愛情的幸福,只有這樣我們才會相信也許我們可以一起走到最後。可是結果呢,愛情本就是那麼簡單的一件兩個人的小事,我們卻想讓它,轟轟烈烈,足夠絢麗。太過華麗的外衣下,太多附庸品的夾雜下,愛情的本質變的越來越模糊,走到最後,也變的越來越難。

我們祝福才子和佳人的相愛,關注高富帥和白富美的絢麗愛情,可正如我們往往看到的,身邊那麼多外衣華麗的愛情無疾而終,那麼多曾經般配相愛的兩個人因為各種狗血緣由分離相恨,受著他們和這個時代的影響,我們開始懷疑愛情,認定愛情的道路上有太多坎坷,太多敵人,不信任彼此,不相信愛情,覺得能夠走到最後的愛情好像只存在別人的故事裡,有時索性也玩弄愛情,最後傷到的還是自己。

可是地鐵上的他們,什麼都沒有,卻是真的在戀愛,而且愛的很幸福,愛的比我們很多人都要簡單,幸福。

有人認為要先有足夠的經濟基礎,才有能力維護好愛情,有人覺得自己不夠帥,不夠漂亮,不相信自己可以擁有一份美好的愛情,有人說即便擁有了愛情,還有防不勝防的曖昧,小三,還有那麼多條件遠遠好於自己的競爭者。長大後的我們還要考慮對方的家庭背景,現實物質條件,未來潛力指數。我們把愛情的前提和過程想的越來越複雜,結局也越來越模糊。

只是,我們看到了那麼多讓人遺憾的愛情,每天說著再也不相信愛情的時候,卻忽略了那些沒人在意的,卻簡單美好的愛情。

我在想,這個世界上還有多少像他們一樣的情侶,有多少像他們一樣沒人在意的愛情,他們什麼都沒有,在這個浮躁虛榮的時代,他們是最有權力不相信愛情的人,可他們依然愛的那麼簡單,愛的那麼幸福。

想起了很多小時候的同學,那些個在自己早已開始談情說愛,每晚卻只能默默與小說和遊戲相伴的大眾同學,現在他們都悄無聲息的戀愛了,有些甚至比我晚了將近十年的戀愛,很多還是初戀,他們默默的成長,默默的戀愛,不算出眾的他們在戀愛中得到的關注很少,得到的祝福也很少,只是突然在某一天得知一個消息,XXX訂婚了。一個電話打過去,你丫什麼時候談的姑娘啊?也不說一聲!“嘿嘿,好幾年了都。”

地鐵上的幸福:他們一無所有,卻像擁有全世界!

他們的愛情就是那麼簡單,因為簡單,得不到太多人的在意,又因為簡單,所以足夠美好。

為何那麼多曾讓人羨慕的愛情最後無疾而終,而那些從來就沒人在意的愛情,卻可以如此簡單的相愛,開花結果。其實,一隻願意握緊你的手,一顆把你放進生命裡的心,這便夠了。

錯,也許就錯在我們這些貌似很懂愛情的人,看似更有資本獲得愛情的人,擁有的太多,卻要的更多。

相信著彼此,陪伴著彼此。未來,是可以靠兩個人一起努力的,就像地鐵裡的他們,就是這樣簡單,每每想到這些沒人在意的愛情,心裡都會不禁問自己一句,愛情真的有那麼難嗎?

(文/陳亞豪)

來源:360doc

圖:Google

很多年前,我讀到李叔同在杭州出家的一段西湖邊楊柳依依、水波灧灧,沒有比西湖更合適送別的場景了。1918年的春天,一個日本女人和她的朋友,尋遍了杭州的廟宇,最終在一座叫〝虎跑〞的寺廟裡找到了自己出家的丈夫。38歲的他原來是西湖對岸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的教員,不久前辭去教職離開學校,在這裡落髮為僧。十年...

~1~   二○一○年九月二日,晚上十點十四分 她有點昏沉。感覺不錯,像包裹在剛由烘乾機取出的熱毯子裡,但她清醒之後才驚覺自己身在何處,這裡絕對不是好地方。 她坐在廁所隔間裡,身體往前彎倒,臉上滿是淚痕。她在這裡多久了?她緩緩站起來走出廁所,在劇院擁擠的人群中推擠,十九世紀水晶吊燈璀璨輝煌...

相關連結:第一章試閱  ~2~ 二○一○年九月三日,凌晨四點十六分 這是哪裡? 怎麼回事? 我淺淺吸氣,試著想移動,可是我的身體不聽使喚,連手指和手掌都動不了。 我終於睜開雙眼,感覺很乾澀。我的喉嚨好乾,甚至無法吞嚥。 很黑。 有個人和我在一起,也可能是東西。那玩意發出巨響,像是鐵鎚敲鋼板...

如果妳的另一半開始這樣對妳,那...不要再留戀了,分手吧... 冷處理分手第一階段:他突然很忙 他突然很忙,當你還沉浸在熱戀的喜悅中的時候。 你的反應就是:我要乖一點/或者他怎麼那麼忙,你克制自己減少聯繫頻率 而他不會一點也不理你,偶爾也給你發發短信,打打電話 可惜已經不會有像聲詞,比如原來的&ld...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