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最美麗的時候,你遇見了誰?


世界上只有兩種可以稱之為浪漫的情感,一種叫相濡以沫,一種叫忘年之交;


要的是和相愛的人相濡以沫,和相知的人忘年之交‧

也許不是不曾動心,也許不是沒有用心,

說隨緣太沉重,說過客太輕浮;

其或是情深緣淺,我們愛在不對的時間‧



回首的時候,憶起那如流星劃過生命般的愛情,常常會把彼此的錯過,歸咎於無緣,其實說到底,緣份是一個那麼虛幻抽像的概念,而真正究其根源,卻應是那意識下的自我,和不自覺的矛盾;



之間的交往,充滿了猶疑忐忑的不確定,與欲言又止的矜持;

豈知一個小小的變數,就可以完全改變選擇的方向‧

如果彼此出現早一點,也許就不會奈何的無奈;

或者相遇的再晚一點,彼此在各自的經歷中,學會了包容與體諒,善待和妥協,也許就不會輕易的放棄,任性地轉身,而放走了愛情‧



在最美麗的時候,還記得遇見了誰?
在最孤寂的時候,想到與誰促膝長談?
在最無助的時候,希望誰陪在身邊?

愛情到底給了多少時間,去相遇與分離?去選擇與後悔?


不是不動心,不是不用心,但已經沒有時間再去後悔;

如果相遇卻無法能相愛,如果相愛而無法在一起,
如果愛了,卻愛在不對的時候,除了珍藏那一滴心底的淚,無言的走遠,又能有什麼選擇?

在時間的荒野,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


於千萬人之中,去邂逅自己愛的人,那是太難得的緣份;

更多的時候,只是在彼此不斷地錯過,錯過楊花飄風的春,錯過了楓葉瑟索的秋,直到漫天白雪,年華不再;

在一次次的心酸感歎之後,才能終於瞭解——


即使真摯,
即使親密,
即使都已是心有慼慼,
愛,
依然需要時間來成全和考驗‧



世界有著太多太多…
有形無形的限制,傳統守舊的禁忌,以及難以預測的變故,和身不由已的離合,一個轉身,也許就已經一輩子錯過;


要到很多年以後,才會參透所有的爭取與努力,也許還抵不過命運開的一個玩笑,上帝只在雲端眨了一眨眼,所有的結局,就都已經完全改變‧

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種幸福,
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種悲傷,
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聲歎息,
在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種無奈,

回憶的花瓣掠過心湖,泛起片片漣漪,
愛不是千言萬語,也不是朝朝暮暮,



有底線的溫柔,才能使男人尊敬妳。 溫柔是一種美德。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也是一句動人的話。我喜歡跟溫柔的人在一起,如沐春風,不必擔心受怕,因為他們總會包容。中國人是崇尚溫柔的民族,傳統中對女人的要求,是既溫柔又貞潔:對自己的男人要溫軟,對別的男人的要求要強硬。 兩岸三地的女人比起來,據統計,台灣的女...

當你一歲時,她餵你也替你洗澡,你則以長夜大哭來謝謝她當你二歲時,她教你走路,你會謝謝她,當她叫時卻溜得特別快當你三歲時,她滿懷愛心的做飯給你吃,你則以滿地食物來謝謝她當你四歲時,她教你繪畫,你則以滿間的彩色來謝謝她當你五歲時,她在假日將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你則以噗通掉到一塘泥淖裡謝謝她當你六歲時,她...

人生像登山,若是沒有轉過一個又一個彎,只有一念筆直走,可以想見,永遠到不了山頂,也享受不到不同的風光,更不可能越攀越高,抵達顛峰。在這條曲曲折折的路上,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路線,用自己的選擇,譜出人生大轉彎的傳奇。本刊中採訪了多位生命逆轉的動人故事:他們的一生中,有的曾面臨重大的背叛、失落,有的無辜...

有一個國王,他曾經非常寵幸一位大臣,有一次,那位大臣的母親生了重病,情急之下,大臣便擅自乘著國王的馬車趕回鄉里,這在當時是很重的罪,但國王卻說:「他真是個孝心啊!竟甘冒犯大罪的風險去救母親,這樣的孝子必是賢臣。」又有一次,國王與那位大臣微服出巡,那位大臣在路邊摘了一個剛熟的桃子,一嚐之下,覺得太美味...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