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荒蕪的島上擱淺,在彼此的愛中存活 《在島上 On The Island》│ 凱特文化

艷陽高照,把救生筏照得明晃晃的,我從夢中醒來。提傑早已不見蹤影,不是撿木柴就是叉魚去了。我打了個呵欠,伸伸手臂和腿,爬出床外。行李箱放在帳篷,伸手進去取出一套比基尼,回到救生筏更衣。換好衣服,掀起救生筏兩側的尼龍布料,好讓新鮮空氣進來。

        提傑朝我走來,手裡拿著早餐要吃的魚。他微微一笑。「嗨。」

        「早安。」

        我去麵包果和椰子樹下查看,將地上的果實一一舀起,帶回帳篷。提傑負責撬開椰子,魚的清理與料理則由我打理。早餐過後,我們刷完牙,以雨水漱口。我在記事本上劃記日期。已經九月了。真難以置信。

        提傑忽然開口說道,「妳覺得我們今後會怎麼樣,安娜?」

        「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反正我們就繼續過日子,努力撐到有人找到我們的那天。」

        「我們過得不算太糟,我想很多人應該都會很驚訝。」

        「就連我自己也覺得驚訝。但我們又別無選擇,不想盡辦法,就只能坐著等死。」

        提傑若有所思看著我。「妳覺得我們家人會不會已經幫我們辦了葬禮?」

        「嗯。」想到家人可能已為我們辦了告別式,就不由得悲從中來,我緊閉眼睛,逼自己快快入睡,教堂人滿為患、祭壇空無一物、父母老淚縱橫…

        午睡過後,我們去撿拾木柴。這是日復一日又繁瑣累人的差事。我們要讓火持續不斷燃燒,一來提傑就不用重新生火,二來我們仍舊抱著希望,總有一天會有飛機從頭上飛過。等到那天來臨,我們準備俱全,能立即將綠葉堆撒進火焰中,製造煙霧信號。撿來的木柴,添進帳篷的柴堆上。接著,我將原本裝著救生筏的箱子填滿海水,倒進一個蓋子量的冷洗精,開始清洗我們的髒衣服。

        「洗衣的日子又到了。」提傑說。

        「沒錯。」

        我們在兩棵樹之間繫上繩子,把衣服掛上去曬乾。衣物其實沒幾件;提傑除了短褲外,什麼也沒穿,至於我,白天的時候都穿比基尼,晚上睡覺就換上他的T恤,再套一件短褲。

       

***

 

        提傑把抓來的魚,放在我旁邊的地面。

        「學校開學好兩三個禮拜了。」我說。在日程表上劃記X,記事本擱在一邊,開始清理早餐要吃的魚。

        提傑想必發現我表情不對勁,才說道,「妳怎麼看起來很難過。」

        我點點頭。「想到我的學生面前,現在站著另一名老師,真的很不好受。」

    我教高二英文,上街買教具、書架上擺滿新選的教材,對我來說是人生一大樂事。桌上的大馬克杯裡,我總會裝滿滿的筆,但一到年底就會空空如也。

        「妳很愛這份工作?」

        「我熱愛這份工作。我媽也是老師,去年才退休,我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也要當老師。小時候,我很愛辦家家酒當老師,填充動物玩偶當學生,我媽都會給我金色小星星貼紙,讓我給牠們打作業成績。」

        「我想妳一定是很棒的老師。」

        我露出微笑。「還在努力。」把洗淨的魚放在料理石板上,挪近火焰。「你明年就要升高三了,你能相信嗎?」

        「無法相信。感覺上我已經很久沒去學校了。」

        「你喜歡上學嗎?你母親告訴我,你在學校表現不錯。」

        「還過得去。我想趕上學校進度,也想回足球隊。生病之後我就退出了。」

        「你喜歡運動?」我問。

        他點了點頭。「尤其是足球跟籃球。妳呢?」

        「當然喜歡。」

        「有特定哪種運動嗎?」

        「嗯,我很喜歡跑步。去年我參加兩次半程馬拉松,平常也會到高中跑跑步、打打籃球。有時也做瑜珈。」檢查完魚熟了沒,將石板移開火堆,好放涼一點。「好懷念運動的日子。」

        跑步的事,我現在連想都不敢想。雖然不缺食物,體力尚可,在島上跑步只會讓我聯想到跑輪上的倉鼠,不斷踏前一步,實際上卻只是原地踏步。

       

***

 

        提傑走了過來,背包裡塞滿木柴。「生日快樂。」我說。

        「今天是九月二十?」他往火堆丟了一塊木頭,在我身畔坐下。

        我點頭。「真抱歉,沒給你準備什麼禮物。這座島上的購物中心糟透了。」

        提傑笑了出來。「沒關係,我不需要什麼禮物。」

        「等離開這座島,你搞不好可以補辦個大型派對。」

        他聳聳肩。「是啊,搞不好。」

        提傑看起來不止十七歲。或許應該說是比較穩重。年少輕狂的時代,誰不是無憂無慮,成天只想著要拿到駕照、蹺課、晚歸;或許,歷經過性命垂危、生死交關,人就會被迫成長。

        「不敢相信十月就快到了,」我說,「家鄉的樹葉差不多要變色了。」

    我愛秋天。足球比賽、帶喬和克洛伊去南瓜田玩、空氣中帶有一絲凜冽…怎教人不喜歡。凝視棕櫚樹,看著綠油油的複葉在微風徐徐中泛起漣漪。涔涔汗水沿著臉頰緩緩流淌而下,手上椰子氣味不曾稍減,讓我直想到防曬乳。

        在島上,一年四季皆如夏。

                                                (摘錄自《在島上》第十三章節)

--------------------------------------------------------------------

《在島上》 

沒有人知道明日將會如何?

如果失去了方向,幸好還有你,

一起返回最初的島上吧……

★《紐約時報》暢銷書,至今銷售逾50萬冊,版權已售至英國、法國、德國、挪威、荷蘭、義大利、西班牙、巴西等十數國,並由米高梅電影公司取得電影版權,即將由《暮光之城》製作團隊進行改編

★ 音樂創作人  許哲珮、知名兩性作家  艾莉、知名兩性作家  密絲飄—初愛推薦

 

內容簡介

安娜是一位英文老師,三十歲的她迫不及待展開一場冒險。芝加哥冬日酷寒,感情狀態又陷入膠著,正感到進退兩難之時,毅然決然遠赴熱帶島嶼,擔任十六歲少年—提傑的家教。而提傑哪裡都不想去。癌症病情剛好轉,只盼生活能復歸平常,但父母可不這麼想,堅持要他到馬爾地夫待上一整個夏季,趕上學業進度。

安娜和提傑搭乘私人飛機,前往加利翰家族的避暑山莊,孰料在飛越馬爾地夫一千兩百座島嶼時,意想不到的意外發生了—飛機墜毀於鯊魚環伺的水域。兩人終究是上岸了,旋即又發現,那是座無人荒島。起初,他們滿腦子只有生存。然而,日復一日,時間悄悄流逝,安娜不禁思索,也許自己要面對的最大挑戰,是如何與一個漸漸長大成熟的男孩共處。

兩個截然不同的人,各自面臨截然不同的人生階段,卻意外交集在始料未及的旅途中。《在島上》不只是荒島求生故事,極簡的敘事背景裡,宛若劇場般的角色互動,由生疏到熟識、由漠然到愛,每一翻頁,皆能聽見安娜與提傑之間漸漸一致的心跳聲,在孤立大海的島上,他們是彼此僅有的停靠點。

 

作者簡介

作者︱翠西.葛芙絲.葛芮薇斯Tracey Garvis Graves

居住於愛荷華州首府狄蒙市郊,家有丈夫、兩個孩子及過動狗克洛伊,著有《未知》(Uncharted)、《覬覦》(Covet)。本書為小說首部作,起初在不受青睞的狀況下,選擇自費出版,而後好評相傳,順利被出版商相中,占據《紐約時報》暢銷榜長達五週,至今銷售逾50萬冊,版權地圖擴張至歐洲、南美等數國,並已售出電影改編版權。

 

譯者薛芷穎︱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畢業,白天是疲於奔命的上班族,晚上是三癡:書癡、譯癡、咖啡癡。現為出版社、畫廊及大愛電視台特約譯者,譯有《逃離德黑蘭》等書。

  

更多關於《在島上 On The Island》

  【更多精采內容請上《凱特文化》網站;《凱特文化》官方粉絲團】

1、天氣預報:今夜到明天上午有點想你,預計下午轉為持續想你,受此低情緒影響,傍晚將轉為大到暴想,心情降低五度,預計此類天氣將持續到見你為止。 2、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晚上要當心,不要出門,你就是不聽,這不,昨天晚上又跑到我的夢裡來了,害得我不願醒來! 3、你知道嗎,我恨你,因為你偷我的心、搶我的愛、...

1. 相遇總是點點頭,想說總是難開口,視線相交的一瞬間,我已感覺到你的溫柔。 2. 茫茫人海中,相識了你,是一種緣份,只希望用我的真誠,換取你的真情。 3. 有些人用嘴巴去愛,而我是用心去愛,也許我會失去很多,但我不會後悔。 4. 我很想對你說,在我心中你是我的全部,我不祈求你以同樣多的愛對我,只...

幸福,是用來感覺的,而不是用來比較的。生活,是用來經營的,而不是用來計較的。感情,是用來維繫的,而不是用來考驗的。愛人,是用來疼愛的,而不是用來傷害的。金錢,是用來付出的,而不是用來衡量的。謊言,是用來擊破的,而不是用來粉飾的。信任,是用來沉澱的,而不是用來挑戰的。 假如有一天你想哭,打電話給我,...

1.既然愛,為什麼不說出口,有些東西失去了,就在也回不來了! 2.你走的那天,我決定不掉淚,迎著風撐著眼簾用力不眨眼…… 3.多謝你的絕情,讓我學會死心…… 4.帶著一根煙.浪跡天涯…… 5.木頭對火說:&ldqu...

Facebook留言板